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都市小说《我的冰山总裁老婆》by百里听风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我的冰山总裁老婆作者:百里听风
  • 来源:ZW

社会都市小说《我的冰山总裁老婆》by百里听风最新著作阅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精彩简介:由作者百里听风创作的经典小说《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林枫孙明月,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一代兵王回归都市,与美女总裁老婆结婚成为男人中羡慕的对象。谁不知,结婚第一天后,便离了婚……随后,白富美女神倒追自己,火辣警花示好自己,邻家小女孩瞒着父母来见自己……让总裁老婆悔得肠子都清了。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第四章老司机,带带我!

这大晚上的,居然还遇到这种好事,老司机,能带我一个不?

眼看着鸡冠头那老手都要抓住美女的胸部,忽然他的背后便传来一道淡淡的笑声。

我靠!山鸡哥,真的有人经过!

紧紧抱着美女双脚的黄毛小混混瞬间毛骨悚然,被吓了一跳,冷汗都冒出来了。

鸡冠头也被一惊,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敢轻举妄动,也不知道背后的是什么人。

这条小路自己走了不下上百遍,晚上连条狗都没有,现在居然有人经过,他顿时慌了。

鸡冠头连忙扭头一看,看着街道旁小树林入口处的林枫,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等看清了林枫的样貌,心里却暗暗的臭骂了两句。

艹尼玛,原来是个小毛孩,也不过二十一二岁的大学生。

老子居然被这B玩意吓到了,草!

他对着地面狠狠的吐了一把口水,狠狠的在心里骂道。

你他么什么玩意,想参老子好事?

大哥,带我一个呗。这女人这么极品,两个人玩不来,得三个。林枫一脸奸笑的说道。

听到林枫的声音,美女像是见到了来自上帝的曙光,这不是刚刚在车上的帮自己治疗腿部的林枫吗?

看到林枫的到来,柳青青如同抓住救命草一样。

其实林枫走到小树林的出口不远处时,便发现了一个女性的手袋和化妆品散落在草丛周围,旁边还有一块被撕碎的衣服的布料。

那正是刚刚柳青青的手袋,林枫认得这个手袋,他可以肯定树林里头的正是自己刚刚认识的柳青青。

便加快脚步,向着树林里头走去。

这不,果然被两个男人挟持住的,正是柳青青本人。

救我,林……柳青青泪水直流,刚要大喊,便被鸡冠头捂住嘴巴。

我劝你赶紧滚,不然待会打到你满地找牙!

大光头捂紧柳青青的嘴巴,露出右臂上的一条青龙文身,在林枫面前晃了晃,露出凶神恶煞的模样。

他心里想着,这小子二十一二岁,多半也是大学生,凶他两下就会怂了,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但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些年轻人多半都会被自己的纹身吓到。

小屁孩,我劝你啊,还是乖乖的滚回家里找妈妈吧。待会我们山鸡哥要是火起来,估计你也要躺在医院好几个月了。

这时,抱住柳青青双脚的黄毛嘚瑟的说道,提起山鸡哥,脸上像是镶了金子一般自豪。

山鸡哥?哈哈哈!林枫不但没有害怕,还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这个名号,差点都笑岔气了。

说实话,这两个小混混也太恶心了,嘴角流满了口水,猴急得很。

看到柳青青哭的梨花带雨,尤为可怜,真他么不会怜香惜玉。

我在警告你一次,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今晚这炮,老子是打定了。但别在这碍手碍脚,有多远滚多远。要是大爷我火了,我就把你的门牙给敲碎!

这时,山鸡哥怒了,眉头紧锁,酒气也上脑了,拽紧拳头,示意要打爆林枫的脑袋。

这有什么,我这牙硬得很,核桃都能咬碎。不怕不怕,再说,野战怎么能不算我一个,毕竟我年轻力壮,英雄无用武之地啊!大哥!林枫指了指自己的牙齿,笑道。

算你老母!想捡山鸡哥的二手?滚你麻痹,滚远点,山鸡哥上完就到我!轮也轮不到你,你他么算老几!

这时,抱住柳青青的双脚的小黄毛忽然大声一吼,怒骂起来,声音大得惊人,就连一旁的山鸡哥都吓了一跳。

山鸡哥定了定神,看来收了个不错的小弟,整个人都有底气了,鼓起声音吼道:听到没有,我小弟喊你滚!再他么在这瞎逼逼,有你好受的!

