(完本)天降狂徒-天降狂徒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天降狂徒作者:骑驴上虚空
  • 来源:WXB

(完本)天降狂徒-天降狂徒章节阅读

《天降狂徒》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天降狂徒精彩简介:秦风安琪小说名字叫做《天降狂徒》,小说的作者是骑驴上虚空,这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这类小说作品的朋友们不容错过!秦风安琪小说讲述了:那天我被女友绿了,一心想死,被一辆豪车撞后,我竟然成了豪门女婿……

天降狂徒完结版章节片段阅读

《天降狂徒》第1章 先和我结个婚

老婆,我要带你去塞纳河畔的左岸喝咖啡,去威尼斯看最美的落日,去浪漫的土耳其和东京还有巴黎!

带你吃你最爱吃的海鲜披萨和西冷牛排,还有买你最喜欢的包包和口红!

老婆,我爱你,嫁给我吧!

……

宁海国际商场门前,一个不休边幅身穿花色迷彩装的年轻人半跪在用红砖围成的桃心中,手捧着用红纸扎成的玫瑰花,向桃心中浓妆艳抹的女子求婚。

桃心中的女子,双手怀抱,一副毫不动容的样子,甚至眼中闪出深深的厌恶。

走过的路人,见到如此别致的求婚,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好像一曲频率较快的乐调!

就在所有人认为女子会接受男子的求婚时...一幕突然出现...

女子上前,把男子手中捧的鲜花打掉,满面怒容。

秦风,你就是个嘴炮!

三年前你承诺我的海景房呢?三年前你承诺我的环游世界呢?三年前你承诺我的香格里拉婚礼呢!

秦风脸上情浓蜜意的笑容消失,顿了顿,说道,我们还年轻,我一定可以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啪!

话还没有说完,一巴掌已甩在秦风的脸上。

周围人见状,一哄而散,明眼人都知道...这场求婚黄了。

唐芳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秦风,戳着鼻梁骨骂道,你就是个穷鬼,还想娶老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性,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们今天就领证!

这几句话,就像利箭似的,把秦风的心窝穿透!

我们的曾经,我们的未来...

呵呵...唐芳冷嘲,我和你有屁个曾经屁个未来!

随后,唐芳向不远处身穿西装的年轻人挥挥手,变脸比翻书都快,刚才还是一副漠然尖酸刻薄的样子,现已是喜笑颜开。

浩哥,我们走!

年轻人刚走到唐芳身边,唐芳就小鸟依人的倒在怀中...

秦风怎么和上学那会儿一样,还是一副穷酸样!

哎呀...浩哥!我不允许你提那个恶心的家伙,我怕他的名字脏了你的嘴!

...

秦风呆在原地!

现在他才相信,原来自己的女朋友一直在外面乱搞!

而且还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

此刻,秦风万念俱灰,恍如一具行尸走肉似的,游荡在十字路口!

心中生出一个念头!

死...

恍惚之际,交通灯由红转绿。

凡是注意到秦风的司机,均是骂骂咧咧的让过。

但...一辆银耳奥迪以一百八十码的速度冲向十字路口,如陆地起跑的飞机...

秦风不偏不倚的站在奥迪必经之路!

滴滴...

刺耳的鸣笛声,打乱秦风的大脑神经,无法作出任何躲避动作。

咚...

秦风被撞!

奥迪刹车时,一条抛物线被甩的老高老高。

秦风飞起的那一刻,仿佛自己伸手就能触到那团放着柔和光线的太阳。

嘴角溢出鲜血,一颗血滴落在秦风脖颈上戴着的黄玉上。瞬间,一团柔和的光泽出现,将悬在半空的身体笼罩。

一股暖流经全身经脉!

同时,紊乱的大脑神经系统,响起千古绝音:黄玉名,见血开;认主后,妙法传...

俗话说,人在临死前几秒,一生所经历过的事情就好像一副百倍速度播放的电影,涌现在脑海中。

但...秦风脑海中出现的却不是自己曾经的经历,而是一幅幅闪着金晕的图纹,就像甲骨文似的...

