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洛珞by沧漓

  • 时间:
  • 小说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作者:沧漓
  • 来源:ysg

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小说全文免费看-主角洛珞by沧漓

《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精彩简介:《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是由作者沧漓倾情创作的一本原创小说,洛珞是书中的主人公。书中主要讲述了:情窦初开,她恋上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赌王。于是她无所不用其极地追逐他的踪迹,乐此不疲地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殊不知到最后她成了老鼠他成了猫!当她被吃干抹净后,他邪邪地挑眉,“宝贝,我等你很久了!”

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小说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东京银座,BBgil顶级会所。

奢侈的布置,从地板到墙壁,均嵌着全天然的紫色水晶石。在镭射灯的照耀下,水晶不断闪动着耀眼的光芒,把整个会场渲染的极具梦幻色彩。

会场中间的一个小型旋转舞台,这是所有来到此处寻欢的男人最喜欢的一个地方:梦幻舞台

每到午夜十二点,这梦幻舞台便会缓缓升起,露出一个透明的且装满了绝色美人的所谓的金鱼缸。

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她们会成为专门来到这里的男人们的猎物。

此时,男人们的眼球里面充满了兴致盎然,很多已经开始泛着绿光了!

化妆室里,洛珞紧张的看着秒针在一点点划过,白皙如玉的身上,泛着密密麻麻的细汗。

在场也只有她穿着比基尼,为了遮住性感的小屁屁,她还束了一条薄纱,虽然近乎透明,但起码比没有要强。

十二点整,只听得‘叮’的一声,姑娘们迅速钻入了那早就等候着她们的透明金鱼缸。洛珞深吸一口气,紧张地走进鱼缸。

鱼缸在一阵扣人心弦的音乐中慢慢升起,姑娘们的眼底满是期待和一丝迫不及待。似乎,习惯了这种日子的她们,已经深陷且无法自拔。

鱼缸停在了舞台中央,被闪烁的水晶反射,更显梦幻。鱼缸四周围满了男人,个个兴致盎然。

洛珞黝黑的眸子鹰一般在寻找着目标。环视一圈之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俊俏男人身上。

不,确切的说,是他的脖子上,那里挂着一枚黑色玉锁,是她此次前来的目标!

这男人长相英俊,身形高大,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套在他的身上,更显尊贵。

他并未注意到洛珞的眼神,而是随意的瞟着鱼缸里的美女们,并没有开始饥不择食的行动。

洛珞眼底不由得露出一丝焦急,怎么办?她必须要快点完成任务,否则怕是来不及了!

顿了顿,她灵机一动,故意一个踉跄扑在了鱼缸上。

她一根小指似不经意的撩起了腿间的一缕薄纱,露出了大腿处一个淡淡的蝎子图形,蝎子惟妙惟肖的在大腿左侧,让人略感惊悚和刺激。

顿时,在场的男人眸色一亮,迅速窜了过来。

成功的吸引到男人们的眼球,洛珞却很不好意思的站直了身子,对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围观的男人们均一副失望的表情,并且把垂涎的目光从洛珞的大腿移到了她的腰际。

那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人群中,他怕是最有定力的人了。

看到现场男人们开始躁动要选人了,洛珞心中焦急万分,用眼底的余光打量到那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还在犹豫,她急的抓狂。

万一被别的男人选走了,那她可真算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她!

片刻后,这男人忽然大声到,洛珞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的手心里,竟然全部是汗水。

总统套房里

洛珞钻出浴室,潮湿的秀发并未吹干,身上束了一件厚大的棉质浴袍,脸颊还滴答着没有擦干的水滴,宛如出水芙蓉般精致诱人。

她迈着莲步走向从进门后就一直坐在沙发的男人,一双迷离的眼睛不断发着光电,魅惑的看着他。

叭!

