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天柳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开始到现在心水淼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开始到现在作者:心水淼
  • 来源:SC

樊天柳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开始到现在心水淼在线阅读

《开始到现在》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开始到现在精彩简介:最新小说开始到现在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樊天柳程,是作者心水淼最新佳作,开始到现在心水淼在线阅读精彩预览:金光现、万俱灭!一念震天地,一动破苍穹真气大陆、强者无数,踏碎虚空、唯我独尊!破碎虚空——无尽位面,灵气大陆,宗族联盟林立,至高强者间,到底谁主沉浮?家族被灭的樊天,得惊天神器,一路披荆斩棘,创下不朽神话!

开始到现在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大战二

  “好一个小小年纪的一级灵动者,竟然将我赵家长老都是打败了去”,天空中,一道声音传来。

  旋即,一名中年在空中闪现而出,来人,正是赵家族长赵虎!

  “灵仙阶别的强者?”,望着天空中的中年人,樊天心中暗道。能在天空中踏空而立的,用屁股想,都能想到是灵仙等级以上的强者了。

  感受着中年人体内散发出比自己强横几十倍的真气。樊天心中微微一震。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们这么多人来对付我一名毛头小孩,似乎也太看的起我了吧?”对于这灵陷阶别的强者,樊天依然满脸平静的说道。

  “臭小子,小小年纪便是成为灵动者,而且定力过人,想必身份也不简单,不知道令尊是何许人也?”赵虎望着面前一脸镇定的樊天,有点惊讶的道。

  “我的身份,无需向你坦白,既然你们仗着人多想以多欺少,那么,便一起动手吧。”

  樊天此时心中暗暗算计,刚才经过了两场战斗,体内真气已经消耗大半,如今眼前又来了一名灵仙,不用其他人动手,这一名灵仙,便是可以两三招内把自己解决了。

  万一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就拿出家族令牌,召唤火凤来解解燃眉之急吧。

  这火凤凰,自从清河镇将樊天救到乌托山脉,丢在深山里后,便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对于此,樊天对火凤凰还真是无语,把自己丢在乌托山里,要不是被宣儿和爷爷救回,岂不是要被野兽给吃了?

  “哼,小子,就凭你一阶灵动者的实力,也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赵虎听得樊天不知死活的话,当即怒声道:“今天,不管你是哪个家族势力的人,我赵家,也要把你拿下,让你背后的势力看看,不教好后代的后果”。

  眼中闪过一丝狠捩。手掌缓缓调动真气。

  “不要脸的混蛋”,一道娇怒声从房屋中传出。旋即,两道娇小倩影从屋内疾步闪出。

  “宣儿,你们出来做什么”,看着宣儿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樊天急声道。

  “樊天哥哥,宣儿与你一起作战。”,美目中闪过一丝冷淡,看了眼天空中的赵虎,转身对樊天道。

  “傻丫头,你连真气都没有修炼,谈何战斗,快进屋里去,这里我会想办法的,”听得宣儿的话,樊天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旋即又对宣儿急声道。

  望着出来的人影,一边的赵梵眼光死死地盯着那道粉红色身影,晴儿。

  眼中带着男人特有的帜热,抬头对着天空中的父亲急声道:“爹爹,快把这个小崽子杀了,这个人留不得”。

  被突然走出来的两名少女,赵虎也是一塄,心中沉思“这家伙是什么身份?还有那个说话的小少女,眼中带着股寒意,貌似对自己这个灵仙级别的强着都不放在眼里,可自己却感受不到这女孩除了美貌之外,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回过神,对着樊天道:“哼,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孩,今天我照单全收了!”

  说完,脚踏虚空,对着樊天等人的头顶闪来。

  看着天空中突然闪来的身影,樊天和宣儿也是心中一惊,自己的这点实力,还不够灵仙强者一回合的,想着,手掌缓缓伸进怀里,准备掏出家族令牌。

  就在樊天准备拿出令牌召唤火凤凰,宣儿也是咬牙准备释放真气的时候。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哼,堂堂望都镇第二家族,竟然对着几名孩童如此这般?真是丢尽了赵云老家伙的脸”。

  话落,一名老者也是脚塔虚空缓缓走来。

  “灵仙?”

