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重获新生-重获新生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重获新生作者:明喜
  • 来源:WXB

(完本)重获新生-重获新生章节阅读

《重获新生》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重获新生精彩简介:刘晨风小说名字叫做《重获新生》,小说的作者是明喜,这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这类小说作品的朋友们不容错过!刘晨风小说讲述了: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少身上,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奋斗事迹。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他没有让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奋斗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

重获新生完结版章节片段阅读

《重获新生》第1章 重生

刘晨风死了,和抢劫银行的歹徒同归于尽。勇敢拉响手榴弹的瞬间,看到了自己的搏击奖章、狙击手奖杯、法医证书炸出了绚烂的礼花。

好不容易轮休,刘晨风跑到银行见保安同学李大壮。刚进大厅,身后传来砰的一声,一辆经过改装的面包车冲到了大厅。

砰砰砰,三声枪响,车上下来四名头戴黑色面罩、手持冲锋枪的悍匪,冲着窗口一顿扫射,看到防弹玻璃没有打坏,又从车里拿出一个四零火箭筒。

轰。

两人从打开的大洞大摇大摆的进了里面。

等烟尘淡了一点,柳乘风看到所有人都乖乖的趴在了地上。李大壮同学已经昏死在了一旁。

起来,上车。

一名悍匪一脚踢在柳乘风的屁股上。看了一圈,就这小子最瘦弱,拉着他上了车。

车刚开到广场路,四面八方的警车就把他们团团围住。

一番枪战,战友们始终被火力压制着,伤忙惨重,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柳乘风看着歹徒从车上不断的扔出手榴弹,看看手上的手铐,偷了一个,勇敢的拉响。

……

清晨,阳光散漫在安静的病房中,暖暖的照着一张苍白的面孔。

嘶,咳,咳。病人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我,没死?

闭着眼睛,把脑子里混乱的记忆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良久!

刘晨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世事弄人,没有想到前世一个优秀安全员居然重生成为一个瘾君子。

现在这具躯体的原主人叫柳乘风,出身燕京名门,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去年在燕京嚣张跋扈的得罪了某位大人物,导致整个柳家遭到牵扯。就在柳家衰败之际,马上被逐出柳家之时,听说当年柳家和张家有婚约,便主动要求入赘张家,完成婚约,只求一个福贵安生的生活。

咣当。

刘晨风还在继续消化脑子里的记忆时,听到医院的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

柳乘风!你醒了?你现在胆子现在是越来越大啊!居然敢偷看青儿洗澡?

人未到,声先到。张倩怒气冲冲的走到柳乘风面前。

看着眼前阴着脸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张倩!

记忆中她只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结婚半年连个手都没有牵,不过她倒是也没有管过自己。

刘晨风坐在病床上,看着张倩和自己对视的干净眼眸,想到了自己的未婚妻梁冰。

同样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却比这个女人逊色了几分。

不过她再漂亮也不是自己的爱人,没有半点欲望和幸福感。只有看到梁冰的时候,激情和渴望才会被唤醒。

我们离婚吧,这场婚姻对你我而言都是负担!

你!你又想问我借钱?

张倩每次听到离婚,心中都会高兴一会儿,但是很快就明白这又是柳乘风的把戏!

这货总是拿着离婚威胁自己,因为他的入股让离婚变成了不可能。如果真的离婚了,现在的丽人集团马上就要分家,这是自己不希望看到的。想到这些,心中充满了无奈。

张倩,这都让你发现了?那你能给不能借我点钱,回头还你?

什么?张倩瞪着大大的凤目看着柳乘风。他不叫自己XF改叫张倩了?而且轻佻的口气也变成了一种羞涩。

自己那一花瓶不会砸出后遗症了吧?

不认识我了?

看着张倩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刘晨风伸手摸了摸脑袋后面的大包问了一句。

嘶,这妞下手真够狠的。

不过是看了看XY子张青洗澡,被她发现,一个花瓶把这小子给打死了。

倒是便宜了自己,也是拯救了她。

想到拯救了张倩,刘晨风感觉借钱合情合理了,眼神变得从容了很多。如果没有自己的重生,你,张倩恐怕会被判死刑或者无期。

给。张倩从钱包拿出一千元递到柳乘风的手里,我就只能给你这么多,钱就不用你还了!

