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言锦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作者:言锦
  • 来源:SC

苏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言锦在线阅读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精彩简介:最新悬疑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苏臻,是作者言锦最新佳作,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言锦在线阅读精彩预览:她苏臻,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全文在线阅读

第16章构陷

  陈候还一头雾水,但是见到这等情景心中也有了个大概。

  沉声说道:“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不然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家人都一并下去请罪去吧。”

  刘四听见这话惊恐的睁大眼睛,然后手指指向一旁跪着的青姨娘,说道:“侯爷饶命啊,小的是被青姨娘诱惑的,是她勾搭小的的。”

  陈候没想到自己的府中竟然还有这等事儿,看向青姨娘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顶斗大的绿帽,有意不去看陈侯夫人眼底的幸灾乐祸,配合的露出愤怒和怨恨的神情。

  “青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和一个下人私通,你,你不知廉耻。”

  青姨娘从一进来到现在不管是之前孩子的事情,还是此次私通的事情,对她而言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般,自顾自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陈候夫人看见陈候难看到极点的脸色,适时的出声问道:“刘四,你和青姨娘这犯的是私通的死罪,按本国律法是要游街沉塘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并且,你的家人;;”

  刘四听见这话就知道陈候夫人是用他的家人在威胁他了,自己这次是必死无疑了,怎么也不能连累他的家人。

  “夫人饶命啊,真的是青姨娘勾搭小的的,小的真的没有说谎。青姨娘有天晚上来到小的的房间勾搭小的,事后她说自己最近身子有些不舒服想让小的从外面的药店里抓些药回来,小的虽然疑惑,但是药店的老板说这的确是普通的治风寒的药物,小的就帮青姨娘带回来了。之后,又帮她带过几次药,其他的真的没有什么了,请夫人明鉴。”

  陈候夫人满意的看了刘四一眼,然后冲着一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会意,立马上前几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青姨娘,虽然你用我家人的性命威胁我给侯爷和夫人下毒,但是侯爷和夫人待我恩重如山,奴婢哪怕是死,都断然不会做出此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要说之前青姨娘还能镇定自若,那现在当真是脸色大变了。

  不是因为这个丫鬟说谎,恰恰是因为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从小就流浪街头,直到被班主收养之后才结束那种流浪的日子。最开始的时候戏班子生意并不是很兴隆,所以他们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自行抓药。

  青姨娘自小心思就通透,久而久之的对歧黄之术也略懂皮毛。所以她才会勾搭刘四,让他从外面给自己带些普通的药物,然后又从这些药物中挑选出自己需要的东西来。

  很多药物和其他的药物放在一起吃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单单被挑出来单独使用,反而就变成了毒药,不过因为是常见的药材,所以毒性并不是很大。

  这个计划在自己的儿子死后就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了,所以在自己儿子死后她没有第一时间的追随而去,而是刻意的接近陈候,在他的饮食里下些慢性毒药。甚至是买通身边的丫鬟,让她在陈候夫人的吃食里下药。

  原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那想早早就被陈候夫人拿捏在手中。一切不过是一场计中计,而自己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

  要说之前陈候还有些舍不得青姨娘的话,那现在可真是谈之色变,想到这些个时日青姨娘给自己亲手做的膳食,他就一阵一阵的反胃。

  “来人,快请府医来。”

  陈候爱美人,但更爱自己的命。

  陈候夫人见到陈候这般作态却是一声不吭的,这次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带这些个狐狸精进府。

  府医仔细诊过脉之后,回答道:“侯爷是中毒了,这是一种慢性毒药,但是后期爆发起来却是非常的猛烈,可使人七窍出血,浑身筋脉尽断而亡,可谓十分的狠毒。”

  陈候的脸色在府医的话中越来越难看,看向青姨娘的眼神也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不过现在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

  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府医问道:“那本候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中的毒深不深?”

  府医拱手行礼,说道:“侯爷不必担心,因为此药是慢性毒药,索性身体里积累的并不是很多,所以待在下开几服药吃吃就没事儿了。”

  听见自己的身体没事儿,陈候自然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这次下毒的事件中。

  “青姨娘,你好大的胆子,本候自认待你不薄,你竟做出此等罪不可恕的事来?”

