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小说 曲慕汐陆瑾宸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作者:陌槿
  • 来源:zsy

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小说 曲慕汐陆瑾宸章节阅读

《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精彩简介:《情深不寿亦一往情深》小说的主角是曲慕汐陆瑾宸,是陌槿写的豪门虐情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一场设计,她被构陷害他最爱的女人流产。她喊冤无果,被推上手术台的最后一刻,她才明白——即使没名没分地跟了他三年,却还是抵不过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爱。五年后,她华丽归来。软萌的小包子看着电视上的某人……“妈咪,是那个人吧!总的来说妈咪的眼光还不错,只是那个人眼瞎。”

第7章 一旦遇上你,我就在劫难逃

曲慕汐凌厉的言语彻底将陆瑾宸激怒,他将她直接推到墙角,紧锁住她的双臂以投降状按压在墙上。

“该死的……陆瑾宸咬牙切齿。

“陆总如果没别的事,麻烦你离我远点。

被陆瑾宸按压在墙上的曲慕汐并没有慌张也没有挣扎,而是很冷静的跟他‘提议’。

见曲慕汐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陆瑾宸的心口就像是憋着一股气,不好发作,却又闷得难受……

“曲慕汐,我和你之间,主导权在我,还轮不到你教我怎么做。

曲慕汐抬眼瞪着他,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再次掀起涟漪。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竟然这么无赖。

比起曲慕汐之前云淡风轻的表情,陆瑾宸更希望看到她现在满眼愤怒的神情。

陆瑾宸冷嘲的勾了勾唇角,对视上曲慕汐的眼神里有着满满的不屑。

瞪了陆瑾宸几秒,曲慕汐收回了目光,莫名的笑了。

“陆总现在这样对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还对我旧情难忘?

此时两人的姿势的确足够暧、昧,陆瑾宸强制性的压倒曲慕汐的行为显得更为主动。

曲慕汐轻蔑的挑眼,眼神中满是讽刺。

陆瑾宸危险的眯了眯眼,警示的凝着曲慕汐,“恬不知耻。

曲慕汐无所谓一笑,“那就请陆总告诉我,你这样算什么?不知廉耻?

“闭嘴。

陆瑾宸怒斥一声。

曲慕汐毫无惧意,轻嗤一笑,“怎么?陆总恼羞成怒了?

“我让你闭嘴。

“难道我说错了?还请陆总指教,或者……

或者请陆总立马放开我。

只是这话还没说出口,曲慕汐被陆瑾宸突如其来的‘以嘴封唇’惊呆了。

薄凉的唇瓣传来真实的触感,慢慢的变得温热。

一沾上曲慕汐的唇,熟悉的触感让陆瑾宸有些不受控制的吻得狂热,只想要更多……

曲慕汐被陆瑾宸束缚住双手,不能动弹,只能干瞪眼任由他宰割,没法反抗。

愤怒之下,曲慕汐一口咬了下去,陆瑾宸吃痛的松开了唇。

“陆瑾宸,你混蛋。

陆瑾宸不怒反笑,“这是你多嘴的惩罚。

“呵呵……曲慕汐被气笑了,“陆瑾宸,你竟然吻了我这个让你厌恨唾弃的女人,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陆瑾宸像是被点醒一般松开了曲慕汐,后退了一步,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嘴唇。

唇间刚刚的触感还在,但他却并未像曲慕汐说的那样感到恶心,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似乎刚刚吻她的瞬间,他脑内也没有一丝对她的厌恨。

不应该是这样的……

曲慕汐也不是真的想要陆瑾宸回答,她不过就是想奚落他一番。

“以后‘惩罚’我之前想想你家里的那位,别拿你那被污染过的唇来恶心我。

陆瑾宸觉不觉得恶心她不知道,但她是真的被恶心到了。

“收回你刚刚的话,你没资格侮辱颂伊。

提到安颂伊,陆瑾宸瞬间变了脸。

“你也没资格命令我。

曲慕汐大声的怒吼道。

陆瑾宸眼神一冷,带着狠厉,“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怎么?威胁我?你觉得我会怕?曲慕汐不屑的挑眼,双眸满是轻视,“陆瑾宸,别再把我当成以前的曲慕汐,那个曲慕汐已经死了,如今的曲慕汐不会再卑微乞怜的围着你转,对你死缠烂打,唯你马首是瞻,因为,现在的你在我心中什么也不是。