  感着突然出现一位灵仙阶别的老者,赵虎脸色微变“不知阁下是哪位朋友?还望报上名来,这是我赵家的事,希望阁下不要插手的好。”

  “爷爷,”樊天和宣儿同时喊道。

  看了看下方的两个小家伙,眼光停留在樊天身上,刚才樊天打败一名七级灵者和一名三级灵动者的情形,他尽收眼底,本来想早点现身,但想看看樊天的实力,便是等到现在才出来。

  不过,好在出来的及时,不然这几个小家伙,还真被这些人抓住了。微微对樊天点了点,表示赞赏。

  “哼,不要插手,他们喊我爷爷,你说,我要不要插手?”。老人声音冷淡的对着赵虎说道。

  听得樊天和宣儿喊这老者爷爷,赵虎等人也是不由得一震,原来,这名老者便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采药老人。

  虽然他知道这里是住着一名采药老人,但是,他并没有想到,这名老人的实力,竟然也是一名灵仙强者。

  “怪不得这小子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后背啊”。

  赵虎心中暗道,尽管如此,一个灵仙也不能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胁,要知道,自己这边,还有着一名七级灵动者和几名灵者顶级的人。

  想到这里,随即脸色一变,阴笑的道:“哼,就算你一个灵仙强者,又能如何?”

  说完,手印一结,磅礴的真气随体而出,手掌迅速凝结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形巨韧。没有二话,径直对着老者斩去。

  望着赵虎的凶猛攻击,老者冷哼了一声,袖袍一挥,也是强悍的真气随着老者的衣袖汹涌而出,随即在老者身前化成一把淡白色的长剑。

  长剑周身缭绕着一层淡白色真气,隐隐间散发着一种强悍的气息。:去。一声底喝,长剑迎着赵虎的大刀飞去。

  看着天空上两人的战斗,下方所有的人嘴巴不禁张的大大的。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灵仙强者的战斗,别说这般强者的战斗了,即便是灵动者阶别间的战斗都很少,毕竟这里太过偏僻,强者太少。

  樊天虽然没有对这样的战斗感到惊讶,确是被老者的实力吓了一大跳,虽然他心里也觉得老者不简单,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

  更不知道其实力竟然如此恐怖,虽然宣儿没有见过这种人类强者之间的战斗,但是,她却是见过爷爷与魔兽强者的战斗。

  一旁的晴儿,更是被这场面吓的花容失色,脸色惨白。

  天空中,轰隆声不断的响起,一道道法力能量向着四周扩散着,此时若是远处有其他的请者,或许也能感受到这边正有着一场激烈的战斗。

  “大小姐,我好象隐隐感到望都镇那边有着强者打斗的气息传来”,一处山坡中,一名中年人对着面前正闭目打坐的女子道。

  此女子,美目睁开,绝美的瓜子脸上,流露出些许冷意,淡淡的道:“恩,我也感觉到了,似乎是在乌托山北部的山脚那边”。

  此人,原来是刚刚与四阶魔兽战斗后在此打坐恢复真气的甄家大小姐与甄家二长老等人。

  “我们赶过去看看吧,看看哪方强者为了什么而如此凶猛的战斗,似乎这望都镇和我们乌托镇,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般强者的战斗了。”二长老道。

  “恩,”对此,大小姐没有异议,毕竟这强者的战斗,她也想看看是何等的场面。随即起身对一旁还在甄黔道:“你还可以继续赶路么?”

  听得大小姐的话,一旁的甄黔忙道:“可以,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恢复,体内真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走吧”,大小姐对着两人一甩头,脚一踏地面,向着天空掠去。瞬间,三人变消失在半空中。

  “轰;.”,天空中又是一声巨响传来。两道人影总是一碰即分。轰轰声不断,各自使出自己的实力向着对方凶猛攻击着。

  “哼,区区四级灵仙而已”,空中,传来老者的冷冷的声音。

  “哼,老家伙,别以为你一名八级灵仙,便是可以毫无忌惮,今天,让你看看我赵家的定级技能!”

  说完,赵虎双手急速结着奇异的手印,一声底喝:掌魂狮刀决,破狮刀,现!

  话毕,体内真气迅速涌出,在其面前形成一把巨大的大刀,刀间处,一头虚幻的狮子头张着巨嘴,两眼射出凶芒,让人看了隐隐感到些许的诡异与恐怖。

  掌魂狮刀决是中级技能,掌魂,就是掌握灵魂,练成此刀决,是需要先掌握猛狮的灵魂,才能使出刀决的威力。

  而赵虎召唤而出的大刀,刀尖处的狮头,便是其控制的猛狮灵魂。

  狮头大刀带着丝丝破风声,对着老者所在之处狠狠砍下。

  望着这狮头大刀,老者却是不闪不避,随即,手印一结,心中念道:“灵魂封印决。封”。

  凶猛的狮头大刀,在距离老者半尺的时候,突然凝固起来。而就在这一刹那,老者手掌上真气涌现,随即狠狠的一掌向着狮头大刀击去!

