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口不提我爱你小说 陆亦深苏瑾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绝口不提我爱你作者:络络书虫
  • 来源:zsy

绝口不提我爱你小说 陆亦深苏瑾章节阅读

《绝口不提我爱你》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绝口不提我爱你精彩简介:《绝口不提我爱你》小说的主角是陆亦深苏瑾,是络络书虫写的婚恋生活小说,精彩片段节选:对他的爱,林慕楚早已深入了骨髓,在年少的那个夏天就已在心里埋下了种子。心为土,血为水。一天天浇灌它长大,早已和生命融为一体。可他爱的却从来不是她。他说:“林慕楚,我不要你死,你得给我活着。死是最简单的事,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掉,我要你用你的下半辈子给我儿子赎罪。”

第7章 或许,她不该当真的

林慕楚的心咯噔一下,望了望左怀希低头不语。

左善于刚还欢喜的脸上慢慢暗沉了下来,这话倒是说到他的心坎上了。

林慕楚有些尴尬,她知道是自己失职,可这种事情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

结婚以来,左怀希连她一根手指头也没碰过。

左怀希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到哪去。

“妈,您就别为难楚楚了,你们也知道楚楚在守孝期。

况且公司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这种事情是需要缘分的。

是公司忙得不可开交还是和秦霜霜忙得不可开交?

林慕楚心里嗤笑,面上却平静如常。

“好好好,妈不催,来,楚楚,多吃点这个,听一个老中医说,这个最有助于我们女人怀孕了。

一顿饭下来,左怀希对她不是虚寒就是问暖,不是夹菜就是添水。

恩爱无比。

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演给两位老人看让他们安心罢了。

晚饭结束后,回到别墅已是深夜。

管家已在别墅门口等候多时。

“戏演完了,我走了。

林慕楚说完下车径直离开。

“呕——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林慕楚回头,发现左怀希已醉得不省人事,这会直接倒在了别墅门口冰凉的地上。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北方深夜的雨冷得简直要命。

管家一个人显然是没办法搀扶起一米八几的左怀希。

林慕楚无奈只得和管家一起将地上被淋得湿漉漉的男人搀扶进屋子。

男人醉得不省人事,加上淋了雨,昏昏沉沉中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呕吐不止。

林慕楚耐心将自己身上地毯上的秽物打扫干净后,叮嘱管家,“福叔你给他换下这身湿衣服,我去熬点醒酒汤。

“少奶奶,我去吧,我知道你在冰箱里常年都放了醒酒包,熬一下就好。

“诶,我……

管家刻意给他们创造机会,没等林慕楚说完,已经下楼往厨房去了。

林慕楚坐在床沿,尴尬得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

最后看到男人实在难受得厉害,只得闭着眼睛将他身上的湿衣服换下。

她静静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看得出神。

这个男人,足够好看,却也足够冰冷。

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十三岁的那个夏日午后,他在水里拼命挣扎……

那个时候的他,温暖纯良,总是爱笑,一笑起来好像全世界的花儿都失了颜色。

可他,再也没对她笑过了。

他说:你等我,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

她信了。

可当他真的娶了,她就再也没见他笑过了。

“或许,我不该当真的。

林慕楚喃喃自语,正欲起身离开却不想被一双大手直接拽进了沙发。

“别走,霜儿别走。

突然男人一翻身将身边的女人直接扑在了身下。

林慕楚被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左怀希,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呜……

男人的吻突然从天而降,霸道地将女人的嘴严丝合缝地堵上。

林慕楚瞪大了双眼,结婚这么多年这还是左怀希第一次亲她。

等等,这感觉……

怎会这么熟悉?

林慕楚赶紧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又羞又愤。

此刻居然想到了那个黑夜里的陌生男人。

男人的汲取如探囊取物,游刃有余。

林慕楚挣扎着,可醉酒后男人的力道她丝毫对抗不了。

不仅没得逞反而被搂得更紧了。

她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拼死挣扎,将左怀希身上好几块皮都给抓破了。

就算他是自己的丈夫,可把她当成秦霜霜就是不行。

男人不仅没收敛反而更不安分起来,“为什么要躲?上次不是很乖的吗?

上次?