  青姨娘听着陈候的话,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这让陈候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

  “待我不薄?侯爷说这话也不觉得亏心吗?要是当初你真的大发慈悲,哪怕是一点儿,都不应该把我带入这候府的泥潭里;要是你当初真的仁慈一些,就不会纵容那些个小人害我儿性命。”

  陈候听见这话有瞬间的沉默,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

  随后他抬起头来,眼带杀意的说道:“就算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你蛇蝎般的心肠。”

  “呵呵,在我进入候府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打算活着,现在我终于可以和师哥和我儿团聚了,真好。”

  说这话的时候,青姨娘的脸上露出向往的笑容,像是那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一般。

  陈候见此更是怒不可竭,双手狠狠的拍着身下的椅座,“想要去黄泉一家团圆,真是做梦。”

  对上青姨娘迷茫的眼神,陈候把自己之前做的事情毫不犹豫的全盘而出。

  “不过是个卑贱的戏子竟然能够让你这般的念念不忘,等你死后,我就把他和你那个短命的儿子的坟墓挖开,暴尸荒野,让你们死都不能够在一起。”

  青姨娘听见这话,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朝陈候扑过去,不过立马就被一旁等候的仆妇制止住。

  嘴里大声的嘶喊着,诅咒着:“陈候,你要是敢这样做,我哪怕是下地狱都不会原谅你的,更不会放过你,包括你身边这个女人,你们的儿子,你所在乎的权势地位,哪怕魂飞魄散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青姨娘拼命的使劲儿想要朝陈候扑过去,但是到头来都是徒劳。在空中挥舞的双手被按压住,甚至手腕都被折断,软软的朝下垂落着。

  陈候被这般疯狂的青姨娘吓了一大跳,看着眼前的人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半分颜色,陈候心中烦闷非常,更多的是厌恶。

  在知道青姨娘下毒想要害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舍弃了她。

  说到底,他最爱的还是他自己。

  “拉下去,赶紧把这个疯女人拉下去。就地仗毙。”

  青姨娘的声音越来越远,但是也越来越凄厉。甚至后来的下人都说,青姨娘一直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而且双眼泣血,看着分外的恐怖。

  陈候说到做到,在青姨娘死后,就让人去挖了青姨娘师哥和她儿子的坟。

  也正是这样,才导致了青衣寄声魂的产生。

  苏蓁在听完青姨娘的故事之后,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酸酸的,涩涩的,有伤感,又有些感慨命运不公。最后怕还有些感同身受,因为青姨娘最后的仇怨,也是她藏在心底日日在心上反复刻画的。

  这个社会总是对女人不公平的,如青姨娘,如她。她们都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最后都死于非命。若只是她们死了倒是也干净,可连累至亲至爱的人,怎么会不让她们疯狂!

  但是不管青姨娘生前有多少仇和怨,从她动手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就注定了她的结局。

  死去的人不能妄改活着的人的命数,不然会受到天道的处罚。而苏蓁这样的渡魂使就是应运天道而出的产物。

  那些人见苏蓁在想着什么,赶紧出声求饶,“大师,救救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以后一定会改的。救救我们吧。”

  “大师,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要是我们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的家人可怎生是好啊!”

  苏蓁看着这些人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痛哭自己曾经的过错,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死去的人已经不会再活过来了,但是活着的人心底到底有多少愧疚她就无从所知了。

  苏蓁斜睨了这些人一眼,说道:“你们也看见了,多行不义毙自毙。你们犯下错事的时候可能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等到去偿还因果的时候就明白其中的痛苦了。这次你们运气好,我赶上了,但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苏蓁说完这些话直接走进了院子的里面,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原来是一间下人的院子,并不大,但是住的人并不少。

  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苏蓁才离开这里。

  尽管阎君没有定下她完成任务的时间,但是苏蓁心里可不乐观。今天是她赶来了,再加上青衣寄声魂之前受过重伤,所以才没有造成多余的人死亡,但是下一次呢?时间拖得越久,对她越是不利。

 

第17章可怜之人,可恨之处

  苏蓁慢悠悠的在陈候府里转悠,想要找到青衣寄声魂到底在哪里。

  “夫人,你不要太过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世子要是知道您这般伤心,肯定会不得安生的。”

  听见这话,苏蓁慢慢的停下了脚步,没有在往前走。她自然是知道不远处的人是谁,心中气血翻滚,她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冲上去撕碎了她。

  “我可怜的儿啊,他还那么小,还没有享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就这么,就这么;;”

