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影君无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绝世毒妃妖莲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绝世毒妃作者:妖莲
  • 来源:SC

林星影君无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绝世毒妃妖莲在线阅读

《绝世毒妃》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绝世毒妃精彩简介:最新小说绝世毒妃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林星影君无情,是作者妖莲最新佳作,绝世毒妃妖莲在线阅读精彩预览:她,是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朝穿越,成为相府最无用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居于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是命运的安排,圣旨之下,她与她相遇。烽火狼烟,爱欲迷眼,画地为牢,锁心几时?曾许诺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曾相负漫天星河坠落,你我背影相对!一曲离歌终相守,他说:酒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天下也罢!我只愿,你的眼眸中再次倒映我的身影她说:阿轩,自始至

绝世毒妃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同床,调戏美男

  不过,这事也许真的只是表面,没准;;

  苏倾酒翻身直接压在了齐墨轩的身上,气息铺面而来,隔得有些近。苏倾酒把头直接埋在了齐墨轩颈间,她的头发散开散发着香味。

  姿势暧昧,香料迷人,她在他的眼前不安分的动着。齐墨轩紧绷着身体,那双小手时不时的划过他的肌肤,一向冷情的将军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事实上,对于男女之事,齐墨轩比苏倾酒差远了。何况苏倾酒仗着自己的身体年龄小,齐墨轩也不能对她怎样。

  苏倾酒得意的笑,若是齐墨轩的武功比她低点,那就更完美了!

  “嘿,你能收敛一点吗?”,指着一旁身下散发寒气的身体,苏倾酒打了个寒颤。齐墨轩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她都能感觉到寒冷。

  因为异能是控火,即使再寒冷的冬天,苏倾酒也不觉得冷。可是此刻,她却感觉到了冷。周围的温度也在急剧下降,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事物的发展不在手中掌控的感觉。

  “你不冷吗?”齐墨轩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子。他没有动,因为体内的真气有些错乱了,本不应该出现的景象提早出现了。

  他的心性受影响了吗?仔细想想,他这几天变化是挺大的!

  “下去,送我回去;;”,侧过脸,齐墨轩没有苏倾酒,只是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在诉说,“我可能犯病了,这与我修炼的功法有关系,你还是回避的好”。

  这算不算是关心?不过比起这种关心,不是应该更照顾一下她的面子。刚才是谁和她在庭院吵来着,非要来找她,现在他离去,这要置她于何地!

  苏倾酒把手放在齐墨轩的额头上,道:“你也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虽然我还小,但我们也算是名义上的夫妻。今晚你既然都来了,你想走可以啊,不过得是我赶你走;;”。

  “齐墨轩你选一个吧,是不要脸了,还是给我老实的在这呆一夜!”。

  连呼吸都开始带着寒气了,苏倾酒收起了不正经的笑容,齐墨轩比她想的情况还要糟糕。想象她当初想要干嘛来了,现在搞成这样,可以就这样不付责任吗?

  “呵呵~”,齐墨轩笑的有些悲凉,不用说苏倾酒也知道寒气入体不是一件好事。

  “苏倾酒,你多大了啊?”,面色如霜,齐墨轩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苦着脸纠结了一顿,苏倾酒再次趴在了齐墨轩的身上。盘算着,齐墨轩的功法竟然这么霸道,冻结的东西可是简单的很。她要是开间冷饮铺子,一定能赚很多钱!

  慢慢抬起了手臂,突然而来的痛苦使齐墨轩再次放下了。额头上泛起的汗已凝结成冰霜,这样的他是给不了她想要的拥抱吧!

