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厉斯爵明若清by小妮子

  • 时间:
  • 小说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作者:小妮子
  • 来源:zzy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厉斯爵明若清by小妮子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精彩简介:《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是由作者小妮子倾情创作的一本原创小说,厉斯爵明若清是书中的主人公。书中主要讲述了:叔叔,我把我妈咪卖给你好不好?价钱公道只要一千亿,还附赠一个可爱聪慧的我!肉包子明七易紧紧抱着厉斯爵的大腿,满脸讨好。商界巨子厉斯爵冷冷一笑,的确公道,千亿而已,万亿我也出!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精彩全文在线阅读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第17章 他来了

她跌坐在地上,脚踝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那黑猩猩一样粗鲁的男人的目标并不是她,他一把抓住Lisa的波浪卷长发,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弓,就是好几巴掌。

臭女人!竟敢放我鸽子!是嫌弃我给的钱少,要跟戈图是吧?你也不想想,你今晚得罪的是谁!”

Lisa痛呼一声,随后便再也叫不出声来,她呜咽着双手捂着脸,被身材粗壮的男人像球一样狂踹了十几脚。

明若清震惊地看着眼前暴力血腥的场面,冲过去拽住他:住手!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暴躁的男人终于停止了对Lisa的殴打,一双凶狠的眼睛转向明若清。

男人是个光头,脑门上绘着靛青色的纹身,一双眼睛仿佛饿狼一样,闪着幽幽绿光。

这个人,不好惹。

明若清往后退了几步,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了,她细胳膊细腿的,是打得过这男人,还是能用语言感化他啊?她应该冲出去先叫保安才对!

新来的?”他忽然笑了,不怀好意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活脱脱一头准备进食的猛兽。

明若清心里一沉,她深吸一口气,眼角余光瞥见Lisa满脸鲜血地看着她,拼命冲她使眼色,示意她出去搬救兵。

Lisa犹豫片刻,艰难地爬起来,朝外面奔去。

我警告你,我大有来头,你今晚要是敢动我,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明若清终于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她贴紧门板,脑海里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

光头男哈哈大笑,忽然拎着明若清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拦腰把她抱了起来。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大有来头?”

救命啊!”明若清喊破嗓子,拼命挣扎撕咬,想要为引来其他人拖延时间。

可男人的肌肉如同铜墙铁壁,不管明若清怎么又踢又打,在他的暴力行径下都显得毫无作用。

明若清豁出去了,狠下心来,一口咬住对方的耳朵。

男人痛得惨叫一声,用力把明若清摔到了地上。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明若清痛得浑身的骨架仿佛要散掉,脑海里有无数道光点在疯狂地旋转,她浑身颤抖,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

眼前一黑,男人居高临下地出现,对着她慢慢解开裤子。

仿佛慢电影回放一般,皮带磕碰的声音,显得如此缓慢而又清晰。

如果没人来救自己,她该怎么办?

明若清闭上眼睛,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深吸一口气,用力握紧拳头,再度睁开眼睛时,男人已经缓慢俯身,正准备扑上来。

就是这个姿势,距离他裆部最近的姿势。

她唇角绽放一抹冷笑,用浑身凝聚的最后一点力量,使出狠劲儿,闪电般地踹出去!

一击即中。

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裆部痛得满地打滚。

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明若清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扶着墙壁,艰难地朝着门口挪动。

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触碰到门把手,她眼中现出一丝喜悦,用力打开,一束亮光出现,她激动地看见了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姚兰。

门缝里,她与姚兰四目相对,她确信姚兰看到了自己,因为她眼神中满是震惊。

姚……”她刚要呼救,头发一痛,男人重新把她拖了回去。

门被被男人锁住,门外传来姚兰剧烈的敲门声。

开门!”

男人狞笑着扑向明若清,重新压在了她身上。

她的挣扎与哭泣,门外疯狂的敲门声,男人低低的喘息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恍如地狱里魔鬼的侵袭。

啪!”明若清脸上挨了一巴掌,半边脸麻了,热热的液体从她鼻子里流出来,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末日来临。

一声巨响,男人不耐烦地怒吼:滚出去!”

