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蜜宠名门妻小说 林如棠言湛章节阅读

  • 时间:
  • 小说独家蜜宠名门妻作者:折耳兔子
  • 来源:zsy

独家蜜宠名门妻小说 林如棠言湛章节阅读

《独家蜜宠名门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独家蜜宠名门妻精彩简介:《独家蜜宠名门妻》小说的主角是林如棠言湛,是折耳兔子写的婚恋生活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一段被人精心策划的布局,让林如棠失去了一直误以为纯美的恋情,却也收获了这个邪魅的男人。言湛挑眉看看跟前发呆的女人:“在想我么?”“真是霸道,发呆也要想你么?”林如棠羞红了脸,方才……真的是呢。“我的霸道,只对你。”深情的双眸撞入清水一般的美目。外面阳光正好……

第7章 跟我在一起

“陆哥哥,你在找谁?Lili的双手搭在男人的肩上,右手慢慢滑下来,指尖漫不经心的刮着人领结上的纹路。

------------------------------

她看见陆鸣飞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便伸手主动勾住了他的脖颈,询问道。

陆鸣飞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刚才好像看见一个老朋友,应该看错了吧。

听见这番话,Lili才放下心来,她还以为陆鸣飞是舍不得他那个女伴,听陆文月说那女人是陆鸣飞的未婚妻,长得虽然是挺好看的,但是家世嘛……听陆文月提过,倒也不过如此。

哪里比得上她?

“既然没看见的话,陆哥哥你就别找了,这里人这么多,太吵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天?

女人纤细白嫩的双手勾住了陆鸣飞的脖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笑得眉眼弯弯,语气就是在撒娇。

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Lili说这话什么意思谁都听得出来,不就是邀请陆鸣飞跟她进行“更深一层的交流吗?

陆鸣飞也不是傻子,只不过他本来还有些抗拒,一想到林如棠,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气恼的。

就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很是绅士的一笑,“荣幸之至。

Lili闻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拉着陆鸣飞的手穿过人群就从宴会正厅门口走了出去。

她拿出手机悄悄给陆文月发了个短信:“我和陆哥哥就先走啦!

陆文月看见短信,也只是笑笑然后扣在一边继续她的交际过程。

Lili打的是什么心思她可再清楚不过了,自己也是赞成的,Lili怎么看,可都比林如棠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两个人到了酒店之后开的是双人圆床房。

进了房间以后,像所有情侣的步骤一样,调情,亲吻。

lili身上的香气像毒药似的往陆鸣飞鼻子里钻,声音也是极尽温柔,陆鸣飞低头擭住女人的双唇,有些粗暴的亲吻,呼吸似乎都重了。

“陆哥哥,别这么心急嘛~Lili惊诧于陆鸣飞的作风,但是她更多的是欣然接受,虽然叫他别心急,可是却完全配合,没过一会儿两人身上的衣服就脱得都差不多了。

但是就在陆鸣飞要动真格的时候,脑子里却一瞬间浮现出了林如棠的脸。

他慢慢迟疑了下来,Lili已经做好了准备,耳根都是红的,却迟迟等不来应该有的那一刻。

她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陆鸣飞僵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Lili微微皱了眉,但还是耐着性子唤了他一声,“陆哥哥?

马上就要成功了,可不能功亏一篑!

陆鸣飞听见了女人叫他,这才回过神来,想再亲吻Lili。

但是就在接近女人嘴唇的那一刻,林如棠的身影和笑脸重新出现在了他脑海中,就像魔咒一样,怎么赶都赶不掉。

陆鸣飞索性皱了眉头翻身坐起来,用手抹了一把脸深呼吸片刻,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淡淡的说道:“抱歉,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就先走了。

Lili看见他这样,不由得有些着急,从床上坐起来,一只手还盖着胸口那块儿的被子怕走光,皱眉问道:“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处理啊?就那么着急吗,我——

“抱歉。

陆鸣飞穿戴整齐,最后整了整衣领就拿着外套要往门外走,直接打断了Lili的话,房门被关上,女人的声音全部隔绝开来。

Lili看见男人离开,不由得皱了眉,很是不甘心又气愤的拍了一下被子。

陆鸣飞从酒店出来,开车直奔林家去了。

他一路上一言不发,紧抿着唇,时不时的打着方向盘绕开迎面而来的车。

在宴会上就没看见林如棠,现在这个点儿了,她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陆鸣飞忽然很想去找林如棠谈谈,哪怕是有个结果也好,毕竟他还是忘不掉她,就算刚刚差点跟lili上床,到了最后脑子里也都是林如棠的脸。

用句俗气的话说,林如棠似乎是他的劫难。

到了林家之后,陆鸣飞调整了一下情绪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林娜,看见门口站着陆鸣飞的时候她还愣了一愣,随后便闲闲开口说道:“陆少爷怎么来了?