  “我呀~”,苏倾酒想了一会,齐墨轩是二十三岁,她在现代的年龄和她差不多。只是,据说男性会下意识的照顾比自己小的人;;

  “我,二十了啊!我们那个地方普遍结婚晚,不过我们那婚姻倡导自由恋爱,而且过不下去了还可以离婚然后再找。你呢,我看着还不错,我们可以试试先婚后恋爱;;”。

  先婚后恋爱?这好像是个新名词。齐墨轩有些开始相信苏倾酒是来自异界的,她说的那些话,在这个时代是不会有人说的。

  “恩,这样也不错”。

  听着齐墨轩虚弱的回答,苏倾酒抬头,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

  “喂喂,齐墨轩你别死啊!”,胡乱拍打着齐墨轩的结冰的脸,苏倾酒莫名的心乱了。手上泛起了微软的红色光芒,她把手放在齐墨轩心脏的位置。心脏,血液循环的顶端,心热了冰也会化掉吧。

  视线有些模糊,异能似乎有些使用过度。冰霜退去,那一双眼睛似乎又重新睁开了,看见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其实,齐墨轩这种情况算是正常现象。过一夜,明天身体的异样自会退去。只是苏倾酒不知道,而齐墨轩因为习惯了也忘记了说。

  “喂,喂,你怎么样了?”,模仿着苏倾酒的口吻,齐墨轩问道。

  苏倾酒懒懒的没有回应,这般耗尽心神的救一个人没有报酬,她觉得好受伤。这种想法齐墨轩自是不知道的,他看见的只有苏倾酒使用了特殊的方法救了他,而苏倾酒本身却是消耗颇大。

  “酒儿;;”,齐墨轩温柔的喊道。

  名字或许是一个称号,可是当第一次带有感情的时候喊出来的时候,你才发现,它已烙印在你心中,它已是那般重要。

  意识有些混乱,苏倾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她闭着眼睛脸色有些发白,“我那个需要休息了,你不许走”。

  小手死死的抓住齐墨轩的衣袖,这其实是出于本能意识。杀手,过的是刀剑上的生活,在任何时候都会给自己留有自保的能力。而这次苏倾酒是没有能力自保了,她不想有意外发生。

  潜意识里对齐墨轩已经没有戒备了吗?苏倾酒的小脸又皱成了一团。有时候,她本人也是一个很纠结的人,面临选择的时候通常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

  “好,我不走,你安心睡”,齐墨轩小声说道。

  苏倾酒的身子是弓着的,这是极度的防备的姿势。齐墨轩暗自叹气,他们本是一类人,一直都在互相试探又在互相防备。好在,他们开始在互相信任,这是个好的开始。

  身上多了手臂的重量,苏倾酒歪着头睁开了眼,她看不清楚齐墨轩的面容,只是感觉他在笑。

  “你这是打算把我据为己有的意思吗?”

  “嗯嗯”

  “可是你明明是我的,那我又怎么会是你的”

  “我的当然还是;;”,我字还没有说出口,苏倾酒就觉得唇边一阵柔软。大脑晕眩,好久才反应过来,她竟然被占便宜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齐墨轩把苏倾酒拥在怀里,道:“都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这么小孩子脾气。其实我这次身体异样,你不用管,睡一觉,明天自然就好了”。

  什么?苏倾酒觉得快要气炸了!感情,她做了一件特别无用的事,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别闹了,该睡了;;”。

  “你!”,可恶啊!苏倾酒特别想骂人,可是她这次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墨轩,你给我等着;;”

 

第十七章出手教训苏沫儿

  要说这相府苏倾酒是不想去的,她在相府排行老九,想想吧,在她之前可还有八位小姐呢!

  丞相苏安绝对的算是一个人物了,娶了七位女子。霁城里所有的身份他都说可以沾染了一遍,就他娶的那些妻妾,上到官宦世家,下到平民百姓还有青楼女子。

  他的大女儿苏雪妍是当朝皇帝的宠妃,苏安可以说的是皇亲国戚了。末了连最小的女儿智商有缺陷的,都已嫁给将军,相府苏家真的可以通过卖女儿这条路上,越走越好。

  这个关系连苏倾酒都有些羡慕,大夫人端木一族是官宦世家,自齐国开过以来就存在,背景实力势力这就不用说了。二夫人的娘家,在朝堂上也占有一席之地,至于三夫人商家之女。

  纵观联姻路,苏安无疑是最好的。

  “在想什么呢?”,狭长的眼角像狐狸一样带着不怀好意,苏倾酒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这样的齐墨轩,她想不到什么好词。