  “住口,还嫌现在的事情不够多是吗?要不是你这毒妇做下那等恶事,我们候府又怎么会招惹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原来,不仅是陈候夫人,陈候也在。

  陈候夫人听见这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候,惊呼出声,“老爷,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妾身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陈候站起身来,怒视着陈候夫人,甩手道:“别以为那些个庶子的死因本候真的不知道。”

  陈候夫人闻言瞪大了眼睛,连手中的帕子掉在了地上都没有注意到。

  陈候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现在去追究这些个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看那个苏蓁是个有本事的,还是赶紧让她把青姨娘这事儿解决了为好。”

  陈候夫人想到自己之前经历的种种,浑身汗毛直竖,看着陈候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那个青姨娘一直都没有露面,苏蓁空有本事也不行啊?”

  “既然她不露面,那我们就要想办法让她露面。”

  陈候的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容,让不远处的苏蓁紧皱起眉头,不过要是陈候真的有办法引出青衣寄声魂,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陈候府这几天倒是风平浪静,众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是好在没有出现人员死亡的情况。

  而苏蓁自从上一次引气入体成功后就一直在抓紧时间修炼,现在已经到了筑基三级。练气和筑基虽然看着相差不远,但是灵力却是天差万别。

  练气一直到巅峰也不过就是比普通人要强上那么一点儿罢了,但是只要你达到了筑基,那说明你已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世间万物,不管是人、妖,还是鬼魂,都有相应的修炼机缘,只是看你能不能遇上,能不能突破。

  灵力到达筑基,苏蓁能画的符咒就更多了。而这段时间的安静一大半也归功了苏蓁在陈候府四周贴下的符咒。

  “大师,我们侯爷和夫人有情。”

  苏蓁看了一眼来人,想到前几天在花园里听见的话,点点头跟着一块儿去了。

  陈候府的大厅苏蓁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这段时间青衣寄声魂不知道缩在了什么地方,也导致候府的空气都好了很多。

  陈候和陈候夫人见到苏蓁都起步迎了过来,脸上的笑意灿烂又不失礼数。

  “大师,您来了,快请上座。”

  等到苏蓁坐下来之后,陈候才道出此次的找苏蓁来这里的目的。

  “大师,府中闹鬼一事不管是对本人,还是其它的任何人都是一种伤害,现在候府众人早已人心惶惶,要不是害怕会影响到他们的家人,恐怕候府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陈候不愧是浸官场多年,这番话下来,不管是对候府的人心收买,还是对苏蓁的施压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侯爷有话不妨直说。”

  陈候清咳两声,说道:“实不相瞒,本候知道大师本领高强,但是奈何那鬼怪躲藏起来不出现,让大师不能够出手。所以,本候想出一个办法,让那鬼怪自己出现。”

  看着陈候脸上得意洋洋的笑意,苏蓁突然觉得有些冷。她不知道陈候到底想出什么办法,但是心中不详的预感却是越来越浓厚。

  正待苏蓁要问了清楚,大厅外的门窗突然发出“哐哐当当”的声响,阴风从四面八方传来,刚刚还明朗的天气也变得黯沉下来,周围的空气阴森森、凉飕飕地。站在大厅四周的人都发出尖叫声和恐惧声。

  “那个鬼来了,青姨娘回来寻仇了!”

  不知道是谁说出这样的话,让周围的尖叫声,惊恐吼叫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整个陈侯府的人心纷乱,吵吵扰扰的让人更加惶恐不安。

  苏蓁静静的凝视着大门口处,她知道青衣寄声魂真的要来了。

  果不其然,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刚刚还空空荡荡的大厅处站着一个身着青衣的美艳女子,面容是装扮过的,一身青衣瞧着还是白蛇传青蛇的样子,妖妖娆娆还带着些许的涉世未深,还有胆大好奇,只是唱过一句之后,女子环视大厅中的人,又变换成满面怒色,眼睛里的火像是能喷射出来一般。

  “青衣寄声魂?不,该叫你青姨娘的,你果然来了。”

  苏蓁缓缓地站起来挡在青衣寄声魂的面前,就害怕她突然发怒伤及他人。

  青衣寄声魂随着声音把脸慢慢的转向苏蓁,那半狰狞的脸蛋更加的可怕,脸上的花纹越发的密集,颜色越发的深。

  视线冲击之下,青衣寄声魂另一半的脸也越发的好看。

  “苏蓁,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苏蓁不知道青衣寄声魂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过总归和陈候想出的办法脱不了干系。不过,这个时候,也是消灭青衣寄声魂的最佳时机。