谢谢。

接过钱塞进兜里,刘晨风看着张倩一脸坦荡。

谢谢?张倩有些吃惊的看着刘晨风,没有想到居然从这个人的口中听到这两个字!

刘晨风扶着床试着走了几步,勉勉强强,差点摔倒。但是刘晨风很快惊奇的发现这幅身体的素质居然出奇的好,力量就像海潮一样有力的涌动。特别是右手食指,无意碰到胸前玉佩的时候,一股暖意瞬间传遍全身。人立刻精神起来。

想到自己刚和梁冰刚订婚一周,既然还活着,就必须赶紧回去告诉她,还有自己那个在市医院住院的痴呆母亲,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她。

看着柳乘风扶着墙在病房走着,张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这货现在的生命力怎么这么顽强?按照他的习性,现在见到自己应该是浑身喊疼,借着机会让自己照顾他才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走了十分钟,柳乘风装作气喘吁吁的坐回了床沿。拿着毛巾擦着汗,看了一眼正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张倩。前凸后翘,果真是个极品。

张倩看到柳乘风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刚熄下的怒火又被点了起来。就是因为这个眼神,自己才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花瓶。

柳乘风,你这是一百个不服?你是不是感觉偷看XY子洗澡很有感觉?我看你现在还能走路,说明我那花瓶打你打的太轻。

太轻?是不是打死了你才解气?

柳乘风冷冷的回了一句。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向病房外走去。

这时一名护士正好进来巡房,看到柳乘风倔强走路的样子,急忙过去把他扶住架回了床上。看着一脸冷漠的张倩,责备了一句。

你还是病人的家属吗?病人都累成这样也不知道帮下,有你这样的吗?如果不是一个奇迹,你知道那一瓶子有什么后果吗?

听到小护士的训斥,张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姿色平平,这还有女人主动护着这货了?淡淡的甩了一句。

人都没事了,能有什么后果?

病历上写着,经初步检查,病人脑死亡。也不知道这小子走什么运,还是秦医生误诊,今中午他竟然醒了。

《重获新生》第2章 报警

脑死亡?张倩急忙走到病床前,把挂在病床头上的病例拿起认真的看了起来。很快在确诊栏里看到了三个字。

脑死亡。怎么可能?张着合不拢的嘴巴,吃惊的看着已经靠着床头闭着眼睛的柳乘风。

柳乘风,你跟我过来,做一下脑波检查。

护士不懈的看了张倩一眼,带着柳乘风做检查去了。

不好意思。

张倩急忙给护士道歉说。

我真没想到把他打的这么厉害,护士小姐,我向你道歉。都怪我没有仔细看病历。

不应给我道歉,你还是给你老公道歉吧。他要是醒不过来,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护士说话的时候咧了咧嘴,轻蔑的看了一眼张倩。

自己的老公也下的去手,这么恨他,当初干嘛结婚。

对不起。

咬着牙,张倩低着头向柳乘风说了一句。

你先走吧!

看着张倩极不情愿的样子,柳乘风知道她的心早已经不再自己这边,把这样一个心在外的女人放在身边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检查完脑电波,回到空荡荡的病房,柳乘风拿出电话刚想拨通梁冰的号码,但转念一想,这是柳乘风的电话,电话能把重生的事说清楚嘛?想到这里,换了一双布鞋下了楼。

……

师傅,水园小区。

出租车司机看着刚从医院走出来的柳乘风,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来苏水味,头上绑着纱布,隐约可见一些鲜血的痕迹!脸上一股急切的样子。随口搭讪了一句。

偷跑出来的?

家里有急事,回家一趟。能不能麻烦开快点。

看着出租车司机憨厚的向自己笑着,柳乘风找了个理由催促着赶时间。越早见到梁冰,越早能让她减少痛苦。一想到她为了自己痛不欲生,再次急切的催促司机快点开车。

车刚停到小区门口,刚要付钱的柳乘风却看到梁冰如沐春风般的从小区里走了出来,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黑色奥迪。