大量信息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大脑中。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喂...喂...

你醒醒,我知道你是专业碰瓷的,别装死了,本姑娘可以给你很多钱,睁开眼马上给你五百万!

待大量金色图纹信息在秦风脑海中消失后,耳畔响起脆声。

非常悦耳!

秦风感受到有人在推搡他的身体,很努力的睁开眼。

下一秒,石化!

同样,正和他四目相对的女子,也狠狠的吓了一跳!

吐了一堆血,竟还喘着气儿。

秦风看着面前美到窒息的美人,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

你...你是天使吗?

原本满面惊色的女子,听到秦风虚弱的声音,喜笑颜开。

对对对...我就是天使安琪儿...

秦风脑袋弱弱的点头,抬手道,安琪儿,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

安琪饶有兴趣的看着秦风,点头道,可以,说吧!

天使姐姐,你能帮我带走绿我的那个臭婆娘吗?最好把她带到地狱,让那对狗男女阴阳相隔!

噗...

安琪实在忍不住了,捂嘴偷笑。

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的碰瓷方式还挺独特!

这时,秦风周围聚来越来越多的路人。

均是一副惊世骇俗面容!

我尼玛...被撞飞了五十米竟然还活着!

刚才的车速,把钢板都能穿个窟窿,眼前这个小身板竟没有散架...

卧槽...大白天见鬼了?

安琪视周围人如空气一般,饶有兴趣的看着秦风,说道,你的请求我可以答应你...

话还没有说完,秦风直挺挺的站起来,当场把周围路人吓的是一哄而散。

安琪见状,也是目瞪口呆!

竟...毫发未伤!

秦风起身后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在天堂,而是在马巍街...至于面前这个美女,根本不是什么天使安琪儿,而是撞他的罪魁祸首...

是你撞的我?

秦风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安琪有些理亏,直言道,是我撞的你,有什么问题吗?行人占用机动车道你还有理了,幸亏我刹车踩的及时,少废话,五百万够不够...

啊?

安琪最后一句话,堵的秦风无话可说。

安琪见秦风不说话,以为他默认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准备到车中取银行卡,见秦风形象还好,突然想到上午董事会发生的事情,索性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碰瓷碰到本小姐身上算你走运,先和我结个婚,领本子后给你五百万!

什么...秦风再次懵逼!

...

《天降狂徒》第2章 领证

和我结个婚?

秦风一脸懵逼的杵在原地,已将抽丝剥茧的痛抛之脑后!

难道撞出个林妹妹不成!

当秦风被安琪一脸懵逼的拖到宁海民政局门口时,才逐渐回过气儿来!这一切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

比珍珠白银还要真...

秦风做梦都想老婆XF热炕头,奈何兜里没钞,只能用五指姑娘作陪。难道从今天起要告别五指姑娘?

喂...

神游中的秦风,被脆灵灵的声音惊醒。

他回过神来,看向已经拖了他一路的安琪,再次石化,接近窒息...

对于秦风这种屌丝,能接触到女人已算是走了大运。

何德何能接触女神级人物?

安琪有着天使般的面孔,五官仿佛经过神灵精心雕琢一般,面白如玉,没有半点儿瑕疵,一眼看上去,好像自己沐浴在春风中,身材更没有半点儿挑剔。

女...女神!

就算是一线女明星,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啪!

安琪在秦风面前拍了拍手,不耐烦的叫道,愣什么愣,没听到我在叫你!

秦风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低着头。

带户口本和身份证没?安琪一边捣鼓爱马仕手提包,一边问道。

没...秦风欲言又止,他今天好像真的有带。原计划着求婚成功,然后领证,谁曾想和自己好了三年的女朋友说跑就跑,犹豫道,好...好像带了...

走...安琪捣鼓了半天,才拿出包有红棕色皮子的小本本,既然证件齐全,结婚去!

啊?