“你找死。

陆瑾宸的心莫名的乱了,有种刺痛感,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乱,愤然且慌乱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咳……突如其来的猛力让曲慕汐的脖子受到了重压,曲慕汐难受的咳嗽了一声。

刚刚是下颚,现在是脖子,这男人就这么喜欢动手吗?

“陆瑾宸,五年前你跟安颂伊没能折磨死我,现如今还想置我于死地?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恨,“你们两还真不愧是天生的一对,一样的表里不一,令人恶心。

陆瑾宸掐住曲慕汐脖子的手猛然收紧,“不要让我从你的嘴中听到颂伊的名字,你不配,更不要当着我的面诋毁她,不然你知道后果。

曲慕汐只觉得呼吸困难,整张脸憋得通红,但却依旧轻嗤一笑。

后果?呵……

他还是这么的护着安颂伊,对她没有一丝怜惜,跟着他的那三年果然不留一丝情意。

“还真是喂了狗了。

曲慕汐不禁感叹,即使早已放下,但想起过往,内心不免发涩,为自己感到不值。

见曲慕汐说话艰难,陆瑾宸嫌弃的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

“这是我对你的警告,不要轻易的挑战我的底线。

很显然,安颂伊就是他的底线。

“陆总,你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的警告我,我想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今天过后,我们就是陌路人。

“我也还是那句话,你休想我会轻易放过你,五年前的帐,不是你一句话就能了结的。

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那是不是我死了才能了结一切?

见曲慕汐绝望的神情,陆瑾宸的心不免抽搐了一下,莫名的疼痛,却不忘嘴硬。

“别想那么容易死,因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陆瑾宸果断的转身离去……

曲慕汐哀怨的看着陆瑾宸离去的背影,回忆起五年前的伤痛,黯然神伤。

“陆瑾宸,你真的是我的劫,一旦遇上你,我就在劫难逃。

 

第8章 没有拒绝的理由

‘弗沃’的主营是珠宝,主创的‘弗沃珠宝’是M国的时尚品牌。

现如今‘弗沃’入驻Z国,要想在锦城打响品牌号,那必须要有一个契机,还得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合作方。

而‘鼎世’便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陆瑾宸和曲慕汐先后回到包厢,两人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坐回原位。

弗兰克一眼便发现了曲慕汐脖子上的红痕。

“慕汐,你脖子怎么了?

经弗兰克一提醒,曲慕汐本能的去触碰被陆瑾宸掐红的脖子处。

“哦!没事,我感觉脖子很痒,自己抓的。

弗兰克担忧的注意着曲慕汐的脖子,“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等下回去我买个药擦一下就好。

陆瑾宸皱着眉头注意着不远处两人的互动,神情一脸的不爽,紧皱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弗兰克总裁,合作的事,是不是可以继续谈了?

见陆瑾宸主动开口谈合作,弗兰克立马收回在曲慕汐身上的目光。

曲慕汐也很是默契的立马拿出一本资料递给弗兰克。

“陆总,这是这次合作的项目计划书,请过目。

弗兰克将计划书放到陆瑾宸面前。

陆瑾宸不满的瞟了曲慕汐一眼,随即将目光放在面前的资料上,开始翻看……

“我们‘鼎世’也有自创的珠宝品牌,与‘弗沃’合作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处。

在商言商,商人自然看中的是利益。

“慕汐,这个项目是你筹划的,你来给陆总讲解吧!