唐凯?想到梁冰一脸的兴奋,柳乘风嗅出了一丝腥味。

师父,跟上前面的车。

东方凯宾斯。柳乘风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名字。

看着唐凯和梁冰进了酒店,柳乘风下了出租车。一路跟着两人上了八楼,直到看着他们进了818房间。

过了十几分钟,柳乘风悄悄走到房门口,听到里面传出靡靡之音。

唐凯、梁冰,柳乘风重重的在墙上捶了一下。

咯噔。房间的电磁锁怪异的开了。

柳乘风悄悄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唐凯靠着床半躺着,梁冰坐在他的跨上起伏,虽然背着房门,柳乘风已经想象出她的淫荡。 刚要进去把他们捉奸在床,就听两人同时满足的啊了一声。梁冰倒在了唐凯的怀里。

柳乘风瞬间觉得天地一阵晃动,有些无法相信这是现实。

虽然老妈清醒之前提醒过N次,却都没放到心上。这两个贱人。

冰冰,刘晨风这一死,你准备怎么办?

唐凯说着从床头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不许吸烟,梁冰躺在唐开的怀里,把他嘴里的烟抢了下来,直接扔到了地上,在床上你的手只能放到我的这里。说着拉着他的手握着了自己的山峰。能怎么办?现在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嗯,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说话的时候,唐凯的手在梁冰的山峰上使劲握了握,看着美人笑颜如花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对了,凯凯告诉你一个秘密。刘晨风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妈变得痴呆是我给下的药。那个死老太婆上次见到你从家里走出去,问的我差点露馅。

活该。我早就看不上那个糟婆子了。昨天还有人提议给柳乘风评为烈士,被我爸一口否决了。就他想做烈士?我呸。

唐凯双手捏住梁冰的脸颊,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再来一次?

凯凯,这次第二次你能不能持久一点,每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

娇滴滴的声音让梁冰绯红的脸颊更加动人,唐凯的心都醉了。每次想到这可是刘晨风战斗过的地方,立刻雄风大振。

看到二人又开始一番大战,柳乘风悄悄的把门关上,走到走廊打了嫖娼报警电话。

等了一根烟的功夫,三名安全员和一名服务员出现在了走廊。柳乘风急忙应了过去。

安全员同志,是我报的警。818房间嫖娼卖/淫。

服务员听到柳乘风自告奋勇承自己报的警,心里对他充满了鄙视。人家打pao碍你什么事了?看着他的病号服时,禁不住想女的不会是你XF吧,穿着病号服就来捉奸?

你怎么知道的?

带队的安全员看了一脸柳乘风问。病号服、瘦弱的身躯、凌乱的头发,活脱脱一个瘾君子的样子。

刚才我在餐馆吃饭,听到他们两个谈价还价,就跟着来了。

五人刚走到816房间就听到818房间传出的嘿咻声。年轻的女服务员脸上立刻挂上了晚霞。

开门。

带队的安全员从兜里掏出手枪,做好了向里冲的准备。

咔吧。

砰。

不许动。

唐凯正沉浸在梁冰的如水柔情中,还没撤出战斗就被反剪胳膊摁在了床上。

你们干嘛?

扭头看了一眼,安全员?唐凯瞬间老实了。自己刚调的副所长,屁股还没坐热,这节骨眼上可不能捅出篓子来。

张哥。

正在翻查唐凯衣服的安全员突然兴奋的喊了一声。

看到翻衣安全员眼睛里的亮光,张光知道今天逮了一条大鱼。急忙走过去向衣服兜里摸了一下。枪?

给他穿上衣服带走。

唐凯看到张光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挑衅,在看见他的手摸的口袋,知道今天坏菜了。急忙说。

兄弟,兄弟,你再摸摸上衣口袋。

《重获新生》第3章 张倩的烦心事

张光从唐凯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警官证,愣了一下。打开看到,唐凯,烟街路派出所副所长,任职时间是上个月。

他就是南陵市最年轻副所长?

你们认识?

证件不是假的,人自然是真的。张光严肃的问了一句,不过目光已经柔和了很多。

认识,认识。

唐凯急忙用被子挡住下体说。

她叫梁冰,高中同学。我们谈对象呢。兄弟那个派出所的?尊姓大名?

霞飞路派出所,张光。

说话的时候,张光看了柳乘风一眼。发现他像没事人一样站在边上看着这一切,目光看不出任何表情。

张哥,能不能先把这个给解开?让我穿上衣服?