秦风还没有从懵逼状态中彻底回过神来。

啊什么啊,快走...说着,安琪就把秦风拽入民政局大堂。

可能是因为今天日子好,来登记的人不少,两人只能暂时在休息区等候。

安琪坐下不久,接到一通又一通电话。

索性,安琪将手提包扔在秦风怀中,到厕所接听电话。

明显,那张天使般的面孔正生着气。

秦风则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看着那道丽影消失...

秦风收回目光之际,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绿他的唐芳和张浩还有谁?当场,秦风体内气血飙升,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一样,好歹也是七尺男儿,被绿了能不怒?

狗男女!

这三个字,响彻民政局大堂。

不少人向秦风投去好奇的目光,这是骂谁嘞……

正在不远处打情骂俏的唐芳和张浩,同样注意到了光棍秦风。瞬间,两人乐的拍着大腿,还时不时的秀着恩爱,你侬我侬,卿卿我我,释放着无可匹敌的贱气!

秦风看的直磨牙,起身准备动手。

似乎张浩看出秦风想要动手的苗头,当场来了一个潇洒的三级跳,冲到秦风面前,一记擒拿手甩出...

咚!

秦风被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有种前胸贴后背的痛感。

痛!

非常痛!

痛...就意味着他还活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张浩突然动手,惊到休息区的路人,赶紧圆场,大家不要慌,我是一名运动员,这家伙看样子是个惯犯,不知在场有谁丢了东西,你们确认一下...

很快,张浩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向秦风出手的氛围。随后他将秦风手中的爱马仕提包夺下,并且还公报私仇的捶了秦风数拳。

啊呀...唐芳不闲事儿大的叫道,大家快来看看,这个穷屌丝手里怎么可能拿的起三万多块的包包,而且还是一款女士的,我猜测他一定是抢来的...

吃瓜群众,先是打量秦风,再打量那货真价实的手提包,全部得出结论,秦风一定是个惯犯,不少人呼声报警。

被张浩压着的秦风,不甘的咆哮道,放开...这是我老婆的包包!

老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是亲眼见这货身旁有个绝世美女。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和夫妻关系挂钩。

唐芳一阵揶揄,冷嘲道,就你这样还有老婆?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什么德性,大家别听他狡辩,这货一定是个惯偷,辛亏我老公勇敢,把他抓了个现行...

秦风算是明白了,这对狗男女是诚心在让自己难堪!想到之前寻死觅活的自己,心中忍不住大骂,真蠢...

看来真是个惯犯,赶紧报警!

真是个人渣,这种人就应该死绝!

骂声中,张浩和唐芳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

现在,秦风才真正体会到狗男女的厉害!

难怪当年武爷会被毒害...

喂...你们在干嘛!

突然,骂声中出现一股清流,不少人看向声源处。

美女?

不...是女神!

安琪打完电话,刚走出来就看到秦风被压着的一幕。

秦风见到安琪,就像见到救星似的,呼道,老婆,救命啊!这些混蛋要谋杀你亲夫啊!快救命...

众人听到秦风叫安琪老婆,瞬间懵逼。

尤其是一脸得意的张浩和唐芳!

安琪被秦风一声老婆叫的脸色微变,不过常人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逐渐花容覆上一层霜色,走到张浩跟前,抬腿就是一脚,正经八百的跆拳道术...

张浩被掀的狼狈倒地,他口中的运动员,还停留在大学时期。

至于秦风,则是被光环缭绕的安琪扶起。

没事儿吧...安琪虽然没有回头,但声线带着关心。

有...秦风的回答让众人绝倒。

安琪也是秀眉微皱,看样子秦风并没有什么大碍啊!

秦风见有这么彪悍的美女挡在自己前面,不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这次被撞?

只见秦风从安琪身后走出,抬脚踩到张浩肚子上,没等唐芳口中喊出来,十分果断的一巴掌已甩向她...

安琪还有吃瓜群众见状,目瞪口呆!

这!

秦风转身,冲安琪笑道,老婆,我现在没事儿了...