下一秒,有人拽起他,用力挥拳将他打倒。

有人脱下外套遮住明若清,用力抱紧她。

厉……斯爵……”她翕动着嘴唇,无声地喊着他的名字,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谁敢动我?珠宝大王周胜是我亲姐夫!”男人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狂妄叫嚣着。

姚兰冲进来,看清明若清满脸的血,和地上被撕成碎片的衣服,瞬间面如死灰。

厉先生……”她满脸愧疚,用力握紧拳头,转身狠狠给了叫嚣的男人一巴掌,滚蛋!”

住手。”厉斯爵平静出声。

他越是平静,姚兰越是不寒而栗,她张了张嘴,语气急促:厉先生,这件事我一定会跟老板反馈,我保证会给厉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厉斯爵充耳不闻,他眯着眼睛,轻轻端起明若清的小脸,细细端详了一下她脸上的伤痕。

疼吗?”他低声问。

明若清用力点头,慢慢抬手指向光头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是畜生……”

他终于回过头,看向光头男,目光幽冷:珠宝大王周胜?”

似乎听到什么可笑的事,他慢条斯理地卷起袖子,森冷回答:如果周胜在我面前,他早就跪在地上,求我放过他,而你,死不足惜。”

最后一个字落地,他重重出拳,男人惨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

姚兰看得心惊肉跳,她飞快地上前想要捂住明若清的眼睛,她摇了摇头,拉下她的手,定睛看着厉斯爵动手。

厉斯爵下手极狠,每一拳都是冲着往死里打,很快,光头男就一动不动了。

他慢慢起身,白衬衣,手背上带着红色的擦伤,神情疏离清冽,仿佛只是随意运动了一下。

厉斯爵抱起明若清走出洗手间,外面早已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就有那个被明若清救了的女郎,她睁大眼睛看着明若清脸上的伤,瑟缩地低下头,不敢于她对视。

没过多久,戈图也闻讯来了,他夸张地叫起来:天!这是怎么搞的?厉先生,你没事吧?”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第18章 地表最强

明若清听到喧闹的声音,觉得厌烦,忍不住把头缩进厉斯爵怀里。

一片窃窃私语中,她听到厉斯爵冷冷的声音穿透人群。

从今天起,谁敢欺负这个女人,就是跟我厉斯爵作对。”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任谁都知道,厉斯爵这句话的分量,躺在洗手间里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出了俱乐部,明若清低声咳嗽起来,喉咙里隐约泛着血沫的味道,厉斯爵双臂紧紧收拢,咬着牙,声音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去医院!”

圣德医院——

一眨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明若清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原本也就是皮外伤,可医生偏偏不让她出院,说厉斯爵吩咐了,没他的吩咐,谁都不许放她出去。

明若清无可奈何地说:那我去找关医生总行吧?”

不等主治医生发话,她掀开被子,脚步轻快地去找关山,整个医院也就他能跟她说几句话了。

关医生!”她笑眯眯地冲进办公室,意外地看见一个女人正跪在关山面前,双眼红肿。

关山尴尬地轻咳一声,正要示意她出去,那女人仿佛跟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冲上去抱住了明若清的大腿。

明小姐!你一定就是明小姐了!我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他是无心的!”

明若清愣住了:您好,我认识您吗?”

女人抬起头,眼泪滚滚落下:我是周胜的太太,樊篱的姐姐啊!”

原来是周太太,她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周太太语气急促地说:我知道关医生与厉先生关系好,可不管我怎么求,关医生都不肯让我见你和厉先生。现在我弟弟被警察抓了,家里的珠宝公司也跟别人出了纠纷,再这样下去,厉先生是要逼死我们全家啊!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们一马吧!”