猴子,给他把手铐打开,自己人。

出勤的三位安全员听完唐凯说的,不由齐齐看向了柳乘风。

柳乘风看了看三人,又看着穿衣服的唐凯和裹着床单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的梁冰。想了想说。

张警官,我有情况交代。我承认是我骗了你们。

柳乘风装作心虚的小声说,随后突然指着唐凯提高嗓门接着说。

他也骗了你们。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认识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是刘晨风的未婚妻,梁冰。梁冰根本没有和他谈恋爱。

听到柳乘风戳穿自己和梁冰的关系,唐凯提着裤子差点摔倒。

原来她是梁冰。张光听到柳乘风的说话,想起了刘晨风的订婚宴。这个女人就是和刘晨风喝交杯酒的那位?怪不得第一眼就感觉很熟悉。

唉,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未婚夫刚走,这就忍不住了。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刘晨风已经死了,梁冰现在是自由身,她爱和谁谈恋爱就和谁谈,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你管得着吗?

唐凯穿好衣服趾高气昂的看着柳乘风说。

搞了半天是你打的电话,坏了爷爷的没事。你不让我舒服,我也要你难受。

张哥,他报假警,给兄弟个面子,一会儿我找人带回我那边?

说着唐凯掏出一支烟给张光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领导,不会吸烟。这次出警我们这边都有记录,人肯定不能给你,我回去还要有个交代。这是规定。

柳乘风听到张光的拒绝,心里暖了一下。

看到张光出警,柳乘风差点上去拥抱一下。想到现在的皮囊,想了想还是算了。

张警官,我现在报警,梁冰蓄谋杀害刘晨风的妈妈。

梁冰在洗手间穿上衣服刚要推门,听到柳乘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吓得躲在里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现在听到柳乘风告自己蓄意谋杀,吓得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唐凯听到洗手间的声音,急忙跑了进去。

柳乘风,什么意思?

谋杀刘晨风的母亲?这要是真的,加上今天的通奸,梁冰这个女人可真的不简单。

一会儿梁冰出来,你亲自问她。

唐凯,外面那人说我蓄意谋杀刘晨风的妈妈,怎么办?怎么办?

梁冰紧张的抓着唐凯的胳膊小声说着,指节因为紧张用力泛着微白。

看着紧张失神的梁冰,唐凯赶紧握住她的双手安慰着。

没事,冰冰,你跟我出去。出去后你别说话。一切有我给你顶着。他说什么就能是什么吗?大不了承认我们的事是你不对,但是刘晨风妈妈的事,他有证据吗?

对啊,他有什么证据说明我谋杀刘晨风的妈妈。给她下药的事都快一年了,能有什么证据?

庸人自扰。梁冰洗了一把脸,用水沾了沾凌乱的头发,由唐凯陪着从吸收进走了出来。

张警官好。

梁冰和张光打了个招呼,强装镇定,大方的坐到了床上,看着柳乘风问。

柳乘风,刚才我在洗手间听你说,我蓄意谋杀刘晨风的妈妈,你有证据吗?现在是法治社会,话可不能乱说,屁可不能乱放。

证据?

柳乘风冷笑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一段录音。

对了,凯凯告诉你一个秘密。刘晨风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妈变得痴呆是我给下的药。那个死老太婆上次见到你从家里走出去,问的我差点露馅。

听到这里,梁冰的脸色立刻变得刷白刷白。

唐凯不可思议的瞪着柳乘风,刚才和梁冰办事的时候他来了?

张警官不知道这个算不算证据。

张光听到录音愣了一下,仅凭这句话还不够立案。刚想问问还有没有其他证据,唐凯开口说话。

张哥,这都是玩笑话。不能当真的。冰冰还不赶紧给柳乘风道歉。

啊。梁冰如梦初醒般定了定神,从床上站起,走到柳乘风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

柳乘风,刚才的话是我兴奋过头,让你误会了。

看着梁冰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柳乘风感到一阵恶心。这就是那个自己曾经喜欢的女人?真是小看了她。当初就不应酒后发生关系善心大发答应了她的追求。

柳乘风?

张倩带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斯文男子走了进来,惊讶的看着柳乘风喊了一句。

男子看着柳乘风,眼前一亮,这就是传说中的燕京大少?

