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夏以安by睡妮

  • 时间:
  • 小说高冷老公惹不得作者:睡妮
  • 来源:ysg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夏以安by睡妮

《高冷老公惹不得》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高冷老公惹不得精彩简介:《高冷老公惹不得》是由作者睡妮倾情创作的一本原创小说,夏以安是书中的主人公。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寒心似铁,摒弃所有的恩情,转身遇见了他。席鹰年,冷清嗜血,A城庞大财团的神秘帝枭,翻云覆雨只手盖天……夏以安知道,未婚的他即使有个5岁的孩子,依旧抵挡不住全城女人对他的趋之若鹜,可他却在选择了声名狼藉的她。婚后——明明说好只管照顾孩子的她,却被他压到逼仄的角落,黑暗中他像一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一章

以安小姐,再用力一点,孩子就快出来了--

医院,医生满是担心的声音充斥着紧张和害怕。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满脸汗水,湿透了的刘海黏在脸上,她脸色苍白唇瓣干涸,贝齿咬出下唇,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似是使出了浑身的最后力气。

啊--

划破天际的尖叫声,伴随着婴孩的响亮无比的哭声,床上的女人累极了,她渐渐阖上眼睛,来不及看那孩子一眼,内心却为这新生命的到来悲喜交加。

是个男孩。

恍惚中听到医生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女人嘴角困难的勾起欣慰的笑容,下一瞬间疲倦的眼皮重重的阖上,她真的累了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木棉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红色的花瓣洒落在车顶,滑落在摇下的车窗,飘进车子里。

Boss,孩子生下了。

车子的后座坐着一个浑身散发着矜贵气息的男人,站在外面的随从恭敬的将襁褓中的婴儿地给他。

那婴儿落入男人怀里,倏然大哭起来。男人微微皱着眉头,深棕色的眼底泛出一抹不耐。他动作生疏的抱着那孩子,但大手却不由自主的轻拍着怀中的孩子。

孩子许是得到了安慰,终于停下哭泣,瞪着大而黑的眼睛,非常好奇的看着他。

男人的心莫名的柔和下来,讳莫如深的眼眸眯起,这才缓缓开口:开车!

得到他的命令,车子即刻启动,远远的拉开与医院的距离。

车胎下的尘土飞扬,红色的木棉花被碾在地下,如血般鲜艳刺目。

五年后,A市,盛夏的季节,红色的木棉花肆意怒放,灼灼其华。

精神医院门口,一个高挑身材的女人从里面走出,她有着一头及腰的黑发,像是绸缎似的包裹着她看似孱弱的身体。

被人当做五年疯子的夏以安终于站在日光之下,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女人的唇角倏地勾起,一抹冷艳的弧度瞬间上扬。

她,夏以安,终于出来了!

以安,恭喜你出院。

早早等待在那里的林妈穿着朴素的衣服,满脸欣喜的迎了上去,林妈是夏以安从小到大的保姆,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母女。

夏以安看到林妈,原本黯淡的眸子突然亮起,那张精致的脸蛋素面朝天却依旧美得动人,她走上前一把抓住林妈的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迫切的问道:林妈,孩子找到了吗?

传言夏家千金夏以安,五年前未婚先孕,之后生下死婴而精神崩溃,被夏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以安,那孩子,那孩子他不是早就夭折了。

林妈低下头掩饰着眼底那抹悲伤,同时的担心的看着夏以安。

呵呵,真的死了吗?

夏以安冷笑几声,早在精神病院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人人都说她生下了死婴,可是明明那时候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他们不放过我,连同我的孩子都不肯放过吗?

夏以安唇角勾起嘲弄的弧度,眼底迸发的是无穷无尽的恨意,一语双关的讥讽道。

以安,当年你该告诉老爷孩子的父亲是谁,或许老爷就会宽恕你的。

林妈见夏以安的脸色,感觉眼前的她陌生了许多。当年若不是夏以安拼死保护着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至于被夏霸天彻底的放弃。

呵,宽恕?

五年前发生的一切真相谁又会在意呢?