周太太哭了半天,见明若清毫无反应,她抬头一看,明若清满脸冷漠。

你应该问你弟弟做了什么事,而不是一来就求人放了他。”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弟弟虽然做事冲动,可你现在不也好端端站在这里吗?再说了,他当时根本就不认识你,如果不是你故意勾引他,他怎么会强行对你……”周太太激动地反驳。

明若清冷笑一声,这世界就是这么搞笑,总有恶人贼喊捉贼。

抱歉,我帮不了你。”

背后传来周太太绝望的尖叫声: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总有一天你也会尝到厉斯爵狠厉的手段!”

明若清回到病房,发现刚刚被周太太骂的男人这会儿正坐在里面,身边一群低着头不敢吱声的医生跟护士。

厉斯爵抬起头,有些不爽地盯着她:我不是说了,不许随便乱动吗?”

她有些好笑,走过去张开双手,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我现在好得很,四肢健全,能吃能睡,厉总,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厉斯爵淡淡道:行,叫上关山,让他跟我们一起回家。”

明若清愣住:叫他干嘛?”

有他在,我对你的身体状况会放心一些。”他随手拉住她出去。

关山垂头丧气地跟着他们出了医院,满脸的不甘愿。

厉斯爵想要讨好女人关他什么事啊?他辛辛苦苦一路读到医学博士,难道是为了给他泡妞专用?

出了医院大门,门口围着一群扛着摄影机的记者,见了厉斯爵和明若清,呜啦啦”一群人都围了上来。

我去!什么情况?”关山瞪大眼睛,满脸懵逼。

厉先生,听说您跟交往五年的明雅恬小姐出现了感情危机?”

插足您跟明雅恬的女人,就是您身边这位小姐吗?”

镁光灯不停闪烁,照得明若清连眼睛都睁不开。

厉斯爵脸色一沉,气场变冷,眼看他就要发脾气,明若清暗中抓住了他的手。

明知道是明雅恬暗中搞的鬼,她又何必踏入陷阱?

保镖们很快冲上来,拦住记者们,护送着明若清到了车旁。

明若清刚要上车,有人大喊了一声她名字,她下意识地回头,一个烂番茄砸到了她身上。

短暂的死寂之后,记者们激动地对准她,咔咔咔”一顿狂拍,这放上新闻网站绝对是头条啊!

厉斯爵动怒了,他薄唇紧抿,冷眸横扫记者们,刚刚还一派热闹的拍照声,全部戛然而止。

他护着明若清上车,自己打开车门上去,直到车子绝尘而去,关山才猛然醒悟,擦,他还没上车呢!

喂!你们两个!等等我!”

客厅里,明若清神色严肃地盘腿坐在沙发上,盯着笔记本上的一段视频,视频的标题十分瞩目:雅爵恋五年恩爱终成幻影,地表最强小三或成厉少新女友。

在一个看似是记者招待会的场景中,穿着素色长裙的明雅恬神情憔悴,她拿着手帕不时擦拭着泪水,眼眶红肿地说:抱歉,今天把各位请来,是想通知大家一个遗憾的消息,我与厉斯爵先生,已经决定分手。”

记者们一下子炸了,纷纷把话筒伸到明雅恬面前。

厉先生一直不近女色,五年来身边也只有明小姐一个女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二位分手?

莫非是厉先生移情别恋爱上别人,才导致明小姐心灰意冷想要分手?”

请问明小姐,分手是谁率先提出的?未来两位见面会尴尬吗”

明雅恬呜咽一声,欲语泪先流,末了,她别过脸,声音嘶哑。

这五年来,我对斯爵的爱都是真的,也许真的是我做得还不够好,比不上别人……”她顿了顿,强颜欢笑地又加了一句:当然,我也真心祝福他们。”

记者们敏感地捕捉到了问题关键:明雅恬被小三插足了!

明小姐你能否透露一下小三是谁?”