可我不想滚。林枫摆摆手,露出无奈的表情。

山鸡哥顿时气坏了,他么的居然来了个不怕死的小子。

他再也不能忍了,坏他大事,如同杀他父母一般。

老子今天就把爆你的嘴,让你说不出话来。山鸡哥拽紧拳头,脱下身上充满酒气的衣服,目光凶狠的向着林枫走来。

这种二十来岁的小屁孩,他根本不担心,连忙冲向林枫,朝着林枫的嘴脸一拳打去。

山鸡哥虽然不高,但浑身肥肉,手臂背部全是纹身,一般人看到都会躲得远远的。

再说,一斤肉,十斤力。

他那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要是狠起来,一拳打中,普通人那受得了。

山鸡哥,干他。此时,小黄毛已经在一旁加油。

他心想,自己的老大,肯定不用两下,就能撩倒眼前这个年轻人。

林枫虽然看起来结实,但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大胖子的对手。

别打了……柳青青惊呼一声,她心里有些发慌,本来是希望林枫救自己的,但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害了林枫。

林枫见状,没有躲闪,反而戏虐的笑了一下,他轻轻的闪过身子,使得山鸡哥的拳头落空,左脚一伸,直接将他绊倒。

这一连串的动作,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大光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脚下一空,连忙摔倒在林枫的脚下。

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吃屎的模样,样子十分惨淡。

更巧的是,他的嘴居然刚刚好贴在林枫沾满黄泥的脚趾头上,厚厚的嘴唇含着了林枫发黄的脚趾。

柳青青和小黄毛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只看到山鸡哥在含着林枫的脚趾。

大哥,原来你爱这玩意啊?林枫看着脚下的山鸡哥,惊呼到。

靠!草拟吗!老子只是一时不小心摔倒而已。

山鸡哥连忙爬起来,浑身都是泥土,吐了一把口水,太恶心了,刚刚居然舔了林枫的脚趾。

但刚刚确实摔得太惨了,雍肿的身体都有些站不住了。

柳青青心头一颤,看到山鸡哥的模样,哭的梨花带雨的脸颊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山鸡哥,你没事吧?不就一个小毛孩吗?你那一拳能打出三百斤的力气,难道干不掉他?

此时,小黄毛看着这种情形,心头一横,一下重击直接将柳青青打晕,连忙跑前来,扶住摇摇晃晃的山鸡哥,质疑道。

瞎几把说什么,老子用三成的力都能放倒这毛孩。山鸡哥连忙大声叫道,装作一点事情都没的样子。

今天你刚成为我的小弟,这事,是你表现的机会。表现一下。

山鸡哥缓了缓踉跄的身子,示意小黄毛去对付林枫,虽然他没看清林枫的动作。

但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林枫不是简单的人物,先让自己的小弟再去试探一下。

小黄毛本来也没多大的胆子,今天刚刚拜了大哥。又喝了几斤白酒,看到柳青青这种极品,瞬间胆子大了跟着山鸡哥便横了起来。

本来等山鸡哥上完,就能轮到自己,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瞬间火都起来了。

小黄毛从地面捡起酒瓶子,往边上的树干一砸,顿时玻璃瓶破裂,露出尖锐的锋芒,瞬间成了而杀人的利器。

山鸡哥,心头一紧,这尼玛,这小弟比我还狠。

小黄毛似乎有所顾忌,显然,他有些慌张,但酒气上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握着玻璃瓶,一步步靠近林枫。

山鸡哥有些担心,他害怕会小黄毛会搞出人命,这事就闹大了。

但在自己小弟面前,怎么敢怂呢。不得不硬着头皮。

小黄毛离林枫越来越近,破裂的酒瓶子直接就要往着林枫的肚子插去。

这一下要是捅中林枫的肺部,那得当场死亡。

哪怕捅偏了,林枫不死也重伤。

眼看着那酒瓶子要插到林枫的肚子,但林枫却没有丝毫担忧,反而显得格外的轻松。

本来小黄毛以为这一下能直接放倒林枫,很快就会到血液四溅。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眼睛瞪得牛眼一般大。

这什么玩意!这家伙不是人!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第五章爆打山鸡哥

这黄毛脸色大变,既然刺不过去了,他就使劲往回抽了两下,结果纹丝不动。

小黄毛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林枫居然直接用手掌挡住了尖锐的玻璃瓶。

更震惊的是,这锋利的酒瓶子,别说杀人,就连牛皮都能割得开,但在刺中林枫的手掌,居然一点事都没。

别说流水,就连划开一道口子都没有。

小黄毛直接被吓到了,开始慌了,想抽回手中的酒瓶子,但却被林枫牢牢的抓住,不管他使多大的劲,都拉不回来。

小黄毛慌了,瞬间全身冷汗直冒,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山鸡哥,眼神慌乱,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干完就跑?这么没品?林枫戏虐的笑了一下。

林枫看着拔腿就跑的小黄毛,手中的酒瓶子一甩。

如同飞镖一般,速度奇快,直接射向小黄毛的后背。

破碎的酒瓶子深深的划过他的后背,划出一道血痕。

嗷!