曲慕汐一怔,没想到弗兰克会把合作的关键部分交由她。

这也证明了弗兰克对她的信任。

“没想到弗兰克总裁的秘书这么多才多艺,看来不仅仅只是秘书这么简单。

陆瑾宸看似随意的话语,只有曲慕汐听得出其中的讽刺。

弗兰克疑惑了片刻,感觉到了一股酸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陆总见笑了。

弗兰克笑对陆瑾宸,“慕汐的确很能干,也很有才华,对我来说,她的确不仅仅只是秘书,还是我的军师和好友。

“是吗?陆瑾宸疑惑的凝向曲慕汐,明显持着怀疑的态度。

“陆总完全可以相信慕汐的能力,她的能力可不在我之下,这些年多亏了她的帮助我才能管理好公司,她对我来说也算是亦师亦友,能力绝对可信。

“咳咳……曲慕汐被弗兰克夸得有些尴尬,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提醒弗兰克不要太过。

陆瑾宸听着弗兰克一口一个‘慕汐’,将曲慕汐夸得天花乱坠,听着不是那么舒服。

“能让弗兰克总裁这么赏识,可见曲秘书的工作能力确实不错,那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陆瑾宸挑眉注视着曲慕汐,示意她可以开始她的讲解。

曲慕汐深吸一口气,消解掉自己的紧张情绪,让自己尽量表现的不卑不亢。

“陆总应该清楚,‘弗沃’主创的珠宝品牌是属于高端消费的奢侈品牌,而‘鼎世’自创的珠宝品牌是中低端消费,而且珠宝行业是‘鼎世’的副业,也是‘鼎世’所经营的产业中最不景气的一行。

陆瑾宸表示认同的点点头,示意曲慕汐继续。

“刚刚陆总提到的好处,我现在简单的做个说明,‘弗沃’珠宝进军Z国锦城,与‘鼎世’珠宝合作,能借助‘弗沃’珠宝在国际的知名度提高‘鼎世’珠宝在国内的知名度,而在国内,知名度就是最好的营销。

曲慕汐说的这些陆瑾宸又怎么可能没想到,“你继续。

“其次,‘弗沃’会在M国对这次的合作进行大量宣传,这样也能为‘鼎世’在M国打开首次销售市场,而且,‘弗沃’还会在Z国和M国举办珠宝展来提高人气,双方合作的珠宝也将会在M国进行销售,而双方的合作本身也是个很好的宣传,所以这次的合作完全可以做到双赢,更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我想陆总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陆瑾宸邪魅的扯唇一笑,并没有急着开口,淡然的神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如果陆总还有什么顾虑可以提出来。

见陆瑾宸不出声,曲慕汐便主动询问。

陆瑾宸挑眼看向曲慕汐,“这个项目是你一手策划?

陆瑾宸似乎还在怀疑,跟她相处的三年里,他竟然不知她还有这样的能力。

曲慕汐坚定的点了点头,“对。

这个项目的确是她给弗兰克出的主意,只是她没想到弗兰克会找陆瑾宸合作。

不过弗兰克没有做错,与其找锦城其他知名的珠宝品牌合作,还不如找知名集团合作。

“我可以答应这次的合作,但我有个要求。

只要陆瑾宸松口,要求什么的自然都好说。

“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办到。

弗兰克立马应允,以示诚意。

陆瑾宸一脸算计的直视着曲慕汐,嘴角微微带着坏笑,但却看不出喜怒……

“我的要求是……既然这个项目是由曲秘书一手策划,那么这次的合作,就由曲秘书负责到底。

 

第9章 合作愉快

曲慕汐有片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陆瑾宸的要求明显是让他们之间再次有了交集。

她知道陆瑾宸这么做绝对是不安好心,很可能是借这次机会报复她。

看来他是真的没打算放过她……

弗兰克将目光移向曲慕汐,看样子是在征询曲慕汐的意见。

陆瑾宸将一切都看在眼里,面带不悦,“难道这事弗兰克总裁做不了主?