安琪也是一滞,淡淡的点头。

张浩被安琪踢的蜷缩成虾状,咿咿呀呀的哀嚎着。

唐芳气不过,捂着那半张火辣辣的脸,叫道,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竟敢打我们,我非让警察把你们抓起来不可...

安琪听到狗男女三个字,花容上生出一抹怒色。

正准备理论,只见身后一道人影冲出,一脚把唐芳踢入张浩怀中,在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再次瞪目!

卧槽…

把老子绿了,还有脸在这里逼逼,谁是狗男女?骂我狗就算了,竟然骂我老婆,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将你挫骨扬灰...

秦风态度大改,就连安琪对他都有几分刮目相看。

这个男人,似乎还不错!

安琪花容上那抹怒色消失,露出天使般的笑颜。

秦风打完人,拿起地上的包包,冲安琪笑道,老婆,领证去...

众目之下,安琪非常配合,莞尔一笑,主动挽着秦风的胳膊,笑道,好啊!

两人到窗口办理完,吃瓜群众还是一副懵逼的状态!

女神和土包子结婚了?

卧槽...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

张浩和唐芳见到两人拿证的样子,气的吐血不止。自导自演的戏码,竟活生生的被两人给演烂啦!

你...你们给我等着!

...

《天降狂徒》第3章 五百万到账

...

宁海民政局门口,秦风看着烫金的红本本,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尤其是看到相片中的右侧那张绝世美颜,梦呓!

自己真有一天和女神同框了!而且还不是在做梦!

秦风愣着…

难道秦家的祖坟都被炸了不成?

一旁的安琪则没有像秦风一样盯着另一半照片看半天,而是非常随意的将那结婚证放在手提包中。

长舒一口气,像完成什么任务似的。

从民政局出来后,安琪对秦风的态度发生改变。

不冷不热!和之前略有不同!

安琪拿出手机,扒拉几下,正眼不看秦风的说道,把你卡号给我!

啊?此时秦风已完全忘记安琪口中的五百万。

我说过,和我领证,给你五百万...安琪提醒秦风。

五百万!

对于秦风这种屌丝而言,那是五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财富,当场把秦风惊的舌头打圈,都不会说话了!

安琪似乎不想和秦风拖延时间,直接拨通一个电话,说道,帮我查一下秦风的账户,马上从莎黎时尚财务部转五百万给他!

安总,秦风的账户只有一个,余额为一块三毛二,已将普通卡提升为贵宾卡,确定将款打到这个账户吗?

确定!

安琪说完最后两个字挂断电话。

秦风已被安琪的话语惊呆...五百万不算什么...最让他惊恐的是,面前这个女人竟能让莎黎时尚财务部给自己打款...

即便他在孤陋寡闻也不可能没有听说过莎黎时尚!这四个字在宁海这座大都市就是标志,更是时尚的代名词,前不久出自莎黎时尚的五件作品刚刚登上巴黎时装发布会...

叮...

秦风口袋中的诺基亚传出响声。

因为他这个手机很久没有响起了,出于好奇就拿出。

看到屏幕上闪动的信封后,石化在原地!

华夏银行提示,活期余额为五百万零一块三毛二...

比珍珠还真的五百万!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秦风卷着舌头数。

安琪见状,无语的打断秦风道,财务部那边不会做假,五百万就是五百万!

秦风手握巨款,就像拿着烫手山芋。

我...我不是碰瓷的,你误会我了,这些钱我...

这五百万是报酬,如果你接下来表现良好,还会有钱陆续打到你卡上!安琪的再次打断秦风。

报酬...雇佣关系?

和给老板打工是同一个性质?

秦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坑蒙拐骗、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干...

安琪烧脑的摇摇头,这货不会是被自己给撞傻了吧,无语道,你现在是我的合法老公,现在我们之间是这样一层关系,明白了吗?你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是,改变你的形象!

秦风咂舌!

秦风刚组织出语言,一辆崭新的法拉利突然冲到他身边,携出的火浪,瞬间打断他勉强组织的语言...