刚才在走廊已经听到818嫖娼的事,正愁着没有办法把盘店的价格压下来,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张倩听到白一帆坚持到818看看热闹,心里咯噔一下。这次收购恐怕是雪上加霜了。

家族生意从自己接手以来刚有起色,谁知道又冒出二伯伯财务蛀虫的事,屋漏偏逢连夜雨。只能拿出东方凯宾斯这唯一还算盈利的酒店出售,弥补漏洞。白一帆的收购价是众多集团里面最高的,但他也正在寻找着各种理由压价。

现在看到柳乘风也在这里,不由得火上浇油。

倩倩?

柳乘风同样惊讶的看着张倩和他身后的白一帆。

他和张倩不会有一腿吧?这个想法刚刚升起,柳乘风赶紧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怎么自己眼里的女人都成荡妇了。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

张倩看着柳乘风冷冷的说。

柳乘风,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自己家的酒店,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听完张倩的话,柳乘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看到酒店名字的时候就感觉非常熟悉,忘记这是自家的产业了。

《重获新生》第4章 不卖

你是乘风?在下白一帆,元江地产老总。

白一帆一脸笑脸的看着柳乘风问。

他的纨绔可是响彻燕京,听说还是个貔貅,非常贪财。如果从他这里曲线救国,把酒店拿下,更是好上加好。何况柳乘风这个大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白一帆?唐凯、梁冰、张光听到这个名字倒吸一口冷气。江北地产界的老大,资产已经过了千亿。他在柳乘风面前还要放低姿态?

张倩奇怪的看了一眼白一帆。连着三天的谈判,深刻体会到了白狐的狡猾和难缠。他这是交好柳乘风?

你好,柳乘风。白总,你看我这还有事先处理,不好意思。

柳乘风皱了皱眉头。

白一帆和元江地产刘晨风听过,柳乘风没听过。这样的大佬示好自己为的什么?柳乘风的身份?

没事,你先忙,我在这里等着。

看到白一帆竟然坐到了椅子上,柳乘风看了他和张倩一眼,接着对梁冰说。

梁冰,我不管你怎么解释。事实是刘晨风的母亲确实在市医院住院了,而且智力越来越差。这个你怎么解释?

这。。。

梁冰支支吾吾了半天挤出四个字。

我不知道。

张警官,你看这样行吗?白总还等在这里等我,你先给我们做个案件备份。限制梁冰离开本市,等明天我去看了伯母再找你?

可以。

说着张光让两名安全员给梁冰做了笔录,并交代限制她离开本市。

唐凯看着脸色苍白的梁冰,胆怯的看了柳乘风一眼。他到底是谁?怎么对梁冰这么了解?

看着唐凯胆怯的看向自己,柳乘风冷冷的说了一句。

唐凯,别忘了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刘晨风给你的,我要替他拿回来。

嗯。柳乘风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让唐凯的身上打了一个冷颤。他的眼神像把匕首一样直刺心脏,有种窒息的感觉。

做完笔录,唐凯搀扶着梁冰赶紧走了。

把张光三人送走,陆乘风跟着张倩陪着白一帆到了办公室。

大少,你来南陵可是快一年了。一直想请你吃顿饭,可惜见不到你本尊。今晚怎么样?给次机会?

白一帆的盛情让柳乘风和张倩摸不出到底什么意思。

张倩心里明白,他对酒店的收购肯定是势在必行。但是搞这么一出到底什么意思?巴结柳乘风图的什么?

柳乘风同样疑惑的看着白一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他交好自己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白总,咱们是不是言归正传。还是谈谈酒店的价格?

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把酒店的收购价格敲定下来。即便谈崩了,也可以正式寻找下家。

酒店的价格?柳乘风愣了一下,紧在记忆里寻找信息。

张总,价格我的意思是一亿五千万。刚才这件事亲对酒店的影响也要算到里面。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刚才还两个亿,现在硬生生的砍掉了五千万。张倩的脸色立刻阴了下来,一亿九千万是自己的底线,绝对不能再少了。

不行。

张倩一口拒绝道。刚想把自己的底线说出来,却听到柳乘风说了一句。

白总,这样,三个亿就谈。没有就别谈了,耽误彼此时间。

三亿?张倩听到柳乘风的报价差点气吐血。你除了纨绔,吃喝嫖赌之外会什么。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

柳乘风,别添乱,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倩倩,你忘了,我也是丽人集团的股东,排名仅次于你。我的意见少于三个亿绝对不卖。你要是买,我也会在董事会上否决。

在柳乘风的记忆里找到这个酒店是张倩父亲一手创立的,如果不是集团财务紧张,也不会忍痛割爱。

张倩听到柳乘风要在董事会上否决自己的决定,心里有喜有悲。

酒店在父亲中的位置,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每次看到他用落寞的眼神问酒店的事情,心里总会隐隐作痛。然而,酒店卖不出去,集团的财务问题在半年内会拖垮张氏家族。

柳乘风,你别过分。别忘了,张氏家族倒下了,你也会身无分文。你这个大少爷舍得过清贫的生活?