这时,小黄毛一声悲鸣般的惨叫,划破寂静的树林,他已经顾不上后背的疼痛,屁颠屁颠跑到山鸡哥的背后。

山鸡哥,帮我报仇!一拳打爆那小子的门牙!你三百斤的力气,绝对可以。这时候小黄毛带着恨意,满脸疼痛的哭诉道,乞求山鸡哥出手。

山鸡哥看着这种无法描述的情形,一下子愣住了,但听到小黄毛的话,瞬间回过神来。

麻痹的,虽然没有看清林枫的动作。

但再牛逼,也是一个人类。

总不可能是超人,再说不能再小弟面前丢脸。

况且,他就不信干不死这小子。

接着酒意,在小黄毛的吹嘘下,山鸡哥充满信心。

虽然他一拳打不出三百斤的力气,但少说也有个百来斤,普通人,肯定受不了,只要打中林枫一拳,估计就结束战斗了。

抱着这种心态,山鸡哥鼓起勇气,再次向林枫冲去。

这次他显得更加聪明,步伐也显得有序,多打带削的拳头朝着林枫的门牙挥舞过去,每一拳都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他要打爆眼前这个小子的门牙!

他要证明给自己的小弟看,他是最棒的!

小黄毛看着自己的老大如此有气势,都兴奋得跳了起来,眉色飞扬,眼神中充满敬佩。

可下一刻,他再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一晚实在太诡异了。

他脑海中幻想着林枫躺在地面求饶的样子,漆黑的黄土下有着几颗散落的牙齿。

可,眼前的一幕,正是山鸡哥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撕心裂肺,整个人跪倒在林枫面前。

和脑海中想象的一样,但却换了一个人物。

散落在地面的,正是自己的老大山鸡哥的布满鲜血牙齿,满脸疼苦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发出一阵阵震撼人心的呻吟。

小黄毛这下真的慌了,汗如雨下,虽然他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他摊上大事了。

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恶魔,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便放倒自己的老大,他顿时酒醒了,急忙捂着插在屁股,屁颠屁颠的跑出了小树林。

自己的老大都被大得满地找牙,他可不想再碰到林枫这种疯子,三十六计,先跑为妙。

山鸡哥,本来以为自己打到林枫满地找牙,但万万没想到,被打掉牙的是他自己。

本来作为小混混,受点伤还没什么。

平时自己显摆这满身纹身,还有这身肥肉,大伙都会害怕。

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可牛B了。

就自己那嗓子一吼,丫的,那个家伙敢吭一声。

这回不但被打得牙都掉了几颗,还连对方的动作都没看清。

居然摊上了这么一个怪物,只能自认倒霉。

眼前的这个家伙,即便是拳馆的拳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丫的,根本不是人。

此时他连忙起身,也想学着小黄毛一样,一跑了之。

慢着。

山鸡哥只听见背后传来一道淡定的笑声,随后,他整个人便被活生生的提了起来。

刚刚不是说要打碎的我门牙

鸡冠头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有丝毫动弹。

刚刚吹牛B吹过头了,现在报应来了。

山鸡哥被林枫像老鹰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没有丝毫脾气,如果再惹怒对方,那后果可就惨了。

他马上露出谦卑的的神色,一脸道歉的模样:大……大哥,小弟我错了,今个我是瞎了眼,有眼不识泰山,求大哥放我走吧。

林枫眯着眼睛,一脸笑嘻嘻的把山鸡哥放了下来,轻轻的拍了拍他身上的黄泥,指着脚下的那几颗牙齿说道:不是要打爆我的牙吗?放过你?可以,喜欢调戏美女对吧?把你衣服都脱光,裸着回去。我就放你走。

山鸡哥一下子懵逼了。

这尼玛,居然要自己裸奔。

自己少说在观三街也是有头有面的地头蛇,认识自己的少说也有一百来个人。

让自己的裸奔,怎么可能,让帮派的小弟们看到,自己还上那混。

不,这绝对不行。

如果让别人知道其他人知道他的小秘密,那颜面何存,还不如死了算了。

大哥,你让我干啥都行,但起码给我留个脸……山鸡哥憋屈的说道。

你确定不脱?

林枫坏笑一下,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杀气。

山鸡哥看着林枫的眼神,瞬间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冷战,看着地面上自己的牙齿,回忆起刚刚的场景双腿都软了,自己的小秘密全都顾不上了。

别别,大哥,你说啥是啥。

山鸡哥原本是拒绝的,但在林枫的目光之下,坚挺的自己一下就软了,露出了一副比屎还难看的笑容。

在林枫的注视下,他乖乖的把身上布满酒气的衣服脱了下,紧紧留下一条内裤。

那身硕大的肥肉和肚腩,暴露在空气中,一Duang一Duang的!

哟!还塞了报纸,挺会装得嘛!这B给你满分!林枫看到山鸡哥裹着报纸的内裤,瞬间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这家伙,居然在内裤塞报纸。真尼玛的山鸡哥!

真特么不要脸!