“如棠回来了吗?

林娜听见他还在问林如棠,不免哼笑一声,很是不屑的神色,看向陆鸣飞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怜悯。

“没有啊,她可一直没回来,都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陆少爷你还真是长情啊——

陆鸣飞的眼神暗了暗,脸上就快挂不住了,他很懒得理会林娜,点头客套的道谢就离开了。

他整个人却都是失魂落魄的,这么晚了,林如棠会去哪儿呢?

难不成,是去找跟她春宵一度的那个男人了?

不,不可能!

此时此刻,林如棠正在一幢装修的很大气的别墅中。

她坐在沙发上,对面就是言湛,他身后还有两个黑衣人,看起来像是保镖一类的。

“言湛,你到底要干什么!林如棠都快疯了,几近崩溃的对言湛喊道。

她从言湛的车上下来本来想回家,只是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忽然就被人捂住了口鼻,之后她就晕过去了,不省人事。

等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别墅里面了。

而言湛,就在旁边看着她。

林如棠的手脚虽然没有被绑上,但是这种像是随时随地都有人监视你并且禁锢的感觉。

对她来说真的不好受,尤其对方还是被她视为噩梦一样的人。

她虽然知道硬碰硬对言湛来说肯定没有用,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这样心理上的折磨。

言湛漠然的看着林如棠的神情和她的一举一动,淡淡开口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你跟我在一起吗?

林如棠皱紧了眉头,她简直不知道言湛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说在一起就在一起,难不成上了一次床之后,真当她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

“我不是很明白的告诉过你吗?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不会做你的情人,你究竟听懂了没有?

女人的脸色因为激动而有些苍白,言湛微微皱了皱眉,从椅子上起身走向林如棠,一下擭住她的手腕,没有太多的情绪,却是威胁和已经知道一切的语气。

 

 

第8章 怀孕了

“难不成你觉得现在,你还有别的选择?做我的人,我可以让你后半生过得很好。

“我不需要!

林如棠一下挣脱开他的手,双手紧攥成拳喊了一句,然后就往门口跑去,却被那几个保镖拦住,根本没处可去。

言湛这个时候在她身后开口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除了做我的情人这条路以外,你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包括陆鸣飞——你再也不许跟他有任何来往。

听见这个名字,林如棠一下愣住,缓缓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言湛。

这个男人的一句话,戳中了她心里的伤疤,鲜血淋漓。

“凭什么?我就问你凭什么?陆鸣飞才是我的未婚夫!

她也放弃了挣扎,一步一步走到言湛前面,眼底像是有了隐约泪光,连笑也是苍白,但却十分坚定,像是在挑衅男人。

“就凭我拿了你的一血。

言湛看着女人,眼底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林如棠听了这话,脸红一阵白一阵,看着言湛好一会儿,才从嘴里恶狠狠的吐出来两个字:“无耻!

言湛这个时候并不觉得这话是在骂他,相反,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掌控旁人的一切,他们的人生,一无所有者,只能无谓的跳脚,做一个小丑。

“谢谢夸奖。

林如棠被言湛这句话噎住,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男人——他,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其实睡了也就睡了,林如棠只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每次想到陆鸣飞她心里就一抽一抽的疼,她总是觉得对不起他。

而言湛,倘若两个人以后没有机会见面倒也算了。

林如棠已经想好了,总是能自己纾解的,毕竟以后还有几十年的光景,她总不可能一直记着这件事,然后不去进行正常的活动和交往。

可谁知道,言湛就像魔鬼一样,总是能出现在她视线范围之内,然后像现在这样——

简直是阴魂不散!

“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放我离开,就算跟你在一起,也不能一直把我关在这里吧。

林如棠简直是无奈了,她索性也暂时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挣扎不行,就来智取。

她就不信,言湛还真的能手眼通天到什么地步,一直把她关在别墅里,这就是犯法!

