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极品邪少-极品邪少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极品邪少作者:王司徒
  • 来源:WXB

(完本)极品邪少-极品邪少章节阅读

《极品邪少》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极品邪少精彩简介:陈帆陆雪琪小说名字叫做《极品邪少》,小说的作者是王司徒,这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这类小说作品的朋友们不容错过!陈帆陆雪琪小说讲述了:陈帆虽是上门女婿,但是却光明正大的出轨,面对自己的老婆依然理直气壮 ……“我的事,你管不着!”

极品邪少完结版章节片段阅读

《极品邪少》第1章 赘婿出轨

姐,你老公和别的女人在约会

真的? 

亲眼所见……

铜城,一家幽静的咖啡厅的雅座上 

帅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信陈帆很有深意的点了点头。 

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你对我也是吗?忽然,对面的美女眉开眼笑起来,主动起身坐到了身边,如玉的胳膊更是勾在了陈帆的脖子上。

那美女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帆,吐气如兰: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从今以后,那你就是姐姐的人了,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你意思是我是吃软饭的了?陈帆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快,回头问。 

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给你找个好工作。

陈帆忽然变得嬉皮笑脸,拒绝道:不,我最喜欢的,就是吃软饭了。

啪!! 

忽然,一个美的像天使的白衣女子拿起眼前桌子上的一杯水,直接泼在了陈帆的身上。 

陈帆,你胆子肥了是吧! 

对面的美女见状,微微一愣,随后很快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很是识趣地主动离开了。

陈帆喝了一杯桌子上的酒,很是平静地开口道:陆雪琪,我的事情,你好像没有资格插手吧?

你是我陆家的人,我当然有资格。陆雪琪的脸上怒意更浓。

不好意思,我姓陈。陈帆依旧一脸平淡。

既然你做了我陆家的上门女婿,就是我陆家的人,就姓陆。这一刻,陆雪琪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一脚踢飞。

呵呵,上门女婿也算人吗?陈帆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不是一直说我是废物吗?你不是说要离婚吗?你不是说我只会吃你家的软饭吗? 

呵呵,那我就吃给你看。陈帆斜靠在椅子上,手指着刚才女子离开的方向,道:等和你离婚之后,那个女人就是我找的下家,与你不同的是,她很喜欢我吃她的软饭。

往后靠了靠,陈帆得意一笑,补充一句:当然,我也很喜欢。

陆雪琪杀气腾腾地看着陈帆,那眼神似乎可以将陈帆千刀万剐一样。

她万分地不解,为什么自己会嫁给这样的一个人?

结婚两年以来,这人在自己家白吃白喝不说,什么也不干,完全就是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此刻还是一个无耻之徒。

要不是因为爷爷,她这辈子都不会和这样的人有交集。

然而,她又不得不压下脾气,叫叶杋回家,因为病重的爷爷说要看到自己与陈帆小两口开开心心的样子,她不能让爷爷知道她即将与陈帆离婚的消息。

爷爷已经没有几天了,她不想让爷爷最后的几天失望。

强行压下火气,陆雪琪命令式地对陈帆开口:陈帆,跟我回家。

不好意思,我还约了下家,不回去了。陈帆靠在椅子上,不动如山。

陆雪琪实在是忍不住了,压制已久地怒火如同是火山爆发一样喷发了出来:陈帆,你不就是一个臭当兵的吗?你拽什么……

陆雪琪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几乎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不知何时,陈帆已经贴身站在了她的面前,正一脸冷意地盯着她。 

那目光简直就像是来自地狱深渊一样。

下次让我再听到,你在当兵的前面加一个‘臭’字,信不信我杀了你。

陈帆的话,像是匕首一样插进陆雪琪的心脏,让她怔怔地看着对方,动弹不得。

在你家当了两年的废物,现在,老子不干了,还有,我只姓陈,不姓陆。 

说完,陈帆直接转身离开,留下一脸不敢相信的陆雪琪。 

陆雪琪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骇和不可置信。

不过刚走出几步,陈帆回头对还愣在当场的陆雪琪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之前提的离婚,我现在答应了。 

什么?