  “轰;;”

  一声巨响,狮头大刀顿时消散。

  “啊;”

  一声惨叫,随即“嘭;”,一道身影从半空中坠下,落在一处废墟中。

  看着坠落的人影,所有的人不禁打了个寒碜。

  这老者,也太恐怖了,这赵虎可是四级灵仙,而且,刚才使出的那一招掌魂实刀决是赵家的镇族技能,竟然被老者一掌打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天空中,老者没有理会众人惊讶与恐惧。

  闪身落在樊天和宣儿身边,旋即满脸微笑道:“走了,回家吃饭去”,这场战斗,对老者来说,好象当没一回事似得,这不得不让樊天感到无语。

  而反观赵家的人,当看见族长被人从天空打下来后,都被这一幕给吓傻了。

  这时赵樊才恢复过来,对着手下大吼道:“你们还看什么?快把爹爹送回家族中去。”

  随即心中狠狠的道:“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让你们全部死在我赵家手上!”脸上显出狰狞,带着人转身往家族走去。

  “爷爷,就这样放他们离开吗?”看着赵家的人就这样离去,樊天问道。

  “小家伙,那你还想怎么样?”听得樊天这话,老者看着樊天笑道。

  “应该把他们全部杀了,不然,以后,他们还会来找我们麻烦的”,樊天郑重的说道。

  老者一怔:“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却是有着这样心狠手辣的想法,哎真不知道他心中有着什么样的阴影或是其他;;”

  旋即道:“他们虽然强蛮霸道,但是罪不及死,就让他们多活点时间吧,若是他们真敢再来取闹,那就不再留情便是”。

  樊天点了点头。其实,樊天也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虽然年纪小,但是,曾经的经历,让他知道一个道理,对待敌人,就不能手软。

  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当初魔宗血洗他们樊家的时候,想必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将樊家家族全数覆灭。

  因为他们知道,既然做到了这一步,那么,如果不斩草除根的话,日后,若是让其东山再起,那到时候,便是对自己巨大的威胁了。

  所以,今天对于赵家,樊天如果实力够强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将他们全数杀掉呢。

 

第十七章身份

  关于这次由晴儿的事情而引起的祸端,老者没有责怪宣儿与樊天,反而是称赞他们一番。

  毕竟一名修炼者,能有着打抱不平,而没有盛气凌人的脾气,这毕竟是好的。

  饭后,晴儿便是去了自己的房间照顾其父亲去了。

  由于今天在樊天面前显示了自己的实力,老者沉默了一会,便是决定将自己与宣儿的身份告诉樊天。而此时的樊天,也正想打开自己一年多以来的疑惑。

  一间房间中,老者,宣儿,樊天,皆在此。

  老者望了一眼宣儿,转身对樊天道:“小家伙,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宣儿的身份感到疑惑,经过这一年来的相处,我也看出来了,你的身世也并非你所说的这般简单,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些关于我和宣儿的事情,而你,也不要再对着我孙女俩隐瞒了啊。”

  听得老者这般话,樊天顿时精神一震,说真的,自从被老者救到这里,生活在这里一年多以来,樊天是打心底了感激其两人,而且也是当老人与宣儿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虽然一直对他们的身份感到疑惑,但是他却从来不过问,而且也是极其的相信他们。

  因为他的感觉告诉自己,不管这两人是什么身份,他们决不会害自己,经过一年的相处,樊天也是感觉到了家的感觉。

  旋即对着老人与宣儿道:“樊天能活到今天,这命算是爷爷给的,若不是爷爷将樊天从深山中救回来,或许樊天早就死了。原谅樊天一年多来对爷爷与宣儿的隐瞒,其实,并不是樊天故意对自己的身份隐瞒,而是樊天的身份,牵扯太多,樊天只是怕给爷爷与宣儿带灾难,这一年来,深得爷爷与宣儿的照顾与关爱,樊天对于这份恩情,铭记与心!”

  听了樊天的话,似乎其身份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老者与宣儿同是感到疑惑。

  但是老者随即说道:“一年前,清河镇上的一家二流势力中,出现了一样名为古神之印的东西,后来导致这个家族被名为魔宗的势力所覆灭,而这个二流势力的家族便是叫樊家!”,说完,老者看着樊天,眼神带着些许复杂。

  一旁的宣儿听得爷爷这话,嘴巴不禁张了张,也许此时,她也想到了,面前的樊天哥哥,与那个清河镇的樊家;;

  难道;;

  宣儿也是惊讶的望着樊天。

  房间中,突然变得安静下来。骨头咯咯的脆响声从樊天的拳头处传来。

  脸上布满复杂的表情,其中有愤怒,有悲伤,有痛苦,也有失落!