这B装得过分了!

就这招,都不知道骗到多少无知妇女。

山鸡哥尴尬的笑了一下,内心狠狠的臭骂了几句。在观三街,他一直有一个称号叫做条野太郎,不管男女看到他的裤裆,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

用这招,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

多少男人冒名前来向他请教房中秘诀,这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骄傲,但今天,这个梦就要破碎了,他的脸该往哪搁。

山鸡哥咬咬牙,将塞着两张报纸的内裤脱了下来,剩下一个小牙签在微风中摇摆。

俗语说得好,风吹牙签两边摆。

不错嘛,挺大的。你可以走了。

听到林枫的话,山鸡哥头也不回急忙捂住自己的小牙签拔腿就跑,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了公交车,他再也不想碰到林枫这种怪物。

打跑了两个混混,林枫挠挠头,看着被小黄毛击晕的柳青青,有点不知所措。

走进过去,柳青青虽然被山鸡哥撕破了衣服,但在这种情形下,却显得格外的诱惑。

破烂不堪的衣服遮掩下,高挑的身材,洁白的肤色,还有那精致的容颜透着水蜜桃般的粉红。

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都会有反应。

啊……

林枫拍了拍脑袋,冷静了一下。

这个时候不能乱想事情,自己又要在九点半回家之前回家,但柳青青又不能丢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小树林不管。

况且她衣服破烂不堪,待会要是被其他流氓给捡尸一样捡走,那就尴尬了。

详细的思考了一番,林枫决定还是找个地方将柳青青安顿好再说。

扛起柳青青,林枫走出了小树林,往着大街上走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第六章火爆女警

走在大街上,还没等林枫拦车,不远处便有一辆十来万的小汽车向他开了过来。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男人,笑眯眯的,摇下车窗,问道:小哥,这么晚带着个女人不方便吧?来,我载你去宾馆。

多少钱?林枫问道。

林枫知道这是黑车,但这一路上也没碰到计程车,也就将就一下,问了价钱。

老男人定了定神,目光落在衣衫破烂的柳青青身上,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满脸奸笑,道不多贵,也就八十来块,这地,你再也找不到我这种良心司机了,再说,这么晚,也拦不到计程车了。

说着,老男人笑呵呵便下了车,拉开车门,示意林枫和晕倒的柳青青上车。

上了车后,林枫便在将柳青青放到右手边的座位,轻轻的拍了几下她那透红的脸蛋。

见到柳青青没有丝毫反应,林枫也不在理会了,得先找个宾馆住起来来。

车子缓缓的发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老男人也不知道在这大街道上绕了多久。

一个半小时后,终于,老男人将车子停在了一条偏僻寂静的街道边上,露出狡猾的眼神:前面就是最近的旅馆了。

林枫探头出车窗外面,不远处一个牌匾写着红艳宾馆四个大字,便摸出了一张一百块,伸到老男人的面前,一百块,不用找了。

老男人听到一百块,那张修长的马脸瞬间布满了黑线,你他么搞事情?

林枫一时懵了,刚刚不是说好的八十来块吗?

先前还在车上笑呵呵的老男人,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起来,死死的从倒后镜中盯着林枫。

老子为了载你来宾馆,花了多长时间,我说的是八十块钱,但那是美金!老子拉客,从不收人民币!

林枫一脸郁闷,这老男人,怎么说变就变,他摊开裤袋,我全身就这么一百,不要拉倒。

老男人目中泛着杀气,一瞬间怒了,给脸不要脸?老子就讹你钱,怎么了!

但很快,他那凶狠的眼光变得柔和下来,旋即露出邪恶的表情,指着林枫身旁晕倒的柳青青说道:小子,如果你把这女人给爷我玩一晚,这八十美金就不用你给!爷豪给你。

他本来是一名黑车司机,晚上专门出来讹钱的。

原本林枫这种穷逼,并不是他的目标,但在老远处便看到林枫抬着一个衣衫破烂,身材极好的美女,身体的邪火瞬间爆发出来,便把目标锁定在林枫身上。

他从来没有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人,要是能让他玩一晚,他短几年命都愿意。

这女人不能给你玩。林枫一脸无奈,将手中的一百块塞进裤袋,八十美金对吧?我有,不过想问一下,你这车门多少钱来着?

老男人原本怒火中烧,这是个硬骨头,准备掏出放在车头的小刀准备吓唬林枫。

没想到还没掏出刀子,这林枫救被吓到了,马上高兴起来,嘴角露出笑呵呵的表情,答道:不贵不贵,车门也就一万……

话音未落,他便被林枫的行为吓个半死,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车门。

只见林枫右脚轻轻一踹,整个铝合金制造而成的车门,如同豆腐一样,弹射到几米远,摔成一块废铁!

这……

老男人眼睛瞪得牛大,嘴巴里都能塞进一个鸡蛋,这可是钢制合金的车门,居然被一脚踢烂,这家伙绝对不是人!