陆雪琪初听这句话,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是看到陈帆渐渐远去的背影,这才发现,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这个男人居然真的答应了离婚,而且看这个样子居然没有挽留的意思。

没错,她的确向陈帆提出过离婚,不过那是在气头上。

一段的时间相处,陆雪琪渐渐接受陈帆就是他丈夫的这一个事实,虽然与她理想中的丈夫相差甚远。

而且现在爷爷病重,就算是离婚,也不能是现在。

总之,现在,不能离婚。

陈帆,我现在反悔了,我不想离婚了。

陆雪琪对着陈帆离去的背影大吼着,不管被认为是胡搅蛮缠也好,不讲理也好,总之这个婚,现在她不能离。

远处的陈帆听到后方传来陆雪琪的声音,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了陆雪琪一眼,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两年前,他是华国最优秀的军人 ,可是因为冯四海的缘故,他不仅失去了以前的恋人,兄弟,还有引以为傲的军人身份与荣誉,总之他失去了一切 。

后来,他疯狂搜索冯四海的踪迹,却怎么也找不到 。

事后,他变得心灰意冷,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 ,失去了锐气 。

而没想到,他却是被陆家老爷子陆天龙看中,招为了陆家的上门女婿 。

仇人势力庞大 ,陈帆不想连累与他有关的任何人。

冯四海杀死他以前的恋人,导致自己在执行任务中指挥失误,害死自己好兄弟,导致他离开军队,失去军人的身份与荣耀。

这份仇恨不共戴天,他一定要报。

可是,这个曾经的亡命徒,摇身一变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成了当地龙头企业四海集团的董事长 。

这个消息,陈帆也是最近才知道 。

心一横,陈帆的眸子里再一次充满了冷漠,这一次,他嘴角微微上扬。

《极品邪少》第2章 勾引 ?

陈帆没有回去,而是去了趟酒吧!帝皇酒吧。

来这里只是见一个人,一个陈帆不想见的一个麻烦女人。

台处 。

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正在专心调酒,她一身红衣,瀑布般的头发披在肩上,让她增添了无穷的魅力,看起来魅惑无边。

红姐,我花一万买你的刚刚调好的这杯酒,你陪我聊聊天如何? 

被称为红姐的红衣女人没有说话,依然调酒,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富家公子见状,大喊:十万。

红姐依旧不说话。 

二十万 

三十万

富家公子最终咬牙,加到了三十万,他实在是被眼前的这个红衣女人给迷住了。

这女人比他见过所有女人都更加妩媚,诱惑,直让他疯狂。 

只要这女人愿意陪他一晚,就算是花三十万,他也舍得。 

红姐抬头,第一次对富家公子说话,只是语气异常冰冷:你走吧,我的酒你不配喝

富家公子听到这话,满面羞愧,随后感到气愤不已。

他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瞧不起,顿时怒了,手指着红姐怒骂起来:臭婊子,你以为你是——

只是,富家公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从红姐身后走出来了两个黑衣保镖。

保镖的胳膊比富家公子的胳膊还要粗,富家公子顿时蔫了,灰溜溜的离开,不再纠缠红姐,躲在角落去喝闷酒。

呵呵,这人怕不是一个傻子吧,区区三十万还想要喝红姐调的酒?

可能是吧,不知道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要知道,四海集团的副总裁肖途先生为追究红姐,曾经出价一百万一杯酒,可是红姐却是理都不理,这个人只出三十万居然还想喝红姐的酒,可笑

富家公子灰溜溜退下之后,人群纷纷嗤笑起来。

忽然,嘲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他们看到了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一把夺过红姐刚刚调好的红酒,一饮而尽。

随后,还发出啧啧的感叹声。

这个人自然就是陈帆。 

所有人都满是吃惊的望着陈帆,心说这人是吃了豹子胆了吗?

那可是肖副总裁花了一百万都买不到的红酒,就这样被喝了?

而且还是被抢?

红姐却是一脸柔情的望着陈帆。

虽然一身地摊货,但是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怯弱的表情,棱角分明的脸庞,流露出的沧桑感,足以让一个女人沉迷。

红姐旁边的两个黑衣保镖想要东陈帆动手,却被红姐拦下,红姐转头看向陈帆,问道:喝了我的酒,你打算出多少钱?

陈帆摸了摸口袋。

啪!

陈帆将一枚硬币拍在桌子上,反问:这里有一块钱,够不够?

这一刻,酒吧众人看向陈帆的眼神宛如是在看一个智障。

有没有搞错?

红姐看到陈帆拍出一块钱的硬币,微微一愣,不过,旋即却伸出雪白的芊芊玉手,收下了那一枚硬币。

往后撩拨了一下头发,妩媚一笑:足够了。

红姐笑得很是迷人,吸引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即便是陈帆也不例外。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妖精,即便只是浅浅一笑,也足够撩拨男人的心弦。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红姐的绝美身材,将刚才喝了的空杯子递了过去,笑道:再给我来一杯,我这里还有一块钱。

啪!