  “不错,我便是那个樊家的唯一幸存者!”

  樊天咬着牙,从嘴中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其实,老者早就猜测到樊天可能与清河镇樊家的关系了,只是没有确认罢了,而且,清河镇距离这里有着数千里的遥远路程,他一个少年,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呢?老者依然是很疑惑。

  看着老者疑惑表情,樊天缓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将自己家族的遭遇,父亲的被杀,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全部过程都说了出来。

  樊天说的时候,几次差点真气从体内爆涌而出,可以想象,在樊天心里,有着多么巨大的血海深仇。

  而老者听了樊天的种种遭遇,也是为神龙教和魔宗的做法感到异常愤怒。

  当樊天最后讲到被火凤凰救到这里的时候,老者才从那愤怒中回复过来。

  随即和蔼地对樊天说道:“小家伙啊,虽然樊家遭遇了这般劫难,但是,你能从这个劫难中存活下来,就说明了樊家命不该绝,以你现在的修炼天赋,想必用不了几年,你便是可以回到清河镇重整你樊家,为你父亲,为樊家族人报仇的”。

  将眼中打转的泪水狠狠的咽了回去,随即对着老者道:“爷爷,虽然现在古神之印在我手中,可是,父亲当时交与我的时候,并未研究出这古神印中到底蕴藏了什么,除了可以让自己的修炼速度加快之外,便是没有其他用处。”

  听了樊天的话,老者脸上露出些许震惊:“这古神之印在你手上?”,老这惊讶的问道。

  “是的,当初爹爹也许因为研究不出这古神之印到底蕴藏着什么东西,只知道能助我快速修炼真气,所以才给予了我吧。

  不过确实,这古神之印在修炼真气方面很有效果,所以,在我八岁,便是达到了灵者的阶别”樊天继续说道。

  “小家伙,能否将古神之印让我看看?”老者郑重的道。

  樊天没有丝毫的迟疑,便是将古神之印拿出来给老者看。

  对于老者的信任度,樊天是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当那次老者让他服下不明药液时,樊天眼睛都不睁,直接就喝了下去。

  这不是短短相处一年时间便是能够到达的信任度,而是樊天也相信自己的感觉。

  感受到樊天对自己的信任,老者脸上闪过一丝安慰的笑意。

  接过古神之印,老者反复看了又看,然后,利用体内真气,将心神融入古神之印内。

  看着老者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古神之印,一旁的樊天与宣儿都不敢出声打扰。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老者才缓缓的将古神之印还给樊天,旋即看着樊天“小家伙,虽然说你身世悲惨,但是,不得不说你也是个好运的家伙啊”。

  老者面露欣喜的道。

  “爷爷,怎么这样说?”听着老者这般说,樊天疑惑道。

  “小家伙,这古神之印在你身上的事情,你万不可泄露出去,这古神之印确实隐含着巨大的秘密,至于里面有着什么,现在告诉你还不是时候,就算告诉你了,也没有用,你先好好修炼吧,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等你到了灵仙者的时候,我再告诉关于这个古神之印的一些秘密。”说完,老者一声朗笑。

  “是时候告诉你我与宣儿丫头的身份了”。沉默了一会,老者又对樊天说道。

 

第十八章让人惊讶的萱儿

  “大小姐,昨天的那场战斗气息,应该就是那边传来的”,望着乌托山脉一处的山谷,天空中一名中年男子说道。说话之人,是甄家的二长老一行人。

  “恩,我们先不过去了,先去望都镇中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把,明天再去找万里封”,大小姐淡淡的道。

  三人没有在空中过多的停留,随即闪身落在一家小客栈门口,走了进去。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听说近来这里出现了一名叫樊天的少年英雄啊,貌似才十一二岁,厉害的不得了。”

  “是啊,听说前天在集市里,一招将赵家几名大汉打倒,连赵家少爷都吓的屁滚尿流呢。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昨天赵家的家主带着两名长老前去那少年的住处,竟然也是被打的惨不忍睹呢。”另一张桌子的人参合道。

  “哈哈,这次赵家可是丢尽了脸了,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人”有的人幸灾乐祸道。

  “大小姐,看来,昨天的那场战斗,与他们说的有关啊”,一边的甄黔听得他们的议论,轻声说道。

  “不可能吧?他们说的只是一名十一二岁少年,哪有这个能耐将赵家家主都打败?那赵家家主可是一名灵仙呢”,二长老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那少年背后也有着不得人之的强者依仗呢?”大小姐挑了挑眉,颇有意思的道。

  随即诱人的小嘴微微带着点弧度:“樊天;”心中默默念了一句。

  “什么?宣;;宣儿竟然是一名灵动者?”