林慕楚再次被激怒,他们从来没有过,又哪里来的上次。

女人悲愤交加,“姓左的,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林慕楚不是秦霜霜。

男人像是接收不到任何信号,继续为所欲为。

“霜儿,我爱你,别离开我……别……

那一刻,林慕楚放弃了挣扎,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这世上最残忍的刑法莫过于诛心了吧。

左怀希不知道折磨了她多久,直到最后昏死过去,男人才肯放过她。

第二天。

林慕楚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左怀希的卧室。

昨晚的一切像倒带一样一幕幕倒回她的脑海里。

林慕楚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你醒了。

闻声望去。

男人裹着浴巾,湿漉漉地头发随意耷拉在俊美无俦的脸上。

一股熟悉的香味夹杂在空气里飘来。

“死不了。

女人的神情形如枯槁,说出的话像是结了冰一样冷。

一想起昨晚他把她当替身,林慕楚就恨不得挖开他的心,看看他有没有那玩意。

他们本是夫妻,这种事应该是欢愉的。

可他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别人床上。

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羞辱吗?

真就把她当做工具,随意玩弄?

这时,左怀希的电话铃声响起。

因放在床头,林慕楚刚好看见,不是别人正是秦霜霜。

左怀希没接,电话再次响起。

“有事吗?

“怀希哥哥,昨晚你答应来找我的,可人家等了你一晚上也没等到,人家担心你嘛。

林慕楚无心偷听,可电话那端声音太大,想听不见都难。

电话那端故意娇滴滴地撒娇,林慕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哦,昨晚喝多了,忘了。

左怀希擦着头解释道。

“怀希哥哥,你怎么又喝多了,你这样叫人家怎么放心得下嘛,这样,肖梦刚好给我多买了份早餐,我你送去吧?

“不用,我吃过了。

林慕楚听得实在想吐,当她是死的不成?

正准备起身穿衣服走人,忽然眼前一昏,身体直直向后倒去。

 

 

第8章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你怎么了?左怀希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捞进了怀里。

林慕楚摇了摇头重新站稳。

也不知怎的,最近老是感到头晕,兴许是为奶奶的事情着急上火,又没休息好。

这样想着林慕楚也没往心上去。

“怀希哥哥,你跟谁说话呢?

电话里再次传出声音,左怀希才意识到电话没挂。

“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左怀希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

秦霜霜没听出来,还在自顾自地说,“额对了,怀希哥哥,我这有两张音乐会的票……

秦霜霜还想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嘟的声音。

“你刚怎么了?

男人问她,声线清冷。

“没怎么,就胃有些……

林慕楚刚想说,便被左怀希无情打断。

“不要以为我是在关心你。

我就是关心一条狗也不会关心你半点。

林慕楚,你是我左家花了一百万买回来的,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我会狠狠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如果你敢轻易死去,那你欠我这些我一定会算在你奶奶身上。

这些话,宛如一把把尖锐的刀子,毫无防备地刺像林慕楚的心房。

她知道他恨她。

恨她交易了他的婚姻,毁了他的姻缘。

她何尝不想恨他。

一句戏言,将她一生骗得好苦。

可她怎么也恨不起来。

对他的爱早已深入骨髓,在年少的那个夏天就已经在心里埋下了种子。

心为土,血为水。

一天天浇灌它长大,早已和她的生命分割不开了。

林慕楚的胃越发地疼痛起来,离开别墅后一个人拦了俩的士往市中心医院去了。

胃癌?

林慕楚看着化验单上面的诊断结果,感觉天旋地转。

她才24呀,花一样的年纪,怎么就得了胃癌呢?

就在这时,林慕楚的身体感到一股外力,接着虚弱的身子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走路没长眼睛啊?

秦霜霜打扮得十分贵气,与林慕楚的狼狈样行成强烈的对比。

“哟,我当是谁呢,怎么啦?生病了?

秦霜霜说着就要去捡掉在地上的化验单。

林慕楚不想让秦霜霜看到,出于本能想也没想直接爬过去捡化验单。

可刚一伸手,便一阵痛感传来。

抬头望去,秦霜霜的脚正踩在她的手上。

本来她的手还没好完全,这一踩新伤旧伤全都在一起撕开了。

“哟,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条狗呢。

秦霜霜还想再踩两脚以报上次巴掌之仇,却被肖梦拉走了。

虽然她带着墨镜,可这里毕竟是医院,人多眼杂,被人认出来上了报就不好了。

林慕楚坐在地上疼得额间直冒冷汗,手里紧紧抓着那张化验单。

回去的路上,林慕楚将它撕得粉碎。

她不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

奶奶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加重病情。

而左怀希恨透了她,知道后除了得意就是挖苦,又何苦拿自己的悲伤去给别人添加笑料。

离开左家的时候忘了带手机,林慕楚直接拦了辆的士去左怀希常住的那幢别墅。

管家给她开门后,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林慕楚独自上楼去卧室找手机。

还好门没关。

林慕楚庆幸,正准备推开时,左怀希结实的后背映入她的眼帘。

女人看得目瞪口呆。

不是因为男人健硕的身材。

而是……

背部那颗黑痣。

林慕楚无比惊讶,脑袋瞬间宕机,“是你?