俯下身子,洛珞张嘴做了一个妩媚至极的飞吻,她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腿,在男人的大腿上轻轻蹭着,凝脂般的肌肤透着一股沐浴后的香气。

男子始终都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洛珞,一双黝黑的眸子里,闪动着让人无法捕捉的讯息。

洛珞淡然一笑,娇嗔道:先生,你把我叫过来,就不打算随便处置人家吗?嗯,随便哦

洛珞瞳孔中传递的讯息似乎是:快点吧,随便怎么蹂躏,咳咳,怎么享用!

男子抬眼睨着洛珞,似在分析她言语的真实度,且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她那不安分的脚趾头。

难道我还不够惹火吗?

洛珞嘟起嘴,不经意的扯了扯身上的浴袍,露出了左腿上的淡淡蝎子印记,男人的眼球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什么时候纹的?

不知道啊,漂亮吧?洛珞耸耸肩,不打算就这个印记的问题回答太多。唉!不要我,那人家走了!

洛珞风情万种的抖了一下浴袍,露出一截光洁如玉的脖子。男人并未发现,在她的耳根处,那绯红的肌肤与她的魅惑的俏脸根本不一样。

妖精!男人他隐忍不住,冲上前一把抱住了洛珞。

讨厌,你还没洗澡呢!

等我!

男人嘴角微翘,抬手捏了一下洛珞的鼻头,迅速闪进了浴室。

趁男子洗澡不注意,洛珞瞬间弹开食指的戒指,把那颗蓝宝石后面冒出的一根细如发丝的微型针夹在了指间。

她整了整自己的浴袍,把能露的都露了出来。比如脖子,比如大腿,比如那一条非常深的事业线。

片刻,男人未着寸缕的走了出来,身体还在不断的滴水,结实的肌肉散发着一股雄性的味道。

睨到男人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黑色玉锁,洛珞妩媚一笑,轻轻走了过去。她把男人推到床上,抬起指尖在他的胸口轻轻的滑动着。

美人,你真美

男人呢喃道,嗓音中透着性感。

唔,宝贝,你真是尤物。男人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亢奋的高歌。

而就在此时洛珞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拍了过去,指间的微型针瞬间没入男人的胸膛。

男人一声哀嚎,顿时无法动弹。

洛珞一把扯下他脖子上的黑色玉锁,挥手扯掉浴袍,里面竟然是全副武装的黑色皮质抹胸和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皮裤。

放心,亲爱的,你不会死的!Mum啊

洛珞风情的抛出一个飞吻,随即迅速跑到窗边纵身跳下窗户。一把扯开胸前的抹胸,竟然是一只小小的降落伞。

她迅速把手中戒指弹开,蓝宝石发出一缕耀眼的蓝光。顿时,顶楼的直升机的轰鸣声响起,垂下一根软梯

直升机里

老大,东西已经给你了,以后这种小事别来烦我了,人家很忙的

你是不是又要去赌了?这赌博是不好的,而且你赢了那么多只分给我一点点,你好意思吗。还有,下次再也不要穿得这么性感,我好歹也是个男人

恶心

第二章

美国,拉斯维加斯

午后,炙热的太阳放肆的荼毒着这座充满神秘的赌城,天空飘着那些朵朵如絮般的云层,如马、如鸟、如鱼,变幻莫测。

偶尔有飞机窜过,留下一道白色烟雾。映着阳光,宛如一条长长的彩虹

坐落于闹市的Y.T赌场,集奢华、高雅于一身,很多好赌之人,均来到此处过瘾。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家赌场的老板,是一个叫‘妖瞳’的东方人开的。

据闻此人赌技过人,从来不做老千,被人誉为赌圣。放眼整个欧美,更是无人能敌此人高超的技能,无人知道此人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

因为妖瞳的绰号太过响亮,以至很多慕名而来的人仅仅是想要一睹他的风采。然而,妖瞳却如神龙见头不见尾一样,甚是神秘。

可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这受万众瞩目的Y.T赌场,已经遭受了某人的第五次踢馆了。

但见大堂二十一点的赌桌边,围聚了很多人,一个嚣张且疯狂的笑声充斥了整个赌场。

在场人的目光,无不羡慕嫉妒恨的盯着那个笑的俏脸已经变形的小女人,恨不能把她面前那一大堆筹码转移到自己面前。

唉,这么多的钱,又得花好一阵子了!洛珞满眼含笑,做作的轻摇了一下脑袋,迅速把一大堆筹码拨到了自己面前。

站在洛珞身边的赌场经理人荷童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洛小姐,可以请你说句话吗?