林枫扭过头来,看着前座的老男人,笑道:八十美金对吧?我再翻翻裤袋,我应该够钱的。

老男人汗如雨下,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钢制的车门都被踢个稀巴烂,这一脚要是踹到自己身上,早他么完蛋了。

他那狡猾的模样全都消失了,露出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别别别,刚刚是开玩笑的,这是义务载大哥您的,还那敢收钱?

不收钱?那不行,老哥我还没有住旅馆还没有房钱。你浪费我时间,得赔给我林枫两手一摆,抬起右腿,示意要踹向左边的车门。

老男人老脸一绿,布满黑线,后悔死了:大……大哥,别,我赔你钱……

老男人很不情愿的掏出钱包,心如刀割,这是他讹了好几天的钱,准备掏出二百。

这一区的旅馆,最贵也就这个价了。

正当他还在犹豫的时候,林枫一把抓过钱包,将里面的钱全部塞到自己的裤袋里,甩会给老男人,有机会,还得坐你的车,便乐呵呵的抬起柳青青下了车。

老男人那还管那么多,要是林枫踹的是自己,自己早就升天了,两腿一伸,踩紧油门,以一百四十转的速度开去。

老男人的车子走远了,林枫抬着柳青青便来到旅馆门前。

红艳旅馆,牌匾上闪烁着红色的灯光,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爱她,便给她幸福。

旅馆的柜台前,一个嘴里含着香烟,头上秃了半块的大叔,带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在看着报纸。

老板有房吗?听到林枫的声音,老板的眼睛瞪得牛大。

这尼玛!好菜都被猪拱了。

他飞快的放下报纸,眼睛死死盯住林枫肩上的柳青青,一脸邪笑。

在他的二十四K钛合金眼睛的扫射下,他很快便察觉到,肩上的女人显然已经不省人事,从美女身上的酒气上能断定,是林枫这小子从酒吧门口捡回来。

麻痹的,这小子运气真好,捡了个这么狂野的美女,虽然她的身上被盖着林枫的衣服,但不难看出那火爆的身材。

真他妈羡慕死老子了。老板心里狠狠的臭骂一句。

很快,他便平息了脑海中的邪恶画面,毕竟自己也老了,能上也上不动了,脸上露出标志性的微笑:你要双人房还是单人房?主题房我们这边也有一间,包你爽翻天。

说着,他对着林枫使了使眼色,举起手中的大拇指示意,小伙子,你真棒。

林枫理解老板的意思,露出尴尬的笑容,这柳青青是昏倒了,身上沾满的酒气,全是那山鸡哥蹭到的,压根不是酒吧喝醉酒的美女。

单人房多少钱?林枫也没好气了,郁闷的问道。

两百。

那行,就单人房吧。林枫从刚刚老男人那抢来的一千块中抽出两张,递给老板。

登记号信息后,老板便递来一张房卡,轻轻的拍了拍林峰的肩膀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描述的寓意,乐呵呵的说道:三楼304,明天十二点前退房就可以了,小伙子,今晚辛苦你了。

林枫无奈的笑了一下,便走上三楼。

打开房门,将晕倒的柳青青放在床上。

到厕所洗完澡,走到床边,正准备帮柳青青换身上的衣服。

砰!

一声清脆的响声,房间的门被踹开。

木门上的锁头被踹坏了,一阵脚步声,几个警察冲了进来,带头的那个大声吼道:警察扫黄!全都蹲下!

这什么情况?林枫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警察便冲了过来,想按住他的头,锁上手铐。

林枫一个转身,轻松躲开了,我就是来住宿的!你扫黄关我什么事?

带头的是一个女警,挺直腰板,精致的脸蛋胜过柳青青几分,那傲人的身材,让人误以为这是在制服诱惑。

她眉头紧皱,眼神中泛着寒光,死死的盯着林枫,指着躺在床上衣衫褴褛的柳青青说道:这是什么?你说说!抓个正着!

这……我他么有在宾馆登记的,老板可以作证。况且,你看到我脱她衣服了?林枫没好气的说道,抓个鸡毛,我可是有老婆的男人,就算自己有这个心,也还没行动。

今个总算遇到个滑头的。别解释!我不听!再动我就开枪了!女警一听,像是吃了口香糖一样来劲,从腰部掏出手枪,死死的指着林枫。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第七章完蛋了,初吻没了!

林枫回头瞄了一眼床上的柳青青,那被山鸡哥撕得破烂不堪的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胸口,心里有些虚了。

但毕竟也没做过什么,自己连衣服都没脱,就算被调查也没事,尽管抓,反正我什么都没干,怕你咬我啊?