陈帆又摸出一枚硬币,拍在桌子上。

红姐妩媚一笑,接过了空杯子,当然可以。

这一刻,看到这一幕的人群仿佛三观崩塌。

……

帝皇厅。

帝皇酒吧最豪华的包厢内,只有绝对的贵客才能享用。

作为四海集团的副总裁,肖途完全称得上是贵客。

肖途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两瓶已经开好的珍藏红酒,在肖途的对面,坐着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的青年,看起来儒雅,帅气,一看就是商场精英。

这时,肖途举起红酒杯,笑道:林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被称为林先生的青年同样举杯,笑道:当然,能与四海集团的副总裁合作是我的荣幸。

忽然,肖途嘴角挂起一抹邪笑,举杯:不过,我很好奇,那个叫陈帆的小人物如何得罪了林先生,居然让林先生起了杀心。

林先生轻轻一笑,儒雅随和,声音很是温柔,但说的话却异常冰冷:他并没有得罪我,只是不该存在罢了,他的存在挡了我的路。

……

一阵交谈之后 ,两人均是会心一笑 ,彼此心照不宣 。

就在这时,一个保镖摸样的人却是很没有眼色的闯进了包厢。

肖途的脸色瞬间变冷,他正在招待贵客,要是这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会让对方知道没有礼貌的后果。

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了,有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喝了红姐亲手调制的酒,而且……红姐似乎对他有好感。

啪! 

肖途一脸阴沉,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冷声道: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勾搭我看中的女人,找死。

被称之为林先生的西装青年见肖途的脸色不对,开口问道:肖总,需要帮忙吗?

肖途直接摆手拒绝,要是让他帮忙不是看自己的笑话吗?

林先生,不用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处理。

说完,与林先生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在保镖的带领下,肖途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包厢,他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勾他看中的女人。

《极品邪少》第3章 肉偿 ?

酒吧吧台处,陈帆将红姐亲手调制的第二杯红酒一饮而尽,忍不住感叹一声:好酒!!

那要不要再来一杯?红姐看着陈帆,笑着说道。

好啊!

欣赏着眼前红姐的姣好身材,陈帆再一次将空酒杯递了过去,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不过我这一次可是拿不出一分钱。

要不,我肉偿吧?

呵呵,你敢吗?

忽然,红姐面色一变,无比认真的看着陈帆。

陈帆没有说话,而是转移了目光,问道:红姐,我托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红姐就是陈帆在酒吧的熟人,陈帆就是拜托她,打听四海集团的消息。

哼,我就知道你没胆子。红姐一脸幽怨地看了陈帆一眼,随后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四海集团的董事长冯四海并不在铜城,明面上的董事长是他的干女儿,冯月盈。 

哦?没有其他的其他的消息了吗?陈帆追问道。

红姐妩媚一笑,靠近陈帆,顿时香气扑鼻,这是女人特有的体香有,不过看你想不想知道了?

哦,这话怎么说?

红姐捂嘴轻轻一笑,更加贴近陈帆,吐气如兰:抱紧我,我就告诉你。

红姐,开这种玩笑可不好。陈帆摇头,无奈一笑。 

两年前,他曾经在国外执行任务,偶然从一伙歹徒手中救下红姐,两人因此相识。

退伍之后,陈帆得知原来红姐是这一家酒吧的老板娘,在他迷茫的那一段时间,经常来这里喝酒,而红姐也成了他的知心好友。

当然,他隐隐感觉到,红姐对他的感情远不止朋友那般简单,可是现在他已为人夫,又如何敢面对呢?

哼,懦夫!

红姐忽然面色一冷,刚才脸上的温柔一下子消失殆尽。

懦夫!

红姐还在指责,可是下一秒,她一愣,紧接着,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绯红。 

陈帆居然真的搂住了她的腰肢。

陈帆搂着红姐纤细的腰肢,叹了一口气,道:我并不是懦夫,只是不想伤害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就在二人打算进一步发展的时候!

肖途的保镖走到了陈帆的面前,手指着陈帆的脑袋,冷声道:你,跟我们走,有人要见你

陈帆却不为所动,轻轻放开了搂着红姐柳腰的那只手,坐在原地,向着肖途所在的方向怒了努嘴,冷笑道:让你们的主子亲自来见我吧,你们,不够资格。

一旁的红姐浅笑盈盈,这帮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即便是国外的亡命徒也不敢这样和陈帆说话,他们哪里是陈帆的对手。

找死,弄死他!!!