一下子她的心里五味杂陈,悲喜交加。

原来她始终都只属于他一个人,昨晚嘴里说的上次原来是指巷子里那次。

可更为难过的是,被他亲自当成商品交换的那种屈辱感,一下子涌上心头,如鲠在喉。

被发现的男人没有过多讶异。

转身,自顾自的整理衣服,淡声问到。

男人双眼猩红,声音带着空气都透着凉薄,“怎么?失望了?林慕楚你就这么喜欢被别的男人c吗?

“别的男人四个字咬得很重。

“我……

没等林慕楚解释,男人心底那团莫名的怒火已经冲上了脑门。

薄唇迅速覆上,将剩下的话语尽数吞在了肚子里。

“被玩弄的感觉如何?林慕楚我告诉你,别以为老子碰你就是喜欢你,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我会一辈子折磨你,直到你死。

男人的粗暴弄疼了女人。

那些言语,更是刺得她五脏六腑都在滴血。

在男人的折磨下女人汗如雨下,胃部犹如好几部搅拌机同时运作。

毁天灭地地疼痛吞噬着她的神经,疼得她眼泪吧嗒吧嗒直流。

“哼,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当初是谁上赶着嫁给我?是谁死皮赖脸的要留在我身边?既然做了,那这些你都给我受着。

受不了也得给我受着。

男人的力道越来越猛。

“我告诉你,林慕楚,别指望我爱你,就算这个世上只剩你一个女人我也不会爱你。

你只是个工具,任我宣泄而已。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直到女人彻底失去意识。

——

不知过了多久,林慕楚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

楼下秦霜霜的声音是那样妖媚酸软,和在医院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怀希哥哥,怎么等了这么久。

哦对了今天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林慕楚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一样。

她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尽量将两人浓情蜜意的对话放在意识外。

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水汪一片,却也死寂一片。

她强撑着身子,爬到窗口,掀开一小缝隙窗帘……

他搂着她,浑身上下的温柔散发着光芒,刺得林慕楚心口某.处像是有鲜血溢出。

说什么让她等他,说什么说要娶她。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第9章 只是当局者迷

“都是假的,假的。

林慕楚哭着哭着最后竟笑开了。

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罢了。

天知道,当她看到那颗痣时她有多高兴。

可一切,终究不过一场泡影。

——

云市最繁华的花语商城。

“快看,左少又带秦霜霜来买东西了。

“哇,左少还是那么帅,真是多看一眼折寿一年我都愿意。

“你快别肖想了,也只有我的女神秦霜霜能配上左少这么优质的男神了。

真是天造地设。

左怀希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外界还一直以为他单身。

两人太过抢眼的颜值和身份,一出现便顿时在花语商城炸开了锅。

左怀希带着秦霜霜在自家商城大肆sopping,光身后拎包的人都可以围一桌火锅了。

这样大的排场,引得商城里的店员和顾客无一不驻足惊叹。

秦霜霜作为国内一线名模知道自己身后少不了跟着狗仔。

就在她心里盘算着,今天自己又将稳坐头条的时候,左怀希突然接到管家电话。

“少爷,少奶奶好像受伤了……站不起来,您看要不要让章医生过来看看?