厉先生是否有给明小姐经济上的补偿?明小姐……”

最后的记者会,是以明雅恬悲伤过度,昏倒在现场而结束。

神通广大的B城媒体通过多方面的线人消息,挖出了这名小三,就是笔名为明若清水”的归国女作家,大量网友涌入明若清的作品官网,纷纷在下面破口大骂。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第19章 绯闻迭起

又是一个抢别人未婚夫的假文艺女青年!”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婊的女人?居然借着工作的机会勾引有维护妻的男人?”

抵制明若清水!打倒小三!”

明若清有些头疼地关掉网页,她不得不承认,明雅恬先发制人地打了一个胜仗,占据了舆论上的优势。

她无言地看向厉斯爵,现在该怎么办?

厉斯爵坐在吧台旁,倒了一杯红酒,淡淡扫了关山一眼。

你现在很闲?”

关山摊手:厉大少,我是医生,你女人现在活蹦乱跳,你要我怎么忙起来?”

沈叔养的那只宠物猫最近肠胃不好,你去看看。”他晃动了一下酒杯,眼皮子也不抬。

关山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重申:Hello,我是医生,我是拥有正经的博士学位的医生,将来还会是有可能当上院长的医生OK?”

厉斯爵终于抬起了眼眸,懒懒地问:所以呢?”

关山气绝,咬着牙负气地奔了出去。

你支开关山,是不是有话跟我说?”明若清走到吧台旁,一脸认真地盯着他。

他抿了一口酒,眼中浮起一丝欣赏的神情:聪明。”

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摆脱小三这个称呼?”她莞尔一笑,坐在高脚凳上托腮倾听。

厉斯爵目光端凝地看着她,半晌,抬起手,温柔地替她顺了顺耳畔的碎发,沉声说:带上七七,跟我举办婚礼,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

明若清呆住了:什么?”

他薄唇微扬,耐心地端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字地重申:我说,嫁给我。”

斑驳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春风正好,暖融融的,令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慵懒。

她愣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神智,一口回绝:你休想。”

大约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一个女人用这三个字拒绝他,厉斯爵扯了扯薄唇,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是愉快。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他沉下脸,表情甚至有几分孩子气的恼怒。

不跟厉斯爵结婚还需要理由吗?

他是所有B城女人的梦,嫁给他无异于跟全城的女人作对,况且,明若清回国的目的不是嫁人,而是为了寻找周空溯的下落。

理由是……”她犹豫片刻,大概是脑子坏了,竟然提口而出,我有喜欢的人了。”

厉斯爵身体一僵,盯着她的目光冷了下来,他在审视她是否撒谎。

她故作坦然地看着他,实则心里慌得一批。

是谁?”他咬着牙,双手抓住她肩膀,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是谁?”

明若清咬着唇,既然已经撒下一个谎了,她只能用更多的谎言来弥补。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还在找他。”

即便再喜欢她,自负如厉斯爵,也无法丢弃男人的骄傲,装作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他冷冷问:你跟他,什么时候的事?”

明若清低下头,惴惴不安地小声说:在国外那阵子……”

厉斯爵沉默了,他派人查过她在国外的经历,至少明面上,她的朋友和邻居没有人知道,她曾经交过男朋友,那么,这个男人又是从何而来?

很好,明若清,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惦记他多久。”他冷笑一声,拂袖离去。

明若清有些懊恼,说什么借口不好,非得说这样一个借口来得罪厉斯爵。

厉斯爵的心情,就是厉家上下的风向标,很快,别墅上下都知道,他心情恶劣的消息了。

沈管家不安地站在书房外,看着第三个被骂哭的女佣跑出来,抬起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应该啊,白天的时候,少爷还心情不错呢。

他谨慎地派人去请明若清来灭火,却被佣人告知,明若清婉拒了。

瞥见关山路过,沈管家急忙上前:关先生,要不,你去劝劝少爷?”