保镖看到陈帆的这般摸样,顿时火了,手一挥,身后的同样是黑衣装扮的人一齐向着陈帆扑了过去。

这几个人虽然不是专业的打手,但也是有几分实力的,肖副总裁的有些麻烦就是他们处理的。

保镖自信,这么多人解决掉陈帆一个人不是问题。

陈帆也不废话,一拳打在一个人的面门上,这人一下就晕倒了过去。

随后,陈帆转身,拳脚并用,除了肖途保镖之外的所有人很快都被解决了。

红姐的眼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陈帆还是那么的厉害。

不远处的肖途惊讶的张大嘴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穷逼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大……大哥饶命,我也是被迫的。

肖途的保镖求饶,就连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啪!!

陈帆并不听对方的解释,只要威胁过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一酒瓶子砸在对方的脑袋上,肖途的保镖瞬间晕倒了过去。

陈帆缓缓走到满脸惊慌的肖途面前,回头看了红姐一眼,笑问道:是他吗?

红姐点头,一脸媚笑。

你……你是陈帆?

当陈帆走到肖途面前的时候,肖途忽然面色大变 ,他看过照片,这人不正是林先生要对付的那人吗 ?

嗯?你认识我? 陈帆有些意外,不可思议地看着肖途。

红姐也觉得奇怪,肖途怎么会认识陈帆呢 ? 

当陈帆答应的那一刻,肖途脸上的慌乱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蔑视 。

他知道陈帆,一个即将消失的小人物罢了,即便会打架又如何?

凭借从林先生口中得知的消息,他自信足以威胁陈帆。

肖途忽然贴近陈帆,在陈帆的耳边,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得见耳朵的声音低语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仅知道你是陈帆,我还知道你XY子被绑架了。

什么 ?

陈帆瞬间色变,XY子被绑架了 ?

那个待自己温柔善良的XY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绑架呢 ?

看着陈帆脸上露出吃惊笑容,肖途笑了,得意,嚣张 。

你敢动我吗?

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要是你想她死,你就试一试。

她在哪里? 陈帆压下自己的怒火,低声问道。

想知道吗?跪下求我,我就告诉你。

忽然,肖途后退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帆,大笑起来 。

他扫了不远处的红姐一眼,他就是要让红姐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废物 。

让这个贱女人知道这个男人只配跪在他面前。

啪!

陈帆忽然动手,一拳砸在肖途的大脑袋上,一身闷响,额头上出现小股血流,肖途倒地晕了过去。

冷眼看着被打晕过去的肖途 ,陈帆冷哼一声 :跪你大爷!!

此时,陈帆闻到一阵幽香传来。

抬头一看,果然,红姐走到了他的旁边。

怎么了? 红姐一脸深情地望着陈帆,满是担忧 。

遇到点麻烦事。 陈帆地深情忽然变得而严肃 :红姐,我先走了。

刚才肖途所说,绝不是空穴来风,他现在必须要回去一探究竟 。

好吧。红姐无奈点了点头 ,看着陈帆即将要走,上前追问 :那四海集团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红姐叹了口气,继续道:四海集团消息封闭封锁的很厉害,外人根本就没有机会了解,我能搞到的消息也只有这点了。 

陈帆沉默片刻,一脸郑重的开口:我打算进入四海集团内部。

你要进四海集团?你疯了吗?

听到这话,红姐一脸担忧的劝说起来,这是酒吧里的人见到她第一次失态。

你信我吗? 

我信。

好,那我先走了。肖途对红姐道别一声,转身离开。

红姐想要出言挽留,却始终慢了一步,最终看着陈帆渐渐消失,叹了一口气。

《极品邪少》第4章 是死是活,自己选择 ?

离开酒吧之后,陈帆受到了一个短信。

内容居然是XY子被绑架的地址 ,看来肖途说的果然不假。

只是劫匪将短信发给自己是何用意?

正思考间,他的电话却也响起来了。

陆雪琪也失踪了?

听到这话,陈帆瞬间面色大变。

挂断电话,陈帆的脑子飞快地转起来,陆雪琪失踪的原因很大的可能是她自己一个人去救人了。

陈帆忍不住暗骂一声,这个蠢女人,当自己是谁?