洛珞转头斜睨着荷童,嘴角微翘有些不满:又想请我走人啊?这么输不起,每次都这样。

这次不是,是BOSS找你!荷童甚为郁闷的睨着她道。

这个叫洛珞的小女人,从十八岁开始,便每年都会来荼毒他们赌场。距今为止,已经第五次成功踢馆了。

他当了这么多年经理人,从未遇到如此运气好的人。她完全不靠任何手段,每次她空手而来,定然是满载而归。

就像今天,她已经赢了两千多万了。

每年被荼毒两千多万,对Y.T赌场日进斗金的速度来说,虽然只是毛毛雨,但这面子问题却是让人非常郁闷。

如不是每次都是荷童哄着把这小女人劝走,这场子的颜面,可得被她损光了。

只是,无论这小女人如何折腾,妖瞳却从未现身过。今日,他怕是再也忍不住了。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洛珞已经从他手上,拿走超过一亿的财产了。

Boss?嘿嘿,这么说,妖瞳终于肯见我了?洛珞一脸欣喜,眸子里闪烁着无尽的光芒。

人都说妖瞳长得很是妖孽,她之所以连续五年来踢馆,自然也是为了见妖瞳一面。

这超级无敌的帅锅,她当年只是惊鸿一瞥那双紫色的眸子,便如被吸走了魂魄一般无法忘记。

所以才每年都来挑衅赌场想见他,却每年都没有再看到他出现。

走吧!

荷童微微一笑,眼底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在跳跃。

从大厅到电梯,一路上,荷童未曾再说一句话。脸色也变得严肃,跟在他身后的洛珞,心下不由得有些忐忑。

只是,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既然敢只身一个人来拉斯维加斯豪赌,自然也不会担心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

马上要见到妖瞳,她的心跳有些加速。五年了,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那双绝世的紫瞳,还是不是当初记忆中的样子。

洛小姐,请!

来到三十八楼,荷童弯腰让洛珞进去,自己则留在了电梯里。

你不去吗?他在哪里?洛珞有些怯怯的。

Boss就在里面,你进去便是,祝你好运!

荷童说罢淡然一笑,关上了电梯,关闭的那一刻,洛珞仿佛看到了荷童脸上的一丝诡异的笑容。

三十八楼是一个巨大的呈S型的大厅,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吧台,上面挂着各式各样的酒杯。

这难道是个别出心裁的酒吧?洛珞有些疑惑。

只是,大厅此刻却是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清。四周帘子卷起,这楼层四面都是透明幕墙。

幕墙外,能看清楚拉斯维加斯的各个商道。阳光透进幕墙,宛若光剑一般刺着大厅的吧台,显得甚是诡异。

洛珞忐忑的探出了一个头,并未发现有人,她大胆的朝大厅走了进去。

有人吗?妖瞳,你在不在?

大厅静的让人窒息,让人惊悚。

四周的空气似乎陡然下降,就算是如此炎热的天气,洛珞都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窟中。她沿着S型的吧台走过去,竟闻得有一丝血腥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想要作呕。

洛珞顿觉蹊跷,连忙止步,转身朝电梯跑去。却忽闻得身后一声巨响,似若东西坠地之声,她又顿住了脚步。

妖瞳,是不是你?