言湛食指指尖摸了摸下颌,饶有兴致的打量林如棠,“等你心甘情愿做我情人的时候,我当然会让你自由出入任何地方,只可惜,现在好像……还不是时候。

他一眼就看穿了林如棠在想什么。

林如棠一下脸就涨得通红,似乎全身都在颤抖。

言湛这么说,不就是让她接受他所有的禁锢……

抑或凌辱?

不行,绝对不可能!

怒火仍未消退,没想到她暂时服软,言湛却还是之前的做派,林如棠一下就受不了了。

本来她因为最近的事情,整个人就变得憔悴了不少,夜里也睡不好,身体都虚弱下来。

因为刚才言湛这一激,小腹中一阵剧痛。

林如棠立刻皱紧了眉头,右手紧紧捂住小腹痛苦的弯下腰。

眼前逐渐模糊起来,林如棠紧紧咬着牙,却还是因为不能忍受而呻吟了一声。

恍惚之间,她好像看见言湛皱着眉头快步向她走来,可她此刻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言湛皱紧了眉,快步走到林如棠身边,直接公主抱起她向楼上的卧室走去,对身后的几个黑衣人说道:“打电话,叫大夫过来。

黑衣人闻言拿出手机打了私人医生的电话。

言湛抱着林如棠,推开次卧的门将她放在床上。

他看着林如棠苍白的脸,忽然勾了勾唇,轻轻拂去女人侧脸的发丝。

其实这个女人除了嘴硬,别的还都挺好的。

过了半个小时,医生匆匆的提着药箱和各种器材赶过来上了二楼,推开卧室的门。

言湛见状便让开位置,示意医生快给林如棠看看,她是不是身体哪里不好。

他的私人医生通常也会中医的手法,更何况听诊器什么的根本不方便带过来,也只能把手搭在林如棠手腕上,给她诊脉,这样来说,是最快的方法。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医生的眉头便舒展开,起身看向言湛的时候,稍稍带了点笑意,说道:“言先生,这位小姐已经怀孕四周了。

她怀孕了?

言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略带些诧异的看向躺在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林如棠。

他……他有孩子了?

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是震撼的。

言湛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孩子,还是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说是他连结婚都还没想过。

要不是父亲移民国外的时候告诉他还有什么上一辈就定下来的娃娃亲,甚至连陆文月,他都不见得能抽出时间来应付。

更何况陆文月根本是他不喜欢的女人,所谓的婚姻,也不过是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也就是对彼此的生意多有助益而已。

而现在,林如棠有了他的孩子?

言湛虽然现在也不见得多喜欢林如棠,但这个女人着实是顺眼了很多。

而且他即便没有把结婚生子纳入以后的生活轨迹当中,但是结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至于这个孩子……他心里再怎么样,都是很高兴的。

“好,谢谢。

言湛愣了愣,随即勾起唇角点了点。

在医生走后,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林如棠。

就算她再讨厌他,可肚子里也已经有了孩子,这样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他也不相信林如棠就会那么狠心。

言湛似乎没有发觉,他看向林如棠的眼神都温柔了不少。

手不自觉的覆上女人的小腹,那里还很平坦,但是已经有了一个新生命的迹象,想想就很奇妙。

言湛脸上的笑意忽然凝固下来,似乎是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太对。

他想了想还是把盖在林如棠身上的被子好好掖了掖,转身出去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在出去的一瞬间轻轻关上了们。

 

 

第9章 你肚子里是我的孩子

林如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天色还没暗下来,但是卧室里的灯已经打开了,她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着。

“醒了?

是言湛的声音。

林如棠听见他的声音就反应过来,挣扎着坐起来,却觉得身上十分疲倦,算了,她也没有力气再去跟言湛争吵了。

她苍白着脸点了点头,嘴唇上也没有血色。

言湛指了指床头柜示意有温水,林如棠随着他的动作看去,双手捧着玻璃杯喝了一口,唇上总算湿润了点,看起来比之前也好得多。

“谢谢。

她难得的道了一声谢,言湛点了点头,紧接着却说了第二句对林如棠来说是爆炸性的消息。

“我让医生给你看过了,你怀孕了,一个月。

言湛说的轻描淡写,但林如棠却愣住了,她转过头,怔怔的看着男人,说话的声音仿佛都不是自己的。

“你说什么?

言湛不意外她这个反应,毕竟他刚开始听医生告诉他的时候,表情也差不多。

他放下手里的书,坐正了身体转向林如棠,盯着女人的眼睛,字正腔圆的说道:“我说,你怀孕了。

怀孕了?