有你在我身边,即使喝凉水我也乐意。

看到柳乘风嬉皮笑脸的调戏自己,张倩的火立刻被勾了出来。这货还是不张记性,那花瓶揍得还是清了。

我说两位,你们回去再打情骂俏好不好。还有没有点谈事的风度。

白一帆看着柳乘风、张倩笑着说。

我现在给你们的价格只能是一亿五千万。接受咱们就谈,不接受我先走了。

不送。

听到柳乘风说出不送,白一帆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们两口继续,我呀,等你消息张总。

白一帆看出柳乘风这是存心搅黄这桩买卖,亏自己天真的认为把他搞定了这事就能成。现在看来,张倩比他要靠谱。

两人把白一帆送下楼。柳乘风刚想回医院,却被张倩叫到了大厅,指着对面的沙发说。

坐。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

说吧。

柳乘风靠着沙发,看了一眼脸色冰冷如霜的张倩。

现在集团因为二伯伯财务蛀虫问题资金断裂,面临被银行彻底清算的风险。你投过来的钱可能血本无归。

无归就无归。

柳乘风平静的说。自己都经历过生死,钱财算什么。

张倩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柳乘风。剧情还能这样发展?听到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还能如此冷静?毫不在乎?这还是那个貔貅?

看着张倩惊讶的眼神,柳乘风突然意识到,这不应该是柳乘风的性格,赶紧接着说。

我不管,到时候你把我的一分不少的给我就行。我在柳家已经没有地位了,再把这几个保命钱弄没了。我怎么活?现在集团还差多少?

一个亿。

张倩看着现在的柳乘风自然了很多,貔貅就是貔貅,时刻不忘自己的那份。

给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之后我没有想出办法你再提卖酒店的事。

《重获新生》第5章 救治郭振川

好。柳乘风,我就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你要是没办法,别阻止我卖酒店。

说话的时候,张倩的眼睛里闪着点点泪花。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两人刚要欠身离开,看到从电梯里出来一帮人,一位老者被人搀扶着走在前面。后面的几位张倩认识,都是市有头有脑的任务。

听秘书说过市里有个会在这里举行,以为是正常例会,也就没有下来打个招呼。现在遇到了,自然要过去。

郭老,郭老。

张倩刚要走过去的时候,看到老者一头栽倒了扶着他的年轻人怀里。

柳乘风看到老者的时候,差点笑出声。

郭振川。原军事一把手,和爷爷搭过班子。自己小时候还没少被他揍过。

唉,柳乘风这么好的背景,让他造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暴殄天物。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看到郭振川突然发病,柳乘风赶紧跑了过去,张倩作为酒店老板急忙招呼着前台打电话叫救护车。

让开,让开,赶紧把郭老放平。

谢天一早就劝过郭振川不要离京,南陵再好也不是燕京,医疗设备还是不完善。可是郭振川一意孤行,执意在自己走之前再看一眼南陵。

拿着听诊器听了听郭振川的心脏,谢天一无奈的垂下身子,目光里充满了涣散。

这次出来郭振川已经立下遗言,自己如果死了和医疗小组没有任何关系,在哪里死了就埋到那里,不开任何追悼会。

爷爷,爷爷。

电梯里跑出一个高挑女孩飞快的冲到郭振川身边,悲痛的哭着。

晓晓,郭老他。。。

谢天一声音呜咽着没有说下去。

现场的人看到谢天一的样子,急忙打电话汇报哀嚎。

起来,郭老东西就是不死也被你哭死了。

郭晓晓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怎么这么耳熟。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看到眼前蹲下了一位青年,背着自己正给爷爷试着脉。

手指搭上郭振川的脉搏,柳乘风的眼睛竟然看到了他体内各个器官的具体状态。

果然如此。

醒来的时候,手指无意碰到胸前的玉观音,把它的气息吸到自己身体让伤口迅速愈合的时候,柳乘风已经感到右手食指的变异。只是没想到还有这个功能,竟然可以窥探人体内部器官。

看到郭振川心脏上有三个白点,试着用手指轻轻滑了几下。白点一去,心脏就像被石头压着的气球一样,恢复着跳动起来。

你干嘛呢?