关山啃了一口苹果,耸了耸肩,满脸无所谓:他嚣张惯了,我正发愁,没人能治得了他,现在好不容易上天开眼,派个女人来折磨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沈管家瞬间明白了,原来厉斯爵这暴风骤雨般的心情,都是因为明若清啊。

这边,明若清一夜无眠。

次日一早,她就起床弄好早餐,琢磨着找个机会跟厉斯爵道歉。

瞥见他从房间出来,她急忙迎上去:厉斯爵……”

他视她如空气,与她擦肩而过。

明若清脸上的笑容僵住。

佣人替厉斯爵穿上外套,轻声问:少爷,晚上回来吃饭吗?”

他淡淡道:这几天公司太忙,再说吧。”

外面传来车子的发动声,明若清站在窗边,看着厉斯爵离去,抬手捂着额头,无力至极。

她把自己和厉斯爵的关系给搞砸了。

明小姐,你要真想修补和少爷的关系,不如去做一件事。”沈管家悄然出现,一脸担忧。

沈叔,我究竟做什么,才能让他开心呢?”明若清问。

沈叔凑过来,低声耳语几句,明若清怔了怔。

西郊墓园。

明若清牵着明七易的小手,抱着一束白菊花,找到厉斯爵母亲的墓地,慢慢蹲下。

墓碑上的照片里,是一张年轻明艳的少妇面孔,眸光温柔,就那样慈爱地看着明若清。

沈管家说,今天是厉斯爵母亲的忌日,她生下厉斯爵没多久,就因车祸去世。

厉夫人温柔善良,是个好女人,只可惜红颜薄命去得早,少爷嘴上不说,心里对母亲却极为在意,每年的今天都会去祭奠她,明小姐,你也带着小少爷去看看夫人吧,她若在天有灵,一定会觉得欣慰。”沈管家的话言犹在耳。

七七,跟奶奶问好。”明若清摸了摸明七易的头。

明七易乖巧地看着照片,奶声奶气地说:奶奶,我叫明七易,今年四岁啦。我爹地叫厉斯爵,是厉氏集团的总裁,我妈咪叫明若清,是一个写小说的作家。这是我跟妈咪第一次来看奶奶,以后,我们每年都来看奶奶,好吗?”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第20章 情敌相见

厉夫人温柔的目光,令明若清想起了白岚,如果厉夫人还活着,也许厉斯爵不会变得这么冷冽孤傲。

你怎么会在这儿?”身后传来脚步声,男声冷冽。

明若清回头,厉斯爵一身黑衣,撑着伞站在她面前。

沈叔说,这样做,或许你会开心。”明若清老老实实地说道。

明七易心里瞬间捏了把冷汗,妈咪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爹地。

厉斯爵自嘲地勾起唇角:在我面前,你连装也不愿装了吗?或者,这是你本来的面目!”

你希望我装?”明若清眸光清澈地盯着他。

厉斯爵往前一步,伞下,是他们的世界。

两人近在咫尺,雨声被完全屏蔽,彼此之间只有呼吸与针锋相对。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装一辈子。”厉斯爵眸光幽深,声音喑哑低沉。

四周忽然没了声音,全世界仿佛只剩下她和他,她怔怔地看着他,心里仿佛被投进一颗石子,泛起涟漪。

从墓园回来,明若清本以为,两人关系会改善,谁知道,厉斯爵真就回了公司,好几天没再回家。

果然,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总裁,脾气都如出一辙,富人的脾气向来都很差劲。

明若清盯着WORD文档,半个小时,喝了三杯咖啡,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呼出一口气,打开网页打算寻找一下灵感。

奇怪的是,平日里,只要她打开网页就能看到自己被人骂的新闻,但今天,论坛关于她的帖子竟然全都被删了。

明若清好奇地滑动鼠标,双眸紧紧盯着热搜头条。

原来,她的新闻已经被新出现的最新八卦新闻覆盖了。

这里面定然是有人买了流量,将自己顶下了神坛!