安琪在没有理会秦风,坐入跑车离开。

徒留秦风手中揣着巨款,呆呆的立在艳阳中!

不多时,安琪给秦风发来一条短信:随时待命!

秦风看着短信,有种坠入漩涡的感觉,这就迎娶白富美成功走向人生巅峰了?

这...这难道就是一种被包养的感觉!

现实告诉他,这不是演练,更不是彩排,而一切都是真的...

叮铃铃!

诺基亚传出脆耳的铃声,秦风接起。

秦风,你特娘的死哪去了,你不知道工地上搬砖人手不够?今天这二百块老子扣定你了,还有这个月的全勤...

听筒传出怒气腾腾的声音。

这是秦风的老板,也就是一处老区改造的包工头!

人送外号周扒皮!

秦风听到周仓的骂声,习惯性的低声下气,周老板,我走的时候已经请假了,您高抬贵手,不要扣我的全勤!

工地上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当然是周老板您了...秦风一个劲的溜须拍着马屁。

好...如果你下个月还想搬砖,这个月的工资就必须扣...

尖酸刻薄的声音传出。

秦风当下心中仿佛有一万只曹尼玛奔腾而过...

突然,秦风转念想到安琪打到自己卡里的五百万,就算宁海有钱人很多,百万富翁不算什么,但是...自己还用死乞白脸的求搬砖一职吗?

瞬间,气场飙升!

老子现在是有钱人,有钱人...

猪头,你在老子面前装什么犊子,不就是个包工头吗?得瑟个什么玩意儿,你个周扒皮,铁公鸡,一毛不拔,迟早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你以为秦爷稀罕你那破工作!

秦风现在兜里有钱了,底气也是十足。

周仓被秦风骂了个狗血喷头,怒道,好小子,你现在被老子解雇了,等着喝西北风去吧,卧槽...

当个小老板你得瑟什么?猪鼻子插葱你装什么象,拿根鸡毛当令箭,撒泡尿都能把自己给淹死!

秦风把积在心头的愤怒,全部发泄到周扒皮身上。

小赤佬,你被解雇了!

滚...你那破工作老子不稀罕...

啪!

秦风当场把诺基亚砸成三瓣,耳根突然清净,伸了伸懒腰,突然发现有钱真的好爽,老板敢骂了,手机舍得摔了...

骂完周仓,摔完手机,秦风就有些后悔,因为他不能确定那五百万是不是真的已在他的账户上!

转念,有些狼狈的捡起诺基亚,重组起来准备给周仓打电话道歉,然而手机已黑屏。

于是,秦风赶紧到附近的华夏银行划卡取钱,见到那货真价实的钞票后,顿时乐哈哈大笑起来,差点儿窒息。

周围取钱的人像看二逼一样看这他。

不就是取几个钱吗?至于乐成这样吗?

这货一看就是小时候三鹿奶粉喝多了,长大假酒喝多了...

秦风一脸尴尬,从取款处将那十万拿走。整个人乐的是花枝招展,现在他看谁都是像是毛爷爷!亲死个人!

...

《天降狂徒》第4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

十万!

对于秦风这种穷了二十年的屌丝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

秦风看着口袋中的红钞票,梦呓之余又拍了自己一巴掌,当额头感觉到那火辣辣的抽痛时,才真切的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而且比珍珠白银还真!

很快,秦风脸上的喜色消失...被哀色和愁苦代替...

五年前,如果他像现在这么有钱就好了!

秦风想到自己母亲在病床上痛受折磨的样子心间就好像有成千上万把锥子戳心...想到自己那个可救他人却无法救自己母亲的父亲,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此刻,手握重金的他联想到了很多很多的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好在秦风父母离开人世后,给他留下点儿念想——黄玉!也就是秦风脖子里带的吊坠,秦家的传家宝!