  苏蓁二话不说直接冲着青衣寄声魂射去三颗阴阳钉,阴阳钉这段时间一直温养在她的体内,威力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苏蓁没有想到的是青衣寄声魂竟然躲过阴阳钉之后直接冲着她身后的陈候和陈候夫人而去。

  陈候和陈候夫人怀里抱着一个白色的瓷盒,看见青衣寄声魂冲过来之后,立马把白色的瓷盒举在胸前,颤抖着手,大声的说道:“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的话,我就把这盒子摔了。”

  苏蓁没有想到的是青衣寄声魂真的因为这话停了下来,她手上的指甲越发的长,隐隐泛着青色的光,及腰的长发越来越长,一直长到了小腿,那半边美丽半边丑陋的脸,相差的越来越大,花纹也越来越复杂,密密麻麻的遍布整张脸。

  苏蓁心中诧异非常,这青衣寄声魂在消耗自己的魂力用来增长实力。

  鬼魂也是可以修炼的,他们的实力的增长取决于他们的魂力强弱,而青衣寄声魂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修炼天赋的鬼魂,只是现在它燃烧自己的魂力增长实力,导致她的修为以后再难精进半步。

  苏蓁的视线也看向了陈候和陈候夫人手中的白色的瓷盒,这个瓷盒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才能让青衣寄声魂反应这般的巨大?

  “你敢,放下手中的盒子,我还能给你个全尸,若是不然;;我定要屠尽你陈侯府满门!我说到做到。”

  陈候和陈候夫人因为这话手抖得更厉害了,而苏蓁分明看见青衣寄声魂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这个盒子上,眼底的神色越发的幽深,不时还闪过一丝暖意。

  陈候夫人恐惧的同时,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苏蓁,大声的喊道:“大师,快动手啊,有这个盒子在,她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

  这话一落,苏蓁动了,倒不是因为陈候夫人的话,而是因为她感觉到青衣寄声魂已经把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先发制人总是好过被动出击的。

  其实刚刚苏蓁也借助他们说话的时间把阴阳钉浸染上自己的血,极阴红莲血是所有鬼魂的克星,也是她唯一可以战胜青衣寄声魂的东西。

  三枚阴阳针一出,成品字朝着青衣寄声魂射去,青衣寄声魂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步,长长的指甲抓向阴阳针,只闻“啪嗒”一声,阴阳针落在了地上,没有了半点儿反应。而青衣寄声魂五指的指甲尽断。

  青衣寄声魂看了眼自己的手,抬头愤怒的瞪着苏蓁,咬牙切齿道:“苏蓁,你真是找死。”

  长长的头发一甩,如一道黑色的大山,直直的朝着苏蓁拍下来。苏蓁闪身一躲,那想黑色的头发瞬间变得更长,朝着她卷来。

  苏蓁吓了一跳,没想到青衣寄声魂竟然一下子变得这般厉害,身上的符咒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苏蓁统统朝着青衣寄声魂扔过去。

  要是对上之前的青衣寄声魂恐怕还会有些作用,但是对燃烧魂力之后实力大增的青衣寄声魂来说却只是小打小闹了。

  陈候和陈候夫人见苏蓁应付不过来青衣寄声魂,顿时心里更是害怕。

  他们都清楚的明白,要是苏蓁出事了,那他们绝对活不到明天。

  “苏蓁,接着。”

  陈候大喝一声,然后把怀里的瓷盒朝着苏蓁扔过去。苏蓁条件反射的接住,然后举在身前。果然,青衣寄声魂到了眼前的攻击立马消散了。

  眼中的疑惑更加浓厚,这个瓷盒里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青衣寄声魂这般的忌惮?不,不是忌惮,更多的是顾虑。

 

第18章天谴

  “苏蓁,没想到你竟然也帮着这些人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来,亏你还是阎君亲选的渡魂使,你就不害怕受到天道的处罚吗?”