她夏以安的人生简直是一个笑话。

继母和妹妹的精心设计,在她18岁的成人礼上给她下药,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

一个月后,意外怀孕,却在妹妹的错意下,以为和自己那一夜欢情的人,是自己深爱多年的未婚夫。

18岁那年,她未婚产子,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家族名誉彻底抛弃。

原来一切都是个计划。

她受刺激而早产,生下孩子却被通知是个死婴。

所有的一切,让她当时的情绪彻底崩溃。

父亲毫不留情的直接将她送入精神病院,这一送便是五年。

五年来,亲人对她不闻不问,她被剥夺母亲留给她的继承权,被送入生不如死的精神病院,以及还有那生死未卜的孩子。

她从众星捧月的夏家大小姐,成为谁都可以碾压的蝼蚁。

曾经是夏以安,是个又笨又蠢的无知女孩。她相信亲人,相信爱人,结果却被他们亲手的毁掉了人生。

不过没关系,她终于重见天日了。好在她还年轻着,有着大把大把时间来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孩子,夏以安笃定着孩子一定是被他们藏起来了!她要找到孩子,然后亲手,加倍的彻底的毁掉他们!

林妈,我要回夏家。

夏以安停止了自己的回忆,嘴角倏地勾起一抹冷笑!

她要回夏家,找到那孩子的下落,她依旧不相信那孩子已经死了。

以安,你、你最好不要今天回去。

林妈脸色为难着急,声音吞吐的说道。

眼底全是对夏以安的同情,这孩子是她从小到大看着长大的,却在18岁那年遭受了从未有过的痛苦。

今天,是希爱小姐跟霍家少爷的订婚典礼。

林妈低下头继续说道,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氤氲着一层泪光。

夏家对夏以安的残忍,让林妈倍感心疼。如今的夏家,大概早就不记得还有个夏以安存在。

她早已经被彻底的抛弃了。

霍泽。

夏以安冷笑几声,那个被夏家钦点的女婿,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娶她的青梅竹马,那个她曾深深以为怀上的是他的孩子为此不惜一切代价要生下的男人。

既然妹妹订婚了,我这个姐姐怎么可以不到场祝贺一下呢?

夏以安收拾一切情绪,嘴角露出冰冷刺骨的笑容。

出院的这一天,夏以安23岁,她步伐平缓的走在马路上,两旁的木棉花瓣飘在她的肩膀上,花瓣飘散的瞬间映着那女人绝美的脸庞,她勾起唇角,冷冽的笑容给人一种格外妖冶的美感。

五年了,她夏以安回来了!该是一切还债的时候了!

第二章

夏家别墅,偌大的庭院此时正举行着一个看上去很温馨的订婚典礼。

夏希爱一身白色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很是完美,站在她身旁的温润男人正是霍泽,霍泽看起来是个很干净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燕尾服,俊秀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和夏希爱招待着到场的宾客。

霍泽,席先生今天真的会来吗?

夏希爱化着精致妆容,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附在霍泽的耳边轻声问道。

A市的第一帝少,席鹰年,几乎是没人不知道的神话人物。

但由于他为人低调,能见到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霍家和席家有些远亲关系。

之前简夏两家都对他发出盛情的邀请,希望席鹰年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但霍泽并不确定他会不会来。

再等等看吧。

霍泽亦四周张望,很明显对席鹰年很是看重,他安抚着夏希爱,脸上带着一如既往温和的浅笑。

熟悉的小径,夏以安踏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原本冷然的表情有些触动,前面就是夏家了,这个她最熟悉的地方,此刻从里面源源不断传来的欢声笑语,是那么的刺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

嘟嘟--

正当夏以安走神之际,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汽笛声,她条件反射的回过头,刺眼的车灯骤然亮起,脚下一个不小心,夏以安的身体顿时不平衡朝前倾去。

就在那辆迈巴赫快要撞到跌倒的夏以安时,车子猛地一个急刹车,车胎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划破天际,夏以安一阵头晕目眩。

你没事吧?

一阵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夏以安睁开眼睛,和来人四目相视,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随后一言不发的起了身

Boss,好像是个哑巴。

刚刚和她说话的男人,很快用着一种恭敬的语调对着车内的男人报告着。

只见车窗微微摇下,迈巴赫的后座的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完美的侧脸在阳光的照耀格外惹眼,浑身散发的矜贵气息,气场强大,让人不敢靠近。

夏以安眯眼,莫名的有种熟悉的感觉。

十分钟后我还有场会议。

席鹰年并未理会助理的话语,头抬也没抬,双眸始终落在放在膝上的笔记本电脑,冷漠的语气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个男人也太狂了?十分钟有个会议,那么他要花几分钟来参加这场婚礼呢?

夏以安皱着眉,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是,是,我立刻解决。

助理模样的男人,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塞进夏以安的手上,说着便着急的上车。

道歉!