  房间里,樊天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比自己还小的女孩,怎么也想不到,每天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少女,竟然是一名修炼者,而且等级还比自己高。

  更让樊天震惊的是,他居然一点也感受不到宣儿体内的真气流动?

  “不错,早在几个月前,他便是晋阶灵动者了,说起来,也就比你早两个月吧”,老者轻笑道。

  “怎么可能?宣儿,你说,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一点也感应不到你提内真气流动?”望着宣儿,樊天难以置信的道。

  “樊天哥哥,爷爷说的没错,宣儿确实是一名修炼者。

  之所以你感应不到我体内的真气,是因为爷爷给我配制了一副药液的原因。而我每半个月服用一次药液,体内真气受到药液的控制,使得真气流动缓慢,不容流露而出。而且,爷爷配制的这种药液,还能避免一些心神与真气的打探,所以,你就感应不到宣儿体内的真气咯”望着樊天惊讶和震撼的表情,宣儿解释道。

  “即使是这样,那我从来都没有见你修炼过?你怎么晋阶的?”

  对于宣儿的话,樊天当然是深信不疑的,但是,他确实没有见过宣儿修炼过真气。

  一旁的老者笑道:“宣儿修炼的真气,是世间极其罕见的一种阴属性真气。所以,宣儿都是晚间才修炼的”。

  又是疑惑,这修炼真气,还有阴阳之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就是以前,爹爹也没有提起过啊?

  似乎看出樊天的疑惑,老者继续解释道:“真气大陆中,真气修炼分为两种,一种是阳性真气,一种是阴性真气,而你修炼的便是阳性真气,而宣儿的,便是那种阴性真气了。修炼阴性真气的人,在真气大陆里极其罕见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修炼阴性真气,修炼这种真气,是需要很多条件的,具体要哪些条件,说了你也不懂,等你以后实力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如今你所知道的东西,在真气大陆中根本不值一提的。等有机会,你去别的一些地方见识一下,就会明白了。”

  对于老者的话,樊天记在心里,然后望了望宣儿,又对老者道|:“那宣儿的父母呢”。

  “宣儿的父母不在这里,宣儿也不是洛神国的人,而是海域国的人,而我,既不是洛神国的人,也不是海域国的人,我是一名药师,仅此而已”,老者望着樊天,笑道。

  樊天听了老者这挂,不禁感到头大:“海域国是在什么地方?那爷爷和宣儿怎么会在这里呢?”

  樊天现在对老者与宣儿的身份更加疑惑和感兴趣了,再者说,他也从来没有接触别的国家的人呢。

  至于老者说自己是药师,樊天倒是没感到多大的惊讶,因为他服用过老者的晋阶神液,自然知道老者是一名药师了。

  只是他不知道,这药师,可不是一般的药师,他的名号说出来,可是会惊动整个真气大陆的。

  而樊天所服下的“晋阶神液”,比这位药师更要出名了,若是樊天知道着事情,肯定又少不了震惊半天了。

  所以当初老者和樊天说过,遇见他,是樊天走运,就是这个道理了。

  “海域国,就是在这座乌托山脉的后面,虽然说起来很近,其实是遥远无比,因为,这乌托山脉高耸入云,面积也极其庞大,想翻山过去是不可能,而若是向周边过去,大概都需要一年的时间,即便是灵仙阶别的强者,踏空而行,也得半年时间方才能达到海域国。”老者答道。

  随即又说道:“这些,你就不用弄明白了,反正你现在是要安心、努力的修炼吧,尽快将自己实力提升到灵仙吧。”

  对于海域国的事,樊天也不怎么关心。他现在心里也明白,自己肩上抗着多重的担子;父亲的杀父之仇,家族的仇恨都需要他去报,重整樊家的重担需要他去挑。

  而樊天,只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少年!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里的种种压力与情绪稍微放了放。转身对着老者道:“爷爷,樊天一定会好好修炼的”|。

  望着面前这个小男孩,老者脸上涌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随即拉着宣儿的小手,说道,“明天,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那里很适合你们静修,而我,也会随你们一起住在那里。”

  老者知道,这里,经过了这般大动静,想必用不了几天,便是会有人寻来,而樊天的身份特殊,若是被人知道他的下落,那后果可就不妙了,毕竟那古神之印可是足已惊动整个真气大陆的。

《开始到现在》小说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开始到现在》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