秦风受家风影响,走上一条学医的道路。人生轨迹因母亲病逝,父亲发疯跳楼而改变。不得不说人世就是那么世事无常,一夜之间从大学生变成一个混迹于工地的小工。

几年光景,他从一个完美的家庭沦落为街角一痞...

回想一番,历历在目!

不过,秦风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对那无常的生死看的非常淡!因为老天赐予人与人之间最公平的事就是,终有一死!

手握巨款的秦风,采购了将近五万多的鬼票,全部一股脑的烧在父母坟头,想让他们在下面做个有钱人。

之后便在宁海给父母挑选了一座墓地中最为豪华的地段。

将他们安置!做完这些,秦风才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不知不觉中,秦风来到一处熟悉的旧巷,这里便是宁海最大的老区,道路设施老旧,环境脏乱差...

素有宁海贫民窟之称!

三教九流居多!

秦风看着眼前的老区,眼中闪出一抹哀色,这里有他们一家人美好的回忆...

老东西,你别特码的在老子面前倚老卖老,你这个月如果还交不齐房租,老子把你女儿卖到场子里抵债!

粗鄙不堪的言论打断秦风对过去美好的回忆。

他穿过两条坑坑洼洼的水泥路,看到四五个小混混正围着一间门面叫嚣,门前年过五十的妇人蓬头垢面,满面惧色,嘴里唯唯诺诺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王姨!

秦风轻声的嘀咕,他记得小时候最爱喝的就是王姨家卖的馄炖,那个时候的秦家还没有家破人亡。

王桂芳,你特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拖欠了几个月房租自己心里没点儿逼数吗?兄弟们不吃不喝吗?

为首的黄毛,戳着王桂芳的鼻梁骨骂着。

说的好听点儿是房租,难听点儿就是保护费!

王桂芳低着头,双手攥着满是油渍的围裙,小声道,小兄弟,你能不能再通融一个月,下个月我一定给你,这个月生意也不景气,再说你们这个月已经来了三次了...

卧槽!

你知不知道兄弟们重点照顾你家是因为你家不安全!

以黄毛为首的五人,咄咄逼人,一副即将大打出手的样子。

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的店砸了?

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把你女儿卖到场子里!

王桂芳听到这两声威胁,瘦小的身躯内,骨架仿佛都被抽走似的,小小的早餐店是她延续生活的命脉,女儿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这两件东西离开她,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王桂芳苦苦哀求不妥,只能选择下跪...

她的钱我来出!

就在王桂芳彻底放弃希望时,一抹曙光突然出现。

王桂芳愣在原地。

以黄毛为首的混混们回头,看到双手插兜的秦风后,一痛鄙夷,还没有老子穿的阔呢,拿什么钱给爷们?

不过,黄毛五人还是将秦风包围。

他们知道从王桂芳身上叮不出一个钢镚,只能选择秦风这个出头鸟!

臭小子,你刚才说的话可算数?黄毛横眉怒目的盯着秦风。

算...秦风面带笑容,将王桂芳搀到门面内,王姨,这件事情我来解决,就当是报答当年的蹭食之恩!

你...你是秦风...王桂芳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风,不敢相信秦风还活着,因为老区一直流传着一句话,秦家家破人亡了!

秦风点了点头!

你这些年在做什么?怎么一直没有消息...王桂芳一脸关心的看着秦风,就像看待自己儿子似的。

父母过世,怕触景伤情,搬了几年砖!秦风实话实说。

啊?

听到搬砖两字,王桂芳一脸懵逼!

为首的黄毛有些不耐烦,叫嚣道,你们特码有完没完,老子来这里不是看苦情戏的,赶紧给钱!

秦风看着王桂芳,问道,王姨,你欠他们多少?

王桂芳有些为难的说道,原本是三千,但是不知怎么就成了三万!

呵...原来是利滚利!

秦风二话不说,从皮衣口袋里拿出三沓红钞,哗哗的把玩在手中,黄毛等人见状,眼中冒着团团精光,当真是见钱眼开。

钱我可以给你们,但是现在有一个选择题需要你们做...秦风看着见钱眼开的黄毛五人,似笑非笑到说道。

现在,见到钱的黄毛五人一副别说做选择题,就算叫爹也能的样子...