  “离我远点”,搓搓手臂,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样。

  “哈哈~”,齐墨轩大笑。苏倾酒就是苏倾酒,她的每一个举动,都让他觉得心情大好,令他开怀不已。

  苏倾酒托着脸颊,要说她的母亲在相府其地位还不如那五六夫人。五六夫人柳丽柳莺歌是苏安从青楼里迎娶的一对孪生姐妹,苏安对她们很是宠爱。

  苏倾酒的母亲苏落兰是苏安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那时候苏落兰还带着已三岁的儿子。已嫁过人的改嫁到相府,若不是那会苏倾酒在她母亲的肚子里,大概苏落兰是进不了相府的。

  那时也许进不了相府更好,苏落兰生苏倾酒的时候难产死了。自那以后苏安伤心不已,再也没有纳过妾。

  苏安对苏落兰有没有感情,这事真的无从考证了。但是苏安对苏倾酒,可是说是不闻不问,但有时候却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苏倾酒一命。

  这样的记忆,苏倾酒也觉得可疑。

  在相府之中,不把苏倾酒当做傻子的也只有苏倾烨。他,是苏倾酒的哥哥,哥哥对妹妹自是极好的。

  可惜的是,苏倾烨与苏安没有血缘关系,他在相府的地位可想而知。同人不同命,相府苏安还收留了一个继子,苏云舟。

  传说:苏云舟是苏安大哥苏昊的儿子。苏昊那年犯事被满门抄斩,唯有苏云舟躲过一劫,后来苏安被带回相府。

  奇怪的事,齐国国主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后来苏雪妍入宫,这件事就再也没被提过。

  要说苏云舟也算是一个人物了,这样的身份在苏家,地位竟然高过了一房侍妾。平民出身的四夫人叶娥有一次指正苏云舟行为不端,有偷盗之嫌,此时闹到了苏家主母那边。

  这种事在大宅院里很常见,而且一旦挑破必是有十足的把握。可是那次叶娥也是倒霉了,丢失的东西竟然出现在了自己最重新的丫环房间。

  苏云舟自那次事件之后,更是得到了祖母的照拂,至今都无人敢惹。

  相府,每个人都不简单啊!

  “到了,该下车了;;”,齐墨轩提醒道。苏倾酒回过神来,收拾了一下衣裙,如今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了!

  齐墨轩坐着轮椅,苏倾酒握着手站在了相府门前。

  相府的大门,贵气无比,苏倾酒抬着头。从前她被人捉弄,相府的大门她倒是没弄过,今日一见,感慨良多。

  “呦,这不是苏倾酒吗?你怎么回来了,不会是被休了吧!”,苏沫儿低低的笑,眼神带着轻蔑与嘲讽。

  齐墨轩黑着脸,从前他不管苏倾酒是怎样的。只是如今她已是他的妻子,如今当着他的面,这样说苏倾酒,这苏沫儿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苏倾酒移步挡在齐墨轩的面前,今日回门之事,她就想过不会好过。没想到第一战,是她与苏沫儿的。

  四下打量,周围并没有什么人,街口倒是有不少来来往往的行人。

  苏沫儿四夫人之女,背景没有。在相府同她的娘亲一样其实是没什么地位的,要说为什么至今还能活跃在众人眼前,只因她欺负苏倾酒的时间最多,她没事都与他人怎么欺负“傻子”。

  似乎在这些无聊的小姐公子之间,苏倾酒是他们打发时间最好的玩具!

  “本王妃好的很,今日回来,就是看你给本王妃下跪的!”,苏倾酒傲然道。

  齐墨轩嘴角上扬,借势这东西苏倾酒倒是运用的不错。顶着他王妃的头衔,让相府的一干不服她的人下跪,这场景他也很想看。

  “你说什么?你个傻子!”,苏沫儿抬起手就想苏倾酒的脸上招呼。她不是不知道王妃代表什么,只是几天前她还可以任意欺负的人,如今却用命令的口吻让她下跪,她不服!