陈帆顾不得停留,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等陈帆离开之后,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青年站在酒吧门口,望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笑容。

陈帆吗?祝你好运了。

……

东华路,一片破旧的厂区房百米之外。

得知自己妹妹被绑架之后,陆雪琪决定独自解救她。 

陆雪琪下车刚要迈步,却感觉后背被拍了拍。

回头一看,一个绝无可能出现在这里人居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陈帆?你怎么会在这里?陆雪琪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个自己窝囊丈夫。

陈帆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厂房方向,沉吟片刻后,道:我是你的丈夫,救XY子这份美差就交给我吧。

我也要去。

陆雪琪对陈帆这种发号施令的语气很不满。 

陈帆看着陆雪琪,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女人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站在我背后,而且你单枪匹马的来,居然不报警?

这一刻,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陆雪琪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陆雪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嘴里蹦出一句:小心。

这还是她第一次说出关心陈帆的话来。

陈帆微微一愣,不过旋即却是笑了起来,看来陆雪琪也并非不知道关心人。

告别陆雪琪之后。 

穿过一楼大厅,解决掉了一楼的几个劫匪,陈帆悄悄摸到破旧厂房二楼的铁门外。 

透过铁门门缝,陈帆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清纯美女被绑在椅子上。

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动弹不得。

嘴巴也被封住,只能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这名清纯美女自然就是他的XY子,陆雪盈。 

陈帆可以清晰地看到陆雪盈脸上的恐惧,看来的确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不过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劫匪并没有对陆雪盈产生什么不轨的行为。 

又观察了四周片刻,陈帆发现并没有其他歹徒的踪影,或许是歹徒有事先出去了。 

或许,这是一个营救的好机会。

嗯?

不对。

忽然,陈帆面色大变,警惕的后退了几步,离开了破旧的铁门。

他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因为整个大厅没有看到一个歹徒的身影,这很奇怪。

除非……有埋伏。

砰!! 

破旧的铁门忽然被踢开,一道身影出现在陈帆的面前。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平头,国字脸,一身的肌肉。

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很不好对付。

他的手上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陈帆可以想象,若是刚才自己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那一把匕首可能就已经刺中自己了。

平头青年兴奋的舔了舔嘴唇,看着陈帆,忽然笑了:果然有点能耐,你应该就是陈帆吧?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陈帆冷冷的扫了平头青年一眼,皮笑肉不笑回道:哦,等我干什么? 

有人花钱买你的命。平头青年冷漠看着陈帆,却是不着急动手,对于陈帆他也有所忌惮。 

陈帆却是一脸不屑,随后看向了陆雪盈方向,对平头青年冷声道:既然你是冲着我来的,只管冲我来就好,为什么还要绑架我的XY子?

不远处,被绑在椅子上的陆雪盈看到突然出现的陈帆,留下了激动的眼泪。 

她很想喊一声姐夫救我,更想提醒陈帆小心,却是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声音。

平头青年回头看了陆雪盈一眼,却是冷笑起来:要是没有这个诱饵,你又会送上门吗? 

哦,那你觉得你杀得了我吗?

陈帆就站在原地,忽然散发出一股杀伐的气息,冰冷的眸子盯着平头青年,即便是后者也略感背后发凉。 

要是之前,即便是有陆雪盈这个人质,我也只有五分的把握。

忽然,平头青年脸上刚才对陈帆的一丝忌惮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胜卷在握的自信。

但是,现在我有十分的把握。

因为,我现在有两个人质。

不好!

陈帆心里有了强烈不好的预感。

回头一看,果然。 

只见陆雪琪出现在了破厂房的一楼大厅,而此时她的脖子上正架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匕首随时都可以划破她的脖子。

可恶,一定是出去的歹徒回来了,正好陆雪琪也跟了过来。

陆雪琪虽然有点功夫,但终究不是亡命徒的对手。 

陈帆可以清晰的看到陆雪盈绝美的脸上的慌张。

劫持陆雪琪的是一个光头,同样的一身肌肉,不过长相比之平头青年更是凶煞了许多。

陈帆暗骂了一声,若只是营救陆雪盈一个人,他有一定的把握,可是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一前一后,两个人质,若是动手,两人中必定死一个。

这一刻,陈帆感觉自己完全受制于人。

收回目光后的平头青年,满是戏虐的望着陈帆: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平头青年伸出两个手指,笑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自杀,只要你死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自然会放了这两个女人。

二,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死在你面前,那么,问题来了,你会怎么选择呢?