就在那辆迈巴赫重新启动的时候,夏以安骤然拦住他们的去路,目光冰冷的说道。

哟,原来不是哑巴呀。钱都给你了,赶紧给我闪一边去,耽误我们Boss的会议你负担不起!

助理趾高气扬的说道,语气里带着嗤笑。

给我道歉!

夏以安对助理的威胁根本置之不理,她双手撑在车头,那对漂亮的眸子里荡涤着冷漠的倨傲。

你还讹上我们了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我

助理又气又急,正准备下车的时候,后座的男人似乎抬起了眼睛,朝着挡在车子前面的夏以安看了一眼。

开过去!

未等助理说完,后座的男人慵懒的开口,声音低沉而漫不经心的落下。

什么?

助理满脸惊吓的回过头,开过去?这是要撞死人的节奏?

男人没再说话,他看了一眼腕表,俊魅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的表情。

助理心惊胆战的回过头,双手汗津津的握住方向盘,Boss都下命令了,他不敢不做。

索性眼睛一闭,脚下重重的踩着油门。

车子快速朝着夏以安碾压过去。

夏以安瞪大眼睛,她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直接朝她开车。

但她却丝毫没有躲闪,双眸灼灼的盯着那男人看去,丝毫不肯妥协。

车子撞上她的膝盖,她猝不及防的倒下。就在车子快要从她身上碾压过去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顿时响彻云霄。

阻止车子停下的不是充当司机的助理,而是后座的高冷男人。

Boss,我,我杀人了吗?

助理从始至终的闭着眼睛,他满脸大汗,语气带着害怕问向席鹰年。

席鹰年懒得理他,轻皱着眉头,径直的下了车。

男人走到夏以安面前,高大如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半仰在地上的夏以安。

夏以安睁着黑眸,毫无畏惧的迎上这男人的目光。

久久的对视,一道锋利,一道倨傲。

小姐,用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只会涂添我对你的厌恶。

席鹰年清冷的声音冷酷无情,好看的薄唇勾起了一抹嘲弄的弧度。

先生,你也是刚刚出院吗?有病就要及时治疗,记得吃药。

夏以安嗤笑,随后快速从地上站起。自己这才刚刚出院,就遇到了一个病友,真是可笑。

看来你有病的份上,我不计较你刚刚无礼且没风度的行为。

还没等席鹰年开口,她轻拍着身上的尘土,懒得再跟这个男人继续浪费时间。

说罢,她转身朝着夏家的方向走去,身形倨傲。

席鹰年看着夏以安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玩味的浅笑

霍家,悠扬的钢琴演奏伴随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在席鹰年到来的那一刻,达到了鼎沸。

席先生来了!

真的是席鹰年!天呐,不愧是夏家,连席总这样的人物都能邀请到场!

可不是说嘛?这南都啊,夏家霍家都是名门望族,霍家和席先生还有些亲戚关系呢,真可谓强强联手啊!咦,席先生前面那女人是不是夏以安啊?

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着,霍泽和夏希爱的目光很快也顺着客人的视线探了过去,正当两人满脸欣喜恭迎席鹰年的时候,夏以安宛如惊雷的出现在顾慕两家人的视线里。

震惊和诧异,让所有人惊愕不已。

夏以安,她怎么在这?

第三章

以安,你怎么会在这里?

率先开口的人是霍泽,向来温和的他此时面目有些狰狞,他伸手想要试图扯着夏以安的手臂,却被她灵活的躲开。

姐姐,你出院了怎么不通知我们呢?爸爸肯定会去接你的。

夏希爱罕见显得淡定,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她早就知道今天是夏以安出院的日子,也故意将她和霍泽订婚的日子订在今天。

她笑脸盈盈的迎上去,一副姐妹亲热的模样。夏以安看着夏希爱这张伪善的脸,恨不得上前亲手撕了她。

霍泽,今天我来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夏以安直接无视夏希爱的主动和示好,黑瞳看向霍泽,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霍泽那张清秀的脸上因为夏以安的到来,很明显的多了一抹愠怒。他毫无客气的拒绝着。

是吗?不想跟我单独谈,那我们就当众谈?

夏以安冷笑,高高仰起头,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抹深不可测的威胁和冷意。

这句话,顿时摄住了夏希爱和霍泽,今天是他们的订婚礼,若是被夏以安给闹得鸡犬不宁,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姐姐,我知道你跟霍泽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你也知道你们早就分手了,他如今就要娶我了,你可不要闹,爸爸还在后面呢,让他看见了,指不定又要将你送回精神病院。

夏希爱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话语如刀锋利,句句珠玑,刻意划起夏以安内心的伤疤。

既然你也知道我们分手多年,和他单独说几分钟的话,你又担心什么?