  “天道的处罚?”苏蓁看着青衣寄声魂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呵呵,你别装了,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该死。”

  青衣寄声魂激动的指着苏蓁说道,手上的短指甲又慢慢的开始长出来,不过速度倒是变得很慢,而且在指甲的顶端隐隐有火光闪现。

  苏蓁知道,这火光是红莲业火,只要是打在鬼魂的身上,就不会熄灭,会慢慢的侵蚀鬼魂的魂魄,直到灰飞烟灭。

  而之前青衣寄声魂已经被苏蓁所伤,要不是那个时候的苏蓁灵力底下,恐怕现在她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苏蓁听见青衣寄声魂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抬眼看看一旁的陈候夫妇,就对上他们闪躲的眼神。

  苏蓁疑惑的皱眉,然后另一只手伸向瓷盒,在众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打开了瓷盒。

  瓷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本盒白色的粉末,苏蓁知道,这是骨灰。

  “你把盒子还给我,把我师哥还给我。”

  呼啸的鬼音,震得大厅中的人,身形恍惚摇摆不定,捂着头无声的悲鸣哀嚎。

  青衣寄声魂见苏蓁打开了瓷盒,神情激动的冲着她扑过去,一把把瓷盒抱进怀里,小心的捧着。

  陈候夫妇见苏蓁没有抵抗就把瓷盒给了青衣寄声魂,顿时大惊,“大师,你怎么能把那东西给她呢?”

  苏蓁偏头看向两人,眼神冰冷的可怕,她没有想到陈候夫人想出的办法竟然是这个。古人总是讲究入土为安,而陈候夫妇这是让青衣寄声魂的师哥死都得不到安宁,也难怪青衣寄声魂会那般的生气。

  看着青衣寄声魂宝贝的捧着骨灰,像是捧着自己的全世界,脸上的温柔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连那半边丑陋的脸看着都好看了一些。

  苏蓁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孟千佑。她和孟千佑成亲之后,孟千佑对她也是百般呵护,宠爱有加。那个时候恐怕是她最最快活的时光了吧。

  那个时候的她总是想着以后,想着等到白发苍苍了身边有着孟千佑,有着自己的孩子,那她的一生应该就圆满了。

  可是,那一切终归是奢念罢了。

  转念又想到了自家被满门抄斩,还有当日被五马分尸的痛苦,苏蓁的眼神冰冷了下来。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若不是因为她的不防备,怎么会让偌大的汝南王府就此湮灭。

  孟千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血债血偿。

  苏蓁强压下心底的恨,抬头看向大厅内的众人。

  青衣寄声魂用自己那半边完好的脸紧紧的贴着瓷盒,嘴里的声音情意绵绵。

  “师哥,青儿又看见你了呢。”

  随后她又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只手捂住自己那半边丑陋的脸,紧张的问道:“青儿现在变丑了,你不会嫌弃我吧?一定不会的,师哥才不是那种人呢。”

  青衣寄声魂之前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尖锐刺耳,如今倒是别有一番吴语软调,只听声音都让人心中酸麻。

  苏蓁站在不远处,自然是把青衣寄声魂的话都听在耳里,表情都看在眼里。

  看着青衣寄声魂似是陷入魔障之中。

  尽管以她现在的模样做出那等温柔的表情会让人觉得很诡异,但是苏蓁却觉得这个时候的青衣寄声魂才是最美的。

  “啪嗒。”

  一声响声在寂静的空间里被无限的放大,青衣寄声魂和苏蓁同时朝着发声地看去,只见陈候和陈候夫人正在悄悄摸摸逃跑。

  原来这两人见唯一可以牵绊住青衣寄声魂的东西已经没有了,顿时心里十分害怕,毕竟这件事情一定会让青衣寄声魂恼怒,到那个时候死的一定会是他们。

  一边分析着局势,一边在心里怒骂着苏蓁。两人相视一眼觉得还是赶紧逃命的好。

  谁知,就在快出大厅了,陈候夫人一个不小心就把门口的那张椅子撞翻了,顿时两人的行为就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青衣寄声魂看见两人终于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漆黑的眼珠慢慢的变成红色,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手上尖利的指甲寒光闪闪。

  “简直找死。”

  青衣寄声魂一个手抬起,陈候和陈候夫人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飞去。

  “救命啊,大师救命啊。”

  陈候夫人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众人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避免耳膜的损伤。

  苏蓁尽管看不惯陈候和陈候夫人挖人骨灰的做法,但是她也没有忘记她身为渡魂使的使命。

  灵力集聚到掌心,苏蓁朝着青衣寄声魂发出一掌。

  青衣寄声魂感觉到这一掌的威力,不得不放弃陈候和陈候夫人,闪身躲开。

  她站在空中,赤红的眼睛看着苏蓁,问道:“苏蓁,你真的要拦着我吗?”