《极品邪少》第5章 劫后余生

两个选择?

陈帆的心里冷笑了起来。 

砰!

就在平头青年开枪的同时,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直接飞了过来,直接刺穿了光平头青年

平头青年看着陈帆的方向,缓缓倒下了。 

死不瞑目。

噗!

下一秒,劫持了陆雪琪的光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喉咙同样的被刺穿。 

陈帆的冰冷的目光扫过平头青年以及光头两人的尸体,没有一丝的同情。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威胁过他的人。

确认破旧厂房没有其他的危险隐患之后,陈帆走到了被绑的陆雪盈的旁边,救下了陆雪盈。

没事吧?陈帆扶着陆雪盈,关切问道。

姐夫,呜呜呜~~

毫无征兆,陆雪盈一下子扑进了陈帆的怀里哭诉起来,

陈帆微微一愣,但是并没有任何动作,任凭陆雪盈哭诉着。

此时的陆雪盈面色发白,两道泪痕印在脸上。

虎口逃生的陆雪盈有一种的恍如隔世的感觉。

要不是今天陈帆相救,后果不堪设想,陆雪盈看陈帆的眼神变成了深深地崇拜。

渐渐地,陆雪盈的心情平复了下来,离开了陈帆的怀抱,但是她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陈帆身上。

盈盈,你怎么样?没事吧?

这时候,原本在一楼的陆雪琪向着陆雪盈走了过来,关切问道。 

陆雪盈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随后满是感激看向陈帆,道:多亏了姐夫,要不是他,后果我不敢想。

听到自己妹妹说没事的时候,陆雪琪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自己的妹妹突然谢陈帆,这让她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无能丈夫还是有点能耐的。

在关键时刻还能挺身而出,似乎也并非一无是处。

她也的确想谢陈帆的出手相救。

只是,被陈帆所救,一时间终究还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之前陈帆在她心里,陈帆窝囊废的形象太过深入。

就在这时,一道电话铃声响起。

陈帆捡了起来,这是已经死去的光头歹徒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故意伪装的很沙哑的男声。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陈帆死了吗?

我就是你要杀的陈帆。

嘟嘟嘟!!!

当陈帆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陈帆查看了来电显示,林先生。

陈帆的眸子闪过一抹寒意,林先生?

忽然,一道质问声传入陈帆的耳朵。

陈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是冲着你来的?

陈帆回头一看,只见陆雪琪正气冲冲地望着他,似乎是在埋怨因为自己而连累了陆雪盈。

陈帆心里莫名的发酸。 

明明是自己救了她,现在倒是反过来埋怨自己,而且自己并不认识什么林先生 

不过,看陆雪琪似乎对自己没什么好感了,正好这时候离婚也没有了什么负担。 

忽然,陈帆笑了,看着陆雪琪,一字一顿地说:离婚吧,离婚之后,我和陆家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以后不会连累任何一个陆家人,我也正好去下一家继续吃软饭。

可是,没走几步,陆雪盈却是追了上来,站在陈帆的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看着陈帆,道:姐夫,你不要和姐姐离婚,好吗?

陆家没有人喜欢我,我留下来没有意义。

可是……可是,还有我啊

情急之下,陆雪盈焦急的喊出了一句。

可是,话音刚落,她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说的这话,怎么听起来太过暧昧了。

想到这里,陆雪盈的俏脸红了起来。

陈帆微微一愣,不过旋即笑了笑,他知道陆雪盈是无心之语。

回家吧!

撂下这一句,陈帆直接离开,背影消失在了破旧厂房。

姐……姐夫。陈帆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陆雪盈这才彻底的反应过来。

陈帆离开,她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失落感。

眼泪再一次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回家。 

就在这时候,陆雪琪走到了陆雪盈的旁边,冷冷的开口。 

之前对自己还是老实听话的陈帆,却是突然变得冷漠,这让她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莫非这才是原本的陈帆?

而且,想到刚才自己的妹妹与陈帆那般亲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很别扭。 

因此,对自己妹妹,她也有了脾气。 

我要去找姐夫。 

陆雪盈没有回答自己姐姐的话,而是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

陆雪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然有些愕然。

片刻后,冷哼一声,她也紧跟着走出了破旧厂房。

《极品邪少》已经完结啦,对我们的作品感兴趣的书友们只要关注回复小说名《极品邪少》即可免费阅读,欢迎随时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