柳乘风的手刚从郭振川的手腕上撤下来,就被一名壮汉揪着脖领提了起来。

嗯?壮汉把柳乘风提到和他同高,手怎么用力也感觉软绵绵的,令他更为吃惊是,自己的手竟然被黏在了柳乘风的脖领上。

卢强,你干嘛。赶紧把他放开。

谢天一看到卢强瞪着牛眼提着柳乘风,急忙让他放手。

谢叔,我手被他黏住放不下来。

卢强苦着脸看着谢天一说。

人死为大,出了晓晓,谁也不能碰郭爷爷的身体。

滚一边去。

柳乘风骂着一巴掌把卢强的手拍开,接着说。

什么玩意。郭老东西要是死了都是被你们这帮乌合之众气死的。

说完又蹲下给郭振川把了一下脉。

生息已经慢慢恢复,估计十分钟左右就好了。

卢强,要是不想让郭老东西死,十分钟之内别让任何人动他。听明白没?

卢强听着柳乘风一口一个郭老东西,感觉这个称呼和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谁。

张倩安排人打完电话就看到柳乘风给郭振川试了两次脉。看着他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卢强身边,担心的走了过去小声说。

柳乘风,你赶紧走吧。这里我来应付。

走?

柳乘风奇怪的看了一眼张倩,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焦虑。

我干嘛走。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刚才你给老人把脉大家看得真真切切,现在还要十分钟之内不让动老人身体,救护车马上就到。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张倩话音刚落,门口已经冲进来两组抬着担架的救护人员。后面跟着四个医生。

快点,郭老在那?

蒋柏成一进大厅就着急的问,扒开人群向里冲。

看到躺在地上的郭振川,蒋柏成急忙招呼身后的护士把人抬到担架送医。

站住。

就在几个人快充到郭振川身边时,一个高大身影冲到郭振川身前大喝一声。

蒋柏成听到声音愣了一下,看到一名壮汉挡在自己和郭老的中间。

赶紧让开,病人抢救需要时间。

蒋柏成上前在卢强的胳膊上往旁边一推,却被卢强一把推到了地上。

郭爷爷需要休息,十分钟之后再说。

你是谁?

蒋柏成气的从地上站起身指着卢强的鼻子问。

你知不知道郭老心脏有问题,抢救时间非常珍贵。早一秒种就早一点救治,出了问题你能付得起责任?

卢强,让他们送医院吧。

谢天一在一旁悲伤的说了一句。

不行。

卢强倔强的说。

我就听这位兄弟的。

蒋柏成顺着卢强的目光看到了在一边优哉游哉的柳乘风。

你是那个医院的医生?

柳乘风看到自己已经躲不过去,刚要走出,感到胳膊被人带了一下。看到张倩正担心的看着自己,牙齿紧咬着嘴唇。

没事。

说着柳乘风握了握张倩冰凉的双手。

相信我。

看着柳乘风眼神的真诚,张倩的心震了一下。

刚才已经认出郭老就是郭振川,曾经那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要是在自己的酒店出事,即使一亿资金到尾,到时候恐怕也难免被迫退市。

放开张倩的双手,柳乘风走到卢强身边,看着蒋柏成说。

郭老东西的病现在已经好了,你们要是不信,等他醒了给他做一下检查。

柳乘风的话还没有说完,蒋柏成已经怒火中烧。

小子,你是谁?你以为你是神医在世?郭老的病是心脏上有三个钙化点,随时会压迫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你说好了?你给取出来了?赶紧让开,让我们救人。

救人?

柳乘风冷冷一笑说。

你都说三个钙化点随时会压迫心脏停止跳动,停止跳动的心脏你能行?

《重获新生》已经完结啦,对我们的作品感兴趣的书友们只要关注回复小说名《重获新生》即可免费阅读,欢迎随时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