没有回应,洛珞在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却见一个黑影迅速闪到自己面前,背对着她。

你是妖瞳吗?洛珞后退一步,因为黑影浑身散发的冰冷让她有些不适应。

你很想看到妖瞳么?黑影转身,冰冷的眸子如利剑一样直视着洛珞,一道诡异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

洛珞一见此人,竟忍不住惊叫一声,捂着嘴一步步朝后退。

却见此人脸色惨白,一条长长的疤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角,把他原本俊朗的脸,毁得惨不忍睹。那一双冻得摄人心魂的眼眸,宛如从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尤其是他沾满了鲜血的双手,还在不断的冒血。

你是妖瞳?洛珞微眯起眼眸,疑惑不已。

她记忆中的妖瞳,决不是这样的。虽然没有看过妖瞳的真面目,但据闻他很妖孽,很帅。

而且,那一双紫色瞳孔,才是最让人无法忘记的。她也是因为那一双眼睛,倾倒在他的魅力之下。

那是怎样的一双紫瞳,冰冻,霸气,但却有股无法言喻的沧桑。

所以洛珞毫无预警的被他震撼,虽然只是一眼,但她已经完全能记住那双让她沉沦的眸子

我说是,就是!你难道不觉得我很像吗?这人阴森一笑,那疤痕随着他的笑容显得更加诡异。

你不是妖瞳!

洛珞冷然道,她无法接受幻想中那个妖孽得倾国倾城的美男,会是眼前这个面目狰狞的人。

尤其是那紫色的瞳孔,为何与她一样是乌黑?她想着念着五年,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是妖瞳,肯定不是。

这人睨着洛珞,冰冷的眸子仿若要看穿洛珞的内心,张嘴挤出一个一个字:我说,我就是

忽见这人阴冷一笑,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洛珞。

却不料洛珞一个空翻闪过,抬脚朝这人狠命一踢,再一个回旋扫过去,这人躲避不及,被洛珞踢了一个正着。

洛珞一转身,惊恐的发现那角落的地板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从那人身下一片血迹来看,怕已经无力回天了。

第三章

你杀人了!

洛珞眸子顿时变得犀利,一张脸有着风雨欲来的架势。手中拳头紧握,似随时准备打这男人一个措手不及。

看到洛珞戒备的模样,这人脸色一寒,嘴角泛起一丝杀机。但见他抬手一挥,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便露了出来。

不就死一两个人,有那么惊讶吗?他不以为意的道,你想不想死?我可以帮帮你

就凭你这德性,还想要冒充妖瞳。也不照照镜子!

洛珞冷哼一声,一脸不屑。心下更确定了些,此人不是妖瞳,就那阴阳怪气的样子,就不是正常人有的。

听得洛珞鄙夷的话,这人顿时满脸怒容,猛然把匕首朝洛珞挥了过去。

洛珞昂头躲过,伸除两指夹住了匕首。见这男人如此恶劣,洛珞眼底燃起一股怒火。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抡起拳头朝这人狠狠的招呼过去

够了,住手!

蓦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洛珞转过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年约五十的老头走了过来。

这老头长得很是一般,个头大约一百七十公分,站在人群中,肯定是非常不起眼的一个人。

但他平凡的容貌中,却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尤其是那嵌在眼中的两颗眸子,犀利地不得了。

滚下去!老头转头冲着那人冷冷道。

那人恶狠狠的瞪了洛珞一眼,连忙恭敬的退了下去。老头斜睨着洛珞,一脸的诡异。

洛珞,A市兰若集团洛云飞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哈弗金融系硕士。不仅是个商业奇才,而且武功高强,曾经受过H基地的特种训练。从小喜欢豪赌,并且逢赌必赢。最强的历史便是连续五年在Y.T赌场收刮走超过一亿的财产

听这老头如数家珍的把自己翻了个底朝天,洛珞顿觉背脊发凉,脸色发白。

你竟然调查我?你是谁?

洛珞眉头紧皱,眼光把这老头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在她有限的记忆中,这个人,她没有印象。

你连续五年踢馆,我若想知道你什么身份,自然是轻而易举,你别管我是谁,既然你喜欢赌,那么我和你赌,怎么样?