  青衣寄声魂语气平淡,就像是在和苏蓁讨论着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一般。但是苏蓁偏生从里面听出了认真和决绝的味道。

  苏蓁收掌看着青衣寄声魂,脸上一贯的面无表情,“任何鬼魂不得妄加干预人类的寿命,你是知道的。”

  “呵呵,苏蓁,你没看见吗?他们刨人棺材,让我师哥死都不能瞑目,他们这样的做法就很对吗?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有什么错?”

  苏蓁沉默了,其实在心里,她是很不齿陈候和陈候夫人的。而且陈候夫人也是她的仇人,她并不是很乐意救她。只是她现在是渡魂使,要是还完不成任务的话,恐怕阎君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算了,就让那个女人再多活几天吧,总有一天,她会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

  “废话少说,反正这些人我是救定了。”

  “救定了?”青衣寄声魂不屑的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救他们,今日,我就连你一块儿收拾。”

  青衣寄声魂不再和苏蓁废话,直接冲着苏蓁动手。尖利的长指甲直直的朝着苏蓁抓过来,这要是被她抓到,肯定一块儿肉都要没了。

  苏蓁早就见识过青衣寄声魂的厉害,尽管她现在已经到了筑基期,但是对上青衣寄声魂还是不够看的。

  所以苏蓁并不和她硬碰硬,艰难的闪身躲开后,一张符咒朝着青衣寄声魂打去。

  青衣寄声魂看着符咒不屑的嗤笑,“这种小小的符咒竟然拿出来对付我,真是不知所谓。”

  只是等到符咒到了眼前青衣寄声魂突然从符咒里感受到了灼热感,她顿时知道上当了。这个时候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青衣寄声魂心一狠,一掌打向符咒。

  谁知符咒竟然因为她的一掌全部碎开,化成一小簇一小簇的火苗,火苗感知到青衣寄声魂身上的怨气和死气,直接冲着她飞去。

  青衣寄声魂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躲避的时候正好见到苏蓁一脸平静,前后一死锁便明白自己恐怕是上苏蓁的当了。

  苏蓁一定是知道自己会对这种普通的符咒不屑一顾,所以才会用它来降低自己的戒备。从而到最后的引火烧身。

  一步错,步步错。

  那小小的火苗并不是普通的明火,而是苏蓁在自己的红莲血中提取出来的红莲业火。红莲业火可以焚烧掉世间一切的鬼魂邪祟,而且怨气越大的鬼魂,红莲业火的威力也会相应地增大。这也是红莲业火的可怕之处。

  青衣寄声魂原来就被苏蓁用红莲血伤过一次,这才没几天,又被苏蓁的红莲业火缠上了。

  青衣寄声魂凄厉的叫声不断的响起,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结果身上的红莲业火越烧越旺,并没有任何熄灭的意思。

  也对,红莲业火燃尽世间邪祟,不烧掉一切它认为应该烧掉的东西,是绝对不会熄灭。

  青衣寄声魂知道自己今天是载在这里了,愤恨的眼神看向一旁的苏蓁。她不再理会自己身上的火,直接朝着苏蓁出手。

  哪怕是死,她都要拉苏蓁一起。

  苏蓁早就知道青衣寄声魂不会放过自己,所以早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不管她的准备心理有多充足,真的对上青衣寄声魂时还是不够看的,更不要说,现在对上的还是青衣寄声魂拼命的打法。

  不过一会儿,苏蓁就被青衣寄声魂一掌打翻在地,嘴角有一丝鲜血缓缓地溢出。

  其实苏蓁知道这个时候躲避才是最好的,但是她能躲得开,陈候府里其他的人能躲得开吗?

  就算恨急了陈侯夫妻二人,若没了他们在,苏蓁之前的打算也都白费,还不如之前就让阎君勾了他们魂魄,这些日子所做也都白费。

  青衣寄声魂因为红莲业火的烧灼体型已经没有之前的凝实了,而且整个面部因为疼痛狰狞的可怕。

  “苏蓁,一次又一次坏我好事,今日我若是不能活,那你就和我一起消失在这个世间吧。”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