  齐墨轩动了杀机,苏沫儿竟是如此张狂!

  苏沫儿因为习惯动作很快,但是苏倾酒更快。罗刹鬼医苏酒儿那可不是徒有虚名的,苏倾酒毫不费力的握住了苏沫儿的手腕,令她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你这个贱人!快放开我!”,苏沫儿大吼,完全忘了身份之别,也没察觉苏倾酒眼神之间的异样。

  “贱人!闭嘴!”,苏倾酒用力,随手一甩,苏沫儿的身体已是飞出了几丈远。

  这个苏沫儿竟然敢单枪匹马对战她,她只能说一句勇气可嘉。至于其他事,她不做什么评价。

  绿灵张了张嘴,随后又识趣的闭上了。主子的行为,是不需要对她们这些下人解释的。刚才的一幕,她看的很清楚,苏沫儿的手怕是要废了,苏倾酒出手很快很准也很狠。

  “回头回去,一定要青灵对王妃客气点;;”,绿灵暗下决心。

  齐墨轩对苏倾酒的态度不用说了,就苏倾酒本身绿灵也看的出来,十个青灵都抵不过一个苏倾酒。

  退一步说,苏沫儿也是相府的小姐。苏倾酒这般无所顾忌,怕是早已有了对策。青灵那个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人,怎么比的过背负着“傻子”之名逃离相府的苏倾酒?

  怎样的隐忍,才能如此!

  “啊~打人了,相府打人了,快来看呢!”,苏倾酒扯着嗓子大叫。本来安静的相府,瞬间聚集了很多路人。

 

第十八章相府门前是非多

  哼~出手打人怎么了?这事,主要看谁在说的!

  来,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卓越的演技!

  苏沫儿被甩在相府前,毫无防备的她当然是被摔晕了。齐墨轩看着苏倾酒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紧接着哽咽声响了起来。

  哭戏,这种事苏倾酒一般。为把万无一失,她带了一张沾了洋葱汁的手帕,抹眼后想不哭都有点难。

  以至于苏倾酒回身之后,绿灵完全陷入了呆滞状态。讷讷道:“王妃,您怎么了?”。

  不止是绿灵,赶车的几个人、李管家,甚至包括齐墨轩都有些傻眼了。他们刚才看的都很清楚,苏倾酒一个甩手,苏沫儿就飞了出去,如今都躺在地上,没人敢扶呢!

  眼圈红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往下掉。苏倾酒一副无比委屈的样子,见者看了也是伤心了。

  “八姐欺负我,想打我。我想啊,我现在是王妃了,八姐打了我,肯定会受罚的。我刚才就躲开了,谁知道八姐脚下一滑,就,就摔出去了;;”

  就摔出去了,苏倾酒这几个字说的很小声,可是却没有人打断她的话。场中唯一敢反驳她话的人趴在地上昏迷不醒,其他人若是敢说反话,估计下场不会比苏沫儿好到哪里去。

  看戏的人热枕的八卦心里被充分调动,平日里这些人不会也不敢在相府门前闹事。而今日就在相府门前就发生这样的事,根据苏倾酒说的,多半是苏沫儿的错,绝对的丑事!

  苏倾酒现在已不是谁都可以评头论足的“傻子”,如今她有王妃的身份,议论她的人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价。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被人认真处理,天子脚下公然议论王室之人,这可不好收场。

  “这是那个八小姐,胆子可真大啊!那个苏倾酒,就算;;不是,人家现在可是王妃,这个八小姐竟然想打人;;”

  “是啊,是啊!”

  议论声逐渐增多,而相府紧闭的门依旧紧闭。苏倾酒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喃喃道:“可真沉住气啊”。

  今日既然来了,她苏倾酒就没打算空手回去。青灵说,她嫁进墨王府连陪嫁的丫环都没有,偌大的相府怎可如此抠门呢?