快说!

什么选择题!

秦风把玩着钞票,笑道,你们保证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从这里拿钱!再或者是,我再凑两万,找人把你们的腿敲断...

说着,秦风手中又多出两万。

黄毛五人瞬间哑了,完全被秦风的气势给吓到了!要废他们何需花五万,就是两万,在这贫民窟都有人愿意办他们!

三万...对他们而言已是一笔不匪的数目,俗话说见好就收,傻子才会选择后者嘞...

我们选择三万!

对对对,就是三万!

五人见钱眼开,点头就像拨浪鼓似的。

好...秦风非常阔气的丢给黄毛三万,又道,如果下次我从王姨口中听到什么不好听的声音,小心你们的腿!

黄毛五人拿到钱笑的合不拢嘴,点头哈腰的向秦风保证。此刻,秦风在他们眼中就是财神爷,不拜财神爷那还行!

五人正准备离开。

被秦风一声叫住,只见秦风将剩下两万也仍给黄毛,说道,从今以后我不想听到有人骚扰他们母女的声音,这里的安全交给你们,如果做不到,我不介意给你们买几个轮椅!

因为王桂芳是个寡妇,在这老区是重点儿被照顾的对象,索性多花两万,给她们母女买一个太平。

老板,请你放心,这家店我黄三罩了!黄毛拍着胸脯打保票。

滚吧!

好嘞!

众目睽睽之下,黄三五人真就滚出门面房五十多米外。

看的秦风也是目瞪口呆!

我尼玛...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黄三等人刚走,王桂芳就跪在秦风面前感谢,说着些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之类的话,经过秦风一番劝说才勉强起身。

最后秦风已投资的名义入股早餐小店,王桂芳这才止住喋喋不休。

吃了一碗追忆的馄炖后,秦风离开这片让他触景伤情的地方!

...

《天降狂徒》第5章 调侃女神

...

宁海莎黎时尚集团!

总裁办公室,落地窗前倚靠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身材高挑的女子。

她双手怀抱,看着窗外璀璨的灯火!

精致的容颜映在玻璃上,如那书中所描写的镜花水月美人一般!美的是那么让人心动!美的是那么让人窒息!

这个拥有天使般容颜的美女...就是当今宁海莎黎时尚集团的女总裁安琪...她好像是上帝的宠儿,是那么完美无瑕,是那么无可挑剔...

叮玲玲!

办公桌上传出几声空灵且刺耳的铃声。

安琪走到办公桌前,动作优雅的拿起那经过精心设计的听筒。

安琪,你究竟在做什么?

电话听筒中传出一声怒喝。

安琪那张天使面孔微凝,闪出一抹寒色,我在做什么?我正在做的事情不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吗?现在如你们所愿,怎么?现在又要出面指责我?

安琪字字铿锵有力,怼的听筒对面的人无话可说。

莎黎时尚的创始人是安云龙,也就是安琪的父亲,就在一个月前,她的父亲遭遇一起车祸,至使曾经的时尚大佬成为植物人...她还没有查明原委,就已有人惦记集团董事的位置...

你怎么和你二叔说话呢?

听筒中再次传出喝声。

安琪看了一眼桌上烫金的结婚证,冷笑的应道,二叔,您先稍安勿躁,安家有一条不成规定的规定,不管儿女,只要成家就可以接管集团所有事物,您说对不对?

是!

听筒中传出一声极其不甘的应声。

好...既然如此,那您就无权干涉我在集团的任何决策,在我父亲没有醒来的一天,我这个总裁永远代行董事职权!安琪花容上虽然覆着一层霜色,但依旧美的动人。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嘟嘟!

安琪看着手中发出忙音的听筒,脸上露出一抹浅笑。

长舒一口气,这一关总算是应对过去了!