这次的案子,可是经过周密的布局,扫黄扫得不少,但没遇见这么无赖的,况且这是强奸未遂,女的还昏倒在床上,女警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从现场的证据来看,的确不能构成强奸的案子,这家伙确实还没下手。

来早了!她暗暗的狠骂道。

要是抓个正着,这家伙还能抵赖?就晚那么一分钟,估计这家伙裤子都脱了,都怪自己太冲动!

不过很快她又窃喜起来,还好来早了,不然看着这狡猾的家伙骑在那人的身上,不堪入目,恶心至极。

那行,既然这样,跟我走一趟,协助调查。

林枫虽然不愿意,但是以表清白,也就被女警押了上警车内,柳青青也被另一个警车给带了回去。

林枫被押在后排,一左一右,自己被挤到中间。

女警坐在他的左边,目光寒冷的盯着自己,生怕自己跑了一般。

从女警的脸蛋可以判断,应该二十四五岁,精明干练。

身上虽然被厚厚的制服裹住,但也遮掩不住那火辣的身材,凸凹有序,完美的比例,是男人梦想的类型。

那傲人的身材不输柳青青一分,甚至胜过她。

女警发现林枫正在偷看自己,目光锐利,似乎想要弄死林枫的意思。

车上的气氛十分紧张,车子缓缓行驶,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十分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林枫呼唤着旁边的女警,美女,叫啥名字呢?

闭嘴!,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没关系

女警她叫沈梦晨,市里头扫黄组的队长,专业扫黄已经一年多了,在她眼里最恨的就是这种好色的男人。

况且,这个男人不但好色,还滑头,更涉及强奸未遂的案子,只不过一时没有什么证据。

虽然没构成强奸,但只要把他带回局里头,还怕他不认?

她有一千种方法让林枫不打自招。

林枫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整个车子的气氛更尴尬了,就连前排开车的警察连音乐都关掉了。

这样吧,我给大家讲个笑话,一姑娘向一小伙子求婚,小伙羞怯的说:我的那里有点小,你介意吗?

姑娘问:有蘑菇大吗?小伙答:有!

新婚之夜姑娘冲出新房,仰天长叹!哭着要离婚。知道为什么吗?

前排的警车司机被吸引住了,暗暗的在思考,旁边的沈梦晨冰冷的脸蛋上露出狐疑,显然也在猜测。

前排的司机,虽然是老司机,但猜了好几次也没猜对。

林枫嘿嘿一笑,瞄了一眼旁边火辣女警,准备说出答案。

女子新婚第二天,破门而出,仰天长啸:天啊!金针菇……

哈哈哈!

车子上的警车一下都被逗乐了,全都笑了起来,居然是金针菇,这也太小了把!

沈梦晨也没人忍住,扑哧一声,美丽的脸蛋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是流氓,说得全是黄段子!待会到了警局,你就笑不出来了。她脸上的笑容,恢复了原来的冰冷,目光带着杀气。

不到二十分钟,警车便开到了警局,林枫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头。

房间里头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壁,一张桌子,和两张面对面的椅子。

前面还有一块单面玻璃。

名字,年龄,为什么和一个昏倒的女人在宾馆出现?

沈梦晨坐在林枫对面,冷冷问道,似乎对着犯了刑事的重犯一样。

林枫,21岁,因为晚上没地去,而且她也晕了,就带他去旅馆。

是不是你故意打晕她,然后带她上宾馆,好让你干那事?

我说了多少次,我没有干那事,你那只眼睛看到了!

你这什么意思!跟我来硬的?老实交代,这是我的主场,不到你横!

老实什么,我什么都没干,交代什么?

林枫被沈梦晨的话惹得有些火气,冷冷的说道。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

看到林枫强硬的态度,沈梦晨站了起来,捏紧拳头,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

队长,别,再这样干,你就要被处分了,上次你打断那个强干犯的第三条腿,已经受过一次处分,局长下了命令,如果你再打人,就不能调你去重案组。

一位大约三十来岁的警察,马上跑了过来,制止沈梦晨教训林枫。

他知道,自己的队长最讨厌好色的男人,这不,扫黄的犯人几乎都被她废了。

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出去!把门带上!

沈梦晨一声喝下,那精致的脸蛋上带着怒火。

兄弟,祝你好运。来劝的警察带着同情的目光看了林枫一眼,屁颠屁颠的走了出去,

沈梦晨反锁房门,拿起手中的遥控器,对着右上脚的摄像头一按,向着林枫走来,寒冷的目光杀气腾腾。

可这家伙,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气定闲游的坐在那,眼睛瞪得贼大,手里还在比划着自己的身材。

那锐利的目光,似乎将自己全身看透一般。

这下,沈梦晨更是火上浇油。

臭流氓,我不信还整不死你!