夏以安不动声色看向夏希爱紧紧抓着霍泽胳膊的手,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不屑的反嘲。

你!

夏希爱很明显被夏以安戳中心事,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出现一抹稍纵即逝的愤怒。

好,我跟你谈。

霍泽终是退步,两方家长此时还在后面招呼着客人们,他在夏希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抚慰的吻,随后和夏以安一同走向旁边的角落。

始终站在一旁沉默的席鹰年,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Boss,这不是刚刚那个害得我们会议迟到的女人嘛?现在我们还要去开会吗?

助理Jason站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既然迟到了,那就留下来看看好戏。

席鹰年挑眉,沉声落下。

这下轮到Jason懵了,Boss从来不关注任何闲事,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要留下来看八卦?

席鹰年勾唇,深棕色的眼眸荡涤一抹讳莫如深的光芒,看向夏以安。

席叔叔,你不要介意。这是我的姐姐,她呀这里不清楚,在精神病院呆了五年,让你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等到霍泽和夏以安走远,夏希爱这才将目光放在席鹰年身上。按照霍泽和席鹰年远亲的关系,席鹰年虽只比霍泽大几岁,按照辈分却是叔侄关系。

夏希爱这样称呼席鹰年,是很刻意的在讨好靠近。

这就是传闻中A市第一神秘帝少,席鹰年!

一张雕刻般的脸,高而挺的鼻梁,性感好看的薄唇,特别是那对如同钻石般的眼眸,危险而迷人。浑身散发着矜贵的气息,配上他男模一般的身材,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多么完美的男人啊。

夏希爱竟有些看呆了,席鹰年的存在让所有的人变得黯淡。

叔叔?我并不记得我有你这个侄女。

席鹰年漫不经心的挑起眉头,对于夏希爱的示好根本不屑一顾。

夏希爱顿时满脸诧异,看着席鹰年转身离去的背影,垂下的双手愤怒收紧!

席鹰年的话毫不留情地打她的脸!这个男人也太不识好歹了!

而席鹰年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不远处的夏以安身上。

这个女人冷静而机智,大胆且聪明。

精神病院?他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女人,会在精神病院呆过。

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吧!

另外一边,霍泽表情嫌恶的将夏以安带到角落,他目光冷冷的看向她。

我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

夏以安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曾经陪伴着她那么长的青春岁月,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是和这个叫做霍泽的男孩一起度过。

在精神病院的那五年,她曾经多么希望着,孩子就是霍泽的。

是她和她深爱少年的结晶。

呵,夏以安,你还真的以为我当年睡了你?你这么贱,别说睡你,就是触碰到你,我都觉得脏。

提起孩子,霍泽顿时面色狰狞,眼底燃烧无比的愤怒。他话语锋利恶毒,一字一顿的将夏以安打入无底的深渊。

啪--的一阵脆响,夏以安打了霍泽一巴掌。

霍泽,我的孩子在哪里?

她忍着眼眶的酸涩,声调猛地提高。是她太天真,直到现在竟然还存在着一丝可笑的幻想。

但是那孩子明明不是死婴,一定是他们把他藏起来了。

那个孽种生下来就死了。你的孩子,在地狱呢。

霍泽突然笑得诡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掠过一抹报复的快感。

这一切都是你背叛我的下场,在我面前装清楚,却被别的男人随便睡。夏以安,你真贱!

霍泽每句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朝着夏以安的心口插进去,用力搅动。

夏以安看着眼前的霍泽,突然之间清醒了。

她怎么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曾经背叛过她的男人身上。

她怎么可以忘记精神病院那五年生不如死的生活。

她怎么可以忘记是眼前的这些人将她推向地狱。

是啊,我夏以安就是愿意被任何男人睡,也不愿让你碰。祝你们新婚快乐,你们欠我的一切,还有我的孩子,我都会十倍的讨回来!你霍泽永远都是我扔掉的男人,一切,只是开始呢。

夏以安笑得格外妖冶,即使五年精神病院的生活也消磨不掉她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骄傲。她不屑的看着霍泽,修长的手有意无意的轻抚他的脖子。

霍泽被她的那席话气得不行,但却也不拒绝她的gouyin。

夏以安,你在做什么?

正在此时,夏希爱猛地出现,一脸震怒的尖叫着,她的身后还跟着夏霸天和冯美娇!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高冷老公惹不得》即可,不要忘记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