“陆总说笑了,我们总裁不过是比较民主。

曲慕汐立马替弗兰克解释,惹的陆瑾宸更加不悦。

“是吗?那你们总裁还真是不错。

陆瑾宸故意将‘你们’两个字咬的很重。

“的确。

曲慕汐也毫不犹豫的认同。

跟某人比,弗兰克的确有人情味儿的多,不过这话曲慕汐也只能想想,不敢真的说出口。

“慕汐,没那么夸张,你都说的我不好意思了。

对曲慕汐的夸赞,弗兰克嘴上拒绝,内心还是很享受的。

“陆总,慕汐虽然是我的秘书,但她一直是与众不同的,你所提的要求,只能由慕汐自己做决定,我不干涉。

虽然这次的合作‘鼎世’是最佳的合作伙伴,但也不是不可以退而求其次。

如果曲慕汐拒绝,弗兰克也会直接放弃这次合作。

所以,这次合作的抉择权在曲慕汐……

陆瑾宸也算是明白了,鄙夷的看向曲慕汐,“那我想应该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曲慕汐笑了,“陆总别急啊,您的要求,我们自然要满足,好不容易谈下来的合作,我们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陆瑾宸原本以为曲慕汐不会答应,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陆总,合作愉快。

曲慕汐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陆瑾宸没打算放过她,那即使这次她拒绝了,那也还会有下次。

既然躲不过,那只能迎难而上了。

陆瑾宸别有深意的抬眼瞥向曲慕汐,“期待这次的合作,我……拭目以待。

只有曲慕汐听得出陆瑾宸的话里有话,但她只能笑对。

“不会让陆总失望的。

双方的合作达成。

陆瑾宸一离开,曲慕汐像是被抽干了全部的气力,瘫坐在椅子上。

“慕汐,没事吧?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

弗兰克俯身在曲慕汐面前,神情满满的担忧。

“没事,过会儿就好。

“那你坐在这儿休息一会儿,缓缓神。

“嗯!曲慕汐抬手看了看时间,“对了,弗兰克,忘了跟你说件事,以后下午我都要提早一些下班。

她要接曲小贝放学。

“你的上下班时间自由,这可是你来我公司帮我所提的要求,你忘了?

忘了倒不会,曲慕汐只是觉得说一声会好一些,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

平常五点下班的曲慕汐,今天还不到四点便下了班,下班后便直接往‘贝尔多’幼儿园赶。

在见到曲小贝的那一刹那,曲慕汐感觉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空。

曲小贝活蹦乱跳的向曲慕汐奔来,“妈咪。

曲慕汐如往常一样,在曲小贝的脸上亲上一口,“宝贝,换个地方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

曲慕汐从曲小贝的表情看得出,比他想象中的感觉要好。

“看来我们小贝今天很乖,作为奖励,妈咪今晚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

“真的吗?太好了。

一听有自己喜欢吃的可乐鸡翅,曲小贝的吃货本性就露出来了,这点,他倒是很像曲慕汐。

吃货母子,‘吃’胜过一切。

曲慕汐带着曲小贝来到超市……

曲小贝还是第一次进国内的超市,所以充满了好奇心的到处瞧。

“妈咪,这个超市好大啊!好多我喜欢吃的零食,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曲小贝一样一样的挑着自己喜欢的零食,全往购物车里放。

“小贝,够了,要少吃这种垃圾食品。

“妈咪,说的好像你不吃一样。

曲小贝趁机做了个鬼脸。

“……

对自家儿子,曲慕汐总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曲慕汐?

身后传来突兀的女声,曲慕汐本能的转过身。

“曲慕汐,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

曲慕汐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你是……

“我是李欣冉,你不记得我了?

“李、欣、冉?曲慕汐似在回忆。

“我是你大学同学,李欣冉啊!曲慕汐,你这锦城大学的校花还是跟以前一样,贵人多忘事啊!

李欣冉一脸优越感的傲视着曲慕汐,眼神中满是不屑。

“不过看你现在的模样,应该生活的不是很好吧!看来昔日校花如今也不过如此,还要自己上班带娃,一定很辛苦吧!不像我,每天只顾逛逛街,美美容,不用操心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