沈梦晨迈着大长腿走向临汾,摩拳擦掌,准备好好教训林枫一番,让他接受恐惧的审判。

……

美女,别装了,旺仔小馒头不丢脸。我能治。

可还没等她动手,林枫却已经开了口。

他通过手势的比划和观察,以阅女无数的经验分析,这个女警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其实是一个飞机场。

如此漂亮的女警,修长的大腿,美丽的脸蛋,但他么的居然是飞机场,这就尴尬了。

正好所谓,医者父母心,正所谓关爱馒头少女。

虽然这个女警对他很不友好,但本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态度,他还是说出了女警的病症,如果她愿意,林枫还是会帮她开发一下。

什么?

旺仔小馒头?

沈梦晨一下子懵了,内心暗暗的臭骂着。

自己那里是飞机场的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全身的比例都是完美的,是独一无二的美女,但唯独那里……

每当看到别人的大胸,她都会感到自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不是女人。

为了让自己自信,她不得不在胸前垫上几块气垫。

这个秘密,压根没有人知道。

但没想到眼前这个流氓,一眼就看穿了!

不能忍!今天非得教训他一番不可!

你才小馒头!你家的才是旺仔小馒头!

沈梦晨眉头紧锁,对着林枫怒喝道。

那里,我家那个,可大得很,下次介绍给你认识,可美了,跟你不相上下!

林枫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流氓!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梦晨小脸通红,鼓着嗮帮子朝着林枫走去!

去死!

沈梦晨当机立断,左脚猛然一用力,直接朝着林枫的弟弟踢去,她要这家伙断子绝孙。

林枫气定闲游的坐在那里,双腿一夹,锁住了她的动作。

沈梦晨单脚站立,扭动着小腰,想要甩开林枫的动作。

可能由于动作太大,小裤裤都暴露在林枫的面前,清晰可见。

粉红蕾~丝林枫眯着眼睛,鬼使神猜的说道,微微一硬,以表尊敬。

可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便更懊恼了,此时沈梦晨正怒火中烧,想要手撕自己。

混蛋!

沈梦晨不能用腿,那就用拳头,一拳砸向林枫,可她只有一条腿的重心。

拳头一挥,重心不稳,朝着林枫的身上倒去。

更巧的是!

她的嘴巴正亲在林枫的嘴上,夹杂着一丝湿润。

这感觉,真好。

软软的,甜甜的,像是吃了哈密瓜一样。

林枫闭着眼睛,细细的感受着这一切。

完蛋了!沈梦晨内心呐喊一声。

这可是我的初吻。

她差点哭了出来,自己初吻,居然给了眼前这个家伙,老天爷,这是在玩我把?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第八章他老婆是谁

正在林枫亲得正爽时,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起。

脚步声虽然不重,但林枫很快便擦觉到。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来了?

沈梦晨似乎也察觉门外到异常,连忙推开林枫。

如果被别人看到自己和林枫现在的动作,不知道会怎么想,估计得轰动整个警局。

况且林枫的嘴上,正有一个粉红的唇印,虽然不明显,但还是很容易能辨别出来。

林枫也意识到沈梦晨的初吻,正深深的印在自己嘴上,他可不想被别人看到。

赶紧擦掉!不然我杀了!

沈梦晨推开林枫后,整个人都抓狂了,精致的脸蛋上布满怒火,剑眉紧锁,一对小粉拳不停的朝着林枫打去。

这可是她的初吻,她可是要留给自己未来的老公。

如今,却给了眼前这个流氓,她恨不得手撕这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

房间的门虽然被反锁,但很快被撬开。

沈梦晨!你再动试试!

房门被推开,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肥头大耳,中年发福,身高略显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刘……刘局长,你怎么来了?

沈梦晨开始慌了,话语中带些结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进来的中年男人是江南市东区的副局长刘正言,年轻时破了很多大案,很快便被提拔到现在这个位置,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在局里头,乃是德高望重之人。

我要是再不来,估计就连退休金都被你搞没了!你是不是又要打人呢?

刘正言一脸怒火得说道,语气严肃不容一丝质疑。

自从沈梦晨进入扫黄组以来,警局的投诉就没停过,少的一个星期几单,多的一个月便几十起。

重点是,这些投诉来自同一个人,都是投诉沈梦晨打人。

沈梦晨是能干,进入扫黄组,不知道破了多少卖淫窝点,但,她打人的次数,比她破的案子还多。

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要是闹到局长里头,刘正言的退休金都不保,所以他赶紧出面制止。

刘副局长,这流氓可是强奸未遂,就差那么一点就毁了个女生的清白,我这也是为为民除害。

沈梦晨挺直身板,摸了摸那粉嫩的鼻子,一脸尴尬的对着刘正言说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办事给力,但也不能老打人啊。

把他放了把,今晚就到此为止。

刘正言有些不耐烦,示意让沈梦晨把林枫放了。

局长!不能放啊!这混蛋,刚刚才夺走了我的……

夺了你什么?刘正言疑惑的问道。

沈梦晨显然没有放过林枫的意思,刚说出的话,很快就吞回肚子里头,差点说漏嘴了。

没没没……但这家伙犯法了,起码也得扣留他24小时!