“这点小事也来烦我?男人有些微怒,沉吟片刻后又补充道,“让霍医师去。

章医生是左氏家庭医生,在外科方面是一把好手,平日里左氏上下都是他负责。

可这次,却指派了个最平庸的女医师。

管家暗自摇头,叹息林慕楚的遭遇。

挂完电话后左怀希虽依然陪着秦霜霜继续逛珠宝,却有些心不在焉。

“霜儿,这卡没密码,看上什么自己买,我有点事先走了。

这么多人盯着,秦霜霜没想到左怀希真就说走就走,把她一个人留在商城。

刚想撒娇,就听见左怀希吩咐完手下开车离开了。

“记住,将秦小姐安全送到家。

秦霜霜一下子全然没了逛街的兴致。

“给我查,左少刚才接的是谁的电话。

“好的,霜霜姐。

肖梦在这方面很有一套。

——

“少爷回来了。

管家看到左怀希的时候有些吃惊。

“嗯,回来处理个文件。

说完,大长腿已经迈上了实木旋梯,去了楼上。

二楼房间,霍医师把最后一点药剂上好,“好了少奶奶,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学舞蹈练劈叉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嗯,谢谢你。

林慕楚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那事受的伤,无奈只得撒谎。

学舞蹈?

刚好路过门外的左怀希一声冷笑,脸沉到了夜色。

跟他的事就这么见不得人?

一股没来由地怒火腾然升起。

左怀希这辈子最讨厌别人撒谎,尤其是这个女人。

他永远忘不了三年前这个女人也是用谎言骗他父亲,逼他娶她。

而那副祖传名画早就被她那个抛弃她的母亲带到了秦家。

成为了进秦家的敲门砖。

秦霜霜回国后,不仅没责怪他另娶他人,还将画从父亲那偷来送给了左怀希。

左怀希瞒着父亲将假画换成真的,但却从那以后对林慕楚的恨意更浓了。

男人心里感到一阵厌恶,匆匆下楼离去。

留下一脸迷茫的管家愣在当场。

车上,心情烦闷的左怀希一边听着狂躁的音乐一边疾驰在没有尽头的马路上。

秦霜霜的专属铃声响起。

“怀希,你在哪?你可不可以来趟医院,我害怕。

电话里秦霜霜的声音带着哭泣和恐惧。

左怀希立即调换车头,朝医院奔去。

医院。

左怀希推开病房大门,直接来到秦霜霜面前,夺过她手里刚从医生手上接过的化验单。

“什么时候的事?

秦霜霜怀孕了,左怀希不但没有半点兴奋,反而很是不安起来。

“怀希……我……呜呜……

面对左怀希的质问,秦霜霜故作怯懦,急得直接哭出了声。

一直称呼的“怀希哥哥却不着痕迹地改成了“怀希。

左怀希看着化验单瞳孔慢慢缩紧,心乱如麻。

“是那天晚上?

“……

秦霜霜没有回答,只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

上次他喝醉,是秦霜霜照顾了他一宿,醒来后便发现两人光着s子睡在了一起。

“怀希,我知道你已经结婚,可这是我们的亲骨肉,我不求你给我名分,我只求你给我们的孩子一条生路吧。

秦霜霜哭得梨花带雨,声音更是凄婉无比。

“只求你给我们的孩子一条生路吧。

听听,这个女人说得多好听。

这个消息对左怀希来说虽然有些震惊,但看到秦霜霜哭得这么伤心,男人的心一下子融化,立即将她抱进了怀里。

秦霜霜扑在男人怀里哭得更委屈了。

然而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双眼睛突然狠厉起来。

虽然左怀希平日里对她百般疼爱,可她始终感受不到他真切的爱意。

她不知道,是因为她救过他,心存感激?还是想故意利用她气林慕楚?

女人的直觉让她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左怀希表面很嫌弃那个女人,可她不是傻子,从回国后她便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个小时前肖梦查到是因为林慕楚受伤所以他才把她扔在大庭广众下离去。

直到刚才,她才恍然大悟,他对她有份特殊的情感一直纠缠于心。

只是当局者迷,不知道罢了。

秦霜霜绝对不会让煮熟的鸭蛋再次飞走。

时下,她必须采取非常手段,用最快的速度逼他们离婚。

于是来到了医院,有了现在这一出。

这边是秦霜霜的不争不抢,爱子心切;而另一边却是林慕楚的欺瞒哄骗,满嘴谎话。

想到这,左怀希的心由抽痛了几下。

“霜儿别哭了,哭多了对孩子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安全降世的。

秦霜霜这才止住了哭声。

可仔细听他的口气,似乎并没有要和林慕楚离婚的意思。

秦霜霜按下心中不满,强颜扯出一抹笑来,“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不管我们母子俩的。

现在不是急的时候,只要有了孩子,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霜霜眼里闪着泪光,楚楚可怜的偎依在男人怀里。

“怀希,如果能给你生个孩子,我就是死,也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