没过多久,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子进入办公室。

紧身小西装,白色衬衣,包臀裙,肉色丝袜,还有黑色高跟鞋...这些行头将一个女子包装成惹人怜的尤物...

安琪的私人秘书,黄盈盈!

安总,那个叫秦风的底细已全部查清...黄盈盈将一份资料放在安琪的办公桌上。

安琪看都没看,只是淡淡的问道,底子够干净吗?

干净的就像一张纸!黄盈盈毫不夸张的说道,他在本市没什么亲朋好友,更没有那些错杂的关系网,五年前他的母亲病逝,父亲也因此发疯坠楼...

安琪若有所思的点头,又道,他今天有没有动用账户里的钱?

动了!黄盈盈脱口而出。

听到动了两字,秦风在安琪眼中第一印象,原来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主...不过安琪也没有在意这些,只要他底子干净,爱点儿钱无所谓,用钱控制就好...

好了,我知道了!

安琪冲黄盈盈挥手示意。

安总,要不要看他的流水!黄盈盈试探性的问道。

不必了...安琪伸了伸懒腰,打了打哈欠,对秦风的事情毫不上心。

黄盈盈见状,只能是点点头退出办公室。

随后,安琪来到办公室的休息室,半躺在床上休息...每当她失眠的时候,都会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里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叮咚!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出现一条信息拦。安琪扫了一眼,见是陌生号码,就没有理会。轻轻的揉着太阳穴。

叮咚叮咚叮咚...

没过一会儿,五条信息出现在亮起的屏幕上。

安琪有些小怒,看到信息中显示的老婆字样后,刻意的压下心中的火气。

原来是秦风!

秦风:老婆,在吗?

秦风:你在干撒!

秦风:老婆,你怎么不理人嘞!

秦风:你要是不理我,那咱们明天只能再去一次民政局了!

安琪看到再去一次民政局字样后,眸中闪出一丝厌恶,自己不是已经说明白了吗?他们双方是雇佣关系,怎么还胡搅蛮缠?

安琪:你什么意思!

秦风:哎呦...老婆你这是给我玩儿大变活人呢吧!

安琪:……

秦风:我叫你老婆是不是不乐意啊!

安琪:没有!

秦风:既然没有不乐意,那为什么我叫你老婆你连一个老公都不回呢?

安琪看到屏幕上的短信气的直抓狂,竟有人敢让她叫老公...这种事情倘若传出去,宁海的公子哥和宅男们还不哭个肝肠寸断,他们的女神竟然叫别人老公...

安琪如果不是为了安家的利益,怎么会在秦风面前委屈求全?

极不情愿的打下两个字:老公!

正在肯德基喝可乐的秦风,看到屏幕上那两个字后,乐的差点儿被可乐呛死,宁海第一女神竟然叫他老公!

这件事恐怕够他吹上十年八年了!

秦风贱兮兮的打下一行字:叫的真亲,能否再来一声!

安琪看到屏幕上的信息,把手中的抱枕又砸又打,气颤...平时高高在上的她,还没向什么人低过头,今天被秦风三言两语折腾的快要疯了,现在她算是明白什么叫小人得志了...真是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

安琪咬着皓齿打下两个字:睡觉!

秦风看到睡觉两字,眼睛转着就好像一双老鼠眼似的,贼兮兮的打下一行字:老婆,没有老公的睡觉是没有灵魂滴!

安琪看到这行字,气的七窍生烟,戳着屏幕打下一个字:滚!

肯德基中的秦风,看到滚字后,瞬间乐的是捧腹大笑,原来调侃别人心目中的女神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呐!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既给钱花又让调侃,真是羡死全地球人的美差!

现在,秦风心中已暗暗做出决定,不管安琪是什么原因和自己结婚,他这小白脸是当定了...只要钱管够,什么花样都能来,哪怕是当一条小奶狗……

哎呀,这不是秦风吗?

...

《天降狂徒》已经完结啦,对我们的作品感兴趣的书友们只要关注回复小说名《天降狂徒》即可免费阅读,欢迎随时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