虽然局长发话了,但沈梦晨还是想给这个家伙来电教训,最少也得扣留他一天,让他享受一下牢房的滋味。

刚刚孙氏企业的孙明月带着律师来保释他了,你把他放了得了。你就别再闹事了。

刘正言戏谑的笑了一声,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悦。

虽然他自己也不太相信,但这确实是事实。

孙明月堂堂一个大总裁,却来保释一个流氓,多半有些猫腻。

什么?

孙氏企业?孙明月?

沈梦晨一脸震惊,嘴巴呈现出一个0型。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只要不死,一天都有大新闻!

孙明月是江南市第一大美女,所有男人中的梦中情人,孙氏企业总裁,冰山女王,驰骋商场的女强人,居然会保释一个流氓?

沈梦晨一脸质疑,但刘正言说的话,肯定没假。

既然律师都保释了,也就暂且放过这个混蛋。

哼,今天你走运了,以后最好别栽在我手里,不然有你好受的!

沈梦晨冷冰冰的说道,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把林枫放了。

美女,我记住你了!林枫记下了沈梦晨这个名字。

林枫看着长腿女警,说道。

对于这种类型的女人,他还是挺喜欢的。

等柳青青醒了,你就知道你搞错了。

林枫临走前,留下那么一句话。

他知道,只要柳青青醒了,便会真相大白。

江南市东区警察局。

此时孙明月正半依在一辆宝马车门前,一脸冰冷的站在月光下。

自己的刚结婚半天的老公,竟然被抓到警察局里头。

更甚的是,居然还灌上强奸未遂的罪名,这让她很丢脸。

当警察局的人打电话给自己,自己还以为是小事。

当她知道林枫是强奸未遂被抓进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孙明月对林枫的印象非常不好,但毕竟还有一年的婚约,只好找律师保释他出来。

林枫,我对你很失望!

看到林枫从警局的大门出来,孙明月没有看他一眼,面带冰霜。

她对林枫失望透了。

砰!

孙明月坐进宝马车里头,发动油门飞驰而去。

老婆,听我解释啊!

看着那飞驰的宝马,林枫长叹一口浊气。

自己的老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又把自己丢在路边。

一天之内被老婆丢下两次。

林枫也是很无奈。

摸了摸空空的口袋,钱都拉在宾馆了,只能步行回家。

林枫掏出江南市的地图,在漆黑的路灯下,慢慢前行。

这时,警察局里头,扫黄组的一名警察,拿出林枫的调查报告,跑到审讯室。

沈队,刚刚你让我调查的林枫,压根没有他的资料。

这个人像是在互联网消失了一般,如同空气一样,就连超时行驶的犯罪记录也没有。

不过,只查到了他今天有在民政局登记过,今天刚结的婚。

这个警察拿着手中的报告,向着沈梦晨报告到。

一旁的刘正言也略带疑惑,眉头紧锁的聆听着。

这种流氓也有老婆?快告诉我,到底那个女生那么倒霉,嫁给这个混蛋。沈梦晨一脸嘲笑的说道。

报告队长,她老婆刚刚来过。

来过?刘正言一脸茫然问道。

是的,刘局长。他老婆就是孙氏企业总裁,孙明月。

小警察按照报告的字眼,仔细的禀报。

扑!

刘正言嘴里的茶都喷了出来,手中的酒杯不停的抖动!

什么?

孙明月是他老婆?

那个江南市绝世大美女,身材火爆的冰山女总裁,居然是他刚领证的老婆!

沈梦晨看着手中的报告,一脸震惊,嘴角抽搐起来。

……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林枫便来到了孙明月住的半山别墅。

别墅很大,林枫早上就来过,但没有进过里头。

屋子里头还有着灯光,但林枫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开。

只有一个女佣在窗外探头出来,示意林枫别敲了。

显然,孙明月让工人不开的。

林枫苦笑一声,坐在大门的台阶上。

这是他第一次如到如此落寞,第一次感到如此失败。

从小,被家族抛弃,爷爷带着自己逃到国外。

履行婚约,完成爷爷临死前的遗愿,本以为取了个美女老婆,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没想到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一个兵王,驰骋非洲大陆,无人能敌,居然被拒之门外。

林枫怎么也没想到回是这种后果。

夜深人静,外面刮着寒风,别墅里头。

孙明月冷艳的脸蛋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

四月的晚上,霜雪布满了窗户,她知道外面很冷。

她有好几次,都站在门前,想让林枫进屋子里头取暖。

但一想到自己刚结婚的老公,居然背着自己,强奸妇女,还要被逮到警局,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最终咬咬牙,没有开门,很快便睡着了。

然而,她却不知道门外的林枫已经下定决心跟她离婚。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