这个消息对于林如棠来说太震惊了。

她今年才十八,就要面临做一个母亲?

虽然林如棠也想过以后或许会过相夫教子的生活,但是对方——也仅仅限于陆鸣飞一个人。

而现在,她要做一个母亲?孩子的父亲还是言湛?

这太荒谬了。

既震惊又荒谬。

“……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的手垂下来,纤细十指慢慢抓紧了床单拧出了层层褶皱。

这个消息一时半会儿林如棠也接受不了。

言湛看着她的反应,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孕妇。

“你好好休息,等会儿我会让人把饭菜送到房间里。

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林如棠盯着前面眼神逐渐茫然起来。

她的脑子里现在一团乱,右手不自觉抚上小腹,她感受不到那里有个生命,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她远远做不到那么狠心,用药或者自己偷偷去做手术。

而且就算她想,现在也绝对是跑不出去的。

她不是什么会为了孩子就忍气吞声的女人,但因为一个意外,就让一个孩子还没出世甚至还没成型就失去自己的生命,她也实在是不忍心。

虽然等胎儿成型的那一刻,林如棠再动了去医院做手术的念头,可能就晚了。

她现在很纠结,不想呆在言湛身边,可肚子里还有她的孩子,而且说句不好听的,她现在也是被关在这儿。

大概四十分钟以后,房门被敲响,林如棠只是转过头看着门外没有说话。

言湛直接端着托盘推门进来,上面是一份盖饭和果汁,用厨房的榨汁机做的,现在林如棠不能喝那些掺了色素还有添加剂的果汁,不健康。

“吃饭吧。

言湛说完这句话就要转身出去。

不是他不想在这儿,而是如果林如棠的情绪再度不稳定的话,容易影响到孩子。

毕竟才一个月而已,任何情绪的波动都有可能出意外。

“等等。

林如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似乎是考虑了很久,才跟言湛开口说道:“言湛,我……我可以回家吗?

似乎是成了母亲,林如棠连语气都温柔了不少。

不错,她依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本来是想跟言湛说她想去做手术,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一种说辞。

就算有机会去医院,也不可能让言湛知道。

言湛眯着眼看了林如棠好一会儿,看的对方心里发毛,他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为什么?林如棠挑了挑眉,声音一下高了不少。

“你怀孕了。

我已经决定好了,在这十个月里——你都要住在别墅里,好好养胎。

直到到了预产期去把孩子生下来。

言湛说的理所当然,根本没有觉得这个决定哪里不对的样子。

林如棠一听这句话,顿时就生气了,她瞪着言湛说道:“你这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

“你肚子里是我的孩子。

言湛的声音缓和了一些,但还是不容置喙,“我来照顾你,有什么不对吗?

照顾?

这句话说得倒是冠冕堂皇!

林如棠瞪着他,但是身体和心理无一例外都很疲倦,也没了争辩的力气。

跟他,说不通的。

言湛看林如棠没说话,微微勾唇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好好休息。

“如果……我一定要出去呢?

林如棠看着男人的背影,缓缓开口,眼神都变得冷淡下来。

她现在已经身心俱疲,但是林如棠觉得,如果这十个月里都在这栋房子里,在言湛身边,她一定会疯掉。

要离开,趁早离开!

言湛停下脚步,抬眼那一瞬间因为被阴影遮住,完全看不出来他的表情。

停顿两秒之后他缓缓转过身来说道:“那你可以试试,你跑不跑的出去。

说完他就离开了,丝毫没有看林如棠是什么表情。

听见言湛这句话,女人眼神里原本还有的一点光瞬间就暗了下来。

她真的要……在这里十个月吗?

太可怕了。

陆鸣飞从林家出来以后,就一直在打林如棠的电话,可反反复复,听筒里都只是传来冰冷的机械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失魂落魄的拿下来手机,看见屏幕上已经自动显示的“通话结束字样,脑子里一团乱,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儿。

颓废的蹲下来坐在地毯上,在这个时候,陆鸣飞才能想起自己做的那些混账事儿。

他心里很纠结,又有些恼火自己。

想起来在林家看见林如棠回来,然后公开处刑她的那天,陆鸣飞就很难过。

他当时其实知道林如棠是不情不愿的,不然也不会对自己解释,但他当时就是被气昏了头,才会——

其实陆鸣飞心里明白,不管有多气,错是不在林如棠的,而他心里,最爱的也只有她。

但是现在怎么都联系不上如棠……是不是她,真的想明白了,想离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