此时此刻,被B城人津津乐道的八卦不再是她插足雅爵恋”,而是厉斯爵与娱乐圈性感女星尹双双的绯闻。

点开热帖,一张高清大图跳入视线,某私人度假村,穿着吊带短衫的尹双双坐在跑车里,姿势亲昵地搂着一个男人的脖子,两人全身几乎贴在一起,似乎在接吻。

尽管男人只露出半边脸,眼尖的记者仍旧凭借车牌号,迅速锁定绯闻男主——正是厉氏集团总裁厉斯爵。

新闻标题也是很有意思了:明若清水惨成雅爵恋”替死鬼,地表最强小三实为性感女星尹双双?

在B市这样政商名流云集的城市,与娱乐圈女星传出娱乐新闻本就是记者们乐见其成的事,更何况这两人还都是传媒追逐的焦点?

如此一来,不仅没人再信先前的谣言,甚至有不少网友涌入明若清的官网跟她道歉,更有甚者,要为她免费充当律师,为其讨回公道。

危机解除了,还是以明若清意想不到的方式,她本该轻松,可为什么,心情竟有些怪怪的?

H酒店。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季崇言盯着电视上厉斯爵与尹双双的新闻,嗤笑一声: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季少,新闻哪有我意思呀?”一个女人走出来。

季崇言兴趣缺缺地避开她,起身抓起衣服穿上:看来,我得去找点有意思的事干了。”

商场里,明若清穿着一件白色宽松衬衣,搭配同色系包臀裙,踩着高跟鞋,微卷的蓬松长发衬托得小脸越发明艳,她仔细地打量商场里的烘焙店,一款款地选择甜点。

七七说,他同班同学要过生日,他想买这家店的蛋糕送给同学。

也不知道买三款不同的蛋糕够不够?

明若清盯着一款榛子蛋糕,冲店员笑了笑:你好,再帮我加一个吧。”

店员刚准备包装,有人掏出一张卡,干脆利落地说:这家店的蛋糕我全要了。”

可是,这位小姐刚刚先点的单……”店员一脸为难。

怎么,有钱还不能买你家几个蛋糕?”男人微微挑眉,语气里透着玩世不恭。

哪来的神经病?明若清不悦地看向他,瞬间愣住。

季崇言?

见她一脸吃惊,季崇言微微一笑:明小姐,好久不见。”

季先生喜欢吃甜点?”她严重怀疑季崇言就是想跟自己作对,季家大宅里的甜点师傅的手艺,可别这家烘焙店的好多了。

季崇言双手环胸,抬起下巴示意不远处,坐在露天咖啡座上等自己的美女。

我不喜欢,不过她想吃,我就买给她咯。”

原来是为了哄女人。

明若清试图跟他讲道理:这几个蛋糕对来说很重要,你能不能买剩下的就行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帮我做件事,我就答应你。”

女人正百无聊赖地刷手机,抬头见季崇言出现,立刻高兴地起身:崇言——”眼角余光瞥见明若清,她脸色立刻沉下来。

季崇言轻笑一声,抬手揽住明若清的腰,陌生男人的触感令明若清往外躲了一下,她轻咳一声,冷着脸说:马小姐是吗?季先生说你平时喝水都会长胖,让店里准备了一些无糖蛋糕,您看……”

马小姐脸色一变:把这些通通都拿走!”

果然,说女人胖就是戳中女人死穴,明若清愉悦地拿起自己要的蛋糕,脱离季崇言的掌控,又回头嫣然一笑。

对了,我刚刚听季先生说,他今天要跟马小姐求婚呢,祝福你们。”

季崇言脸色瞬间变臭:我什么时候……”

亲爱的,我就知道你爱我!刚才都是惊喜对吗?”马小姐激动地扑进他怀里。

明若清哼着歌离开,半路接到明七易的电话。

妈咪!我想吃A+餐厅的牛排,你可不可以帮我带一份回来?”

好,我知道了。”挂断电话,明若清踏进电梯,上了七楼。

家里,明七易盯着电脑里的监控视频,哼了一声:我就不信拆不散爹地和那个女星!”

天才宝宝出手,娱乐圈的头条一夜之间定将巨变,为了妈咪与爹地的幸福,他明七易有义务暗箱操作一番。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已完结,需要查看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即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