老头眼底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似乎胸有成竹,不怕洛珞不答应似的。

洛珞心下疑惑,据她了解,Y.T的老板的确是妖瞳没错,其中的管理层的几个经理人她几乎都查过。

这老头和刚才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还对自己如此了解,定然不是泛泛之辈。她来拉斯维加斯,坐的私人飞机,而且住的也是她自己买的别墅。

按理说,一般人也不会那么清楚她的底细。就连自己曾经在H基地特训的事情,也知道。

这可是国家级机密,就连政府机关,怕也是不知道,为何这老头如此清楚?

怎么,不敢赌么?老头冷然一笑,满脸不屑。

谁说不敢赌?赌就赌,谁怕谁?洛珞被老头一激将,立刻就得意的昂起头,答应下来。

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轻轻一激将,立刻就冲动起来,老头眼底浮起一丝精光。

姑娘果然是爽快之人,咱们赌的就是老头淡然一笑,说出了赌约。

纽约街头

月色纤柔,霓虹微闪,巨大的LED不停的变幻着画面。

此刻是凌晨一点钟,街头静的出奇。偶尔路过三三两两的行人,却都是喝得醉醺醺的夜归人。

洛珞抬眼看着这家取名为WO的酒吧,心里万分纠结,她在这里足足站了已经有三分钟了。

酒吧门口甚是破旧,咋一看,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块就要消失的拆迁地。她不明白,在如此繁华的街道,竟然还有这等古董级的酒吧。

深吸一口气,洛珞昂首挺胸走进了酒吧。

酒吧没有想象中的喧嚣,而是放着一些比较经典的乡村小调,让整个酒吧的气氛顿时不那么深沉。

门口两个帅气的男人面含笑容,朝她微微点了点头。洛珞随手抽出几张美金放在其中一人手上。

请给我一杯蓝色妖姬!洛珞淡然一笑,轻声道。

这男人微微怔了怔,脸色有些异常,随即立刻恢复了正常。

这边请!他微微颔首。

洛珞径直顺着走廊直走进去,这短短的十几米的走廊,她走得甚是心惊胆战。

为何,她心下如此忐忑?梦幻般的镭射灯在缓缓的转动,配合那轻轻的乡村小调。有点俗,有点雅。

酒吧的装潢很简单,却很不一般,总会在一些普通的地方放一个画龙点睛的东西。

洛珞一眼就看出,这里的设计风格,是世界顶级大师大卫的作品。

只是,眼下她无心浏览这些东西。她的眼睛,已经锁定在了小小吧台处的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她悄然走了过去。

嗨!给我一杯蓝色妖姬。

洛珞拢了拢垂落的一丝秀发,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

今天的妆容是她特地为了配合酒吧这种氛围打扮的,还算得体,本就娇美的容颜透着一丝性感的风情。

听得洛珞的话,服务生有些惊愕的看了眼穿黑色衣服的男子。那男子并未说什么,只是微微敲了敲酒杯边缘。

服务生会意,连忙给洛珞开始调制蓝色妖姬。

洛珞偷偷打量了一下这男子,因为背对着她,她只能看清楚这人的侧脸。这人侧脸很是硬朗,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这面孔,显然不是纯种美国人。

服务生很快把蓝色妖姬调制好,递给了洛珞,她优雅的端起酒杯轻啄了一下。

很好喝。她淡笑着。

服务生有些诚惶诚恐的又撇了眼那男子,他微微侧过身子,冷眼斜睨着洛珞。

哇,帅!

洛珞心下惊叹,脸上却云淡风轻,她对着男子淡笑一声,嗨,你好。

这男子并未说话,冷冷的眸子又转到别处,仿若没有听到洛珞的声音,她顿觉有些讪讪的。

你好,我想问一下,楚千墨在不在?

不能紧张,要淡定。洛珞如此告诉自己。这男子闻言忽然转过头,冰冻的眸子似有些闪烁。

你找他做什么?

我来只是想问他一下,今年的马兰花,开了没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随之而来,洛珞觉得,自己说话,都有些打结了。

他在二十楼。

《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蚀骨宠欢霸道邪少赖上我》即可,不要忘记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