  “啊~啊~啊~苏倾酒,你这个傻子我要杀了你!”,苏沫儿睁开了眼睛,口中一片腥甜,还有几颗硬物。

  苏沫儿从地上爬了起来,披头散发的样子让苏倾酒不忍直视。因为是脸先着地,所以说苏沫儿那张小脸算是破了相了。比起脸部伤,令苏沫儿更害怕的是手上的伤。

  她的右手,竟是完全不能动了!

  “苏倾酒,你该死!”,右手不能动,左手指着苏倾酒,苏沫儿无视了周围的一切,眼神充满了恨意。

  苏倾酒什么话都没有回,她的眼圈红红的。委屈?心痛?不,看见苏沫儿的惨样,她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这么多的看戏的,那幕她把苏沫儿扔出去的事没人看见。苏沫儿醒来大骂她苏倾酒的戏可是被很多人知晓了。别的不说,“泼妇”这个称呼,苏沫儿怕是摘不掉了。

  “八姐,是酒儿不对。酒儿应该向从前一样,站在那里不动的,那样八姐就不会不小心从台阶上摔出去了”。

  这话说的,站在不动让你在那打,相府真是好家教!

  没事欺负一个“傻子”小姐,如今对方变成了王妃,如今还照打不误,真是好大的胆子。

  “对了,今天不是相府九小姐回门的日子吗?这相府门前怎么没有人欢迎呢?”

  “哪里是没有人,你看八小姐不是在那吗?”

  “不是吧,苏倾酒怎么说都是王妃了,相府敢这样对待王妃!”

  “咦,苏倾酒旁边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不会就是墨王吧;;”

  “天哪!墨王爷亲自来了,相府竟然没有人出来迎接!”

  这就是舆论的力量,苏沫儿回过神来。苏倾酒把齐墨轩挡在身后她竟然没有发现,这下子真是闯大祸了!

  墨王爷齐墨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自是有些了解的。就这样的一个人,她以为即使被逼娶了一个傻子已是极限,让他陪着傻子回门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了,所以她早早的清理了相府周围的人,只为等着苏倾酒回来好一顿教育,让她知道即使她嫁给了一个王爷,也摆脱不了她的手掌心,谁让她只是一个傻子呢!

  事情并没有像苏沫儿预计的那样,苏倾酒先是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而后还把她扔出去了。最重要的是,齐墨轩一直在苏倾酒的背后,她想把脏水往苏倾酒身上引那是不可能的。

  苏倾酒今日所代表的,有一半是齐墨轩的颜面。

  “墨王爷,沫儿,沫儿;;”

  苏沫儿战战兢兢的跪在一旁,脑海快速寻找着理由。今天苏倾酒是把她扔出去了,可是她知道没有人会愿意站出来替她说话。

  她醒来时说的话,她所有的言语。想到这,苏沫儿肠子都快悔青了,她干嘛非得做这第一个,在相府的门前出这样的糗事,她的丞相爹爹怕是也帮不了她了。

  “你可知错?”,齐墨轩冷冷的说了一句。

  “错,沫儿知错了,求王爷王妃大人不记小人过”,苏沫儿连忙磕头道歉,与刚才的盛气凌人之势已成鲜明的对比。

  齐墨轩抬头看向苏倾酒,对方完全一副看戏的样子,想来没什么事。

  “那你可知错在哪里?”

  错在哪里?苏沫儿的心顿时收紧了。她能承认吗?刚才的错误,若是她说出来,那可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公然的辱骂挑衅皇帝亲赐的王妃,这个罪名大不大?

  明明受了伤的是她,为何现在跪在这里承认错误受人议论的还是她,她错了吗?她到底错在哪里?

  收起眼神的冷意与怨恨,苏沫儿怯懦的说道:“我对王妃不敬,求王爷王妃原谅”。

  “原谅啊”苏倾酒脸上带着暖心的笑意,故事才开始,就这么玩完当然不好了。

  向绿灵打了一个颜色道:“绿灵还不快把我八姐扶起来,多大点事啊!这可是相府,一会要是我那丞相爹爹出来,可要心疼坏了”。

《绝世毒妃》小说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绝世毒妃》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