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雪楚天靖小说连载阅读-《将门嫡妃御九州》by凤鸣喧

  • 时间:
  • 小说将门嫡妃御九州作者:凤鸣喧
  • 来源:ysg

傅清雪楚天靖小说连载阅读-《将门嫡妃御九州》by凤鸣喧

《将门嫡妃御九州》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将门嫡妃御九州精彩简介:《将门嫡妃御九州》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是作者凤鸣喧的最新创作,小说主角是傅清雪楚天靖,主要叙述了傅清雪楚天靖之的精彩爱情故事,令人回味无穷。傅清雪再次睁眼时,很是不屑。堂堂将门之后,王府嫡妃,能被个白莲婊玩死?既然我重生到此,这个仇,我给你报!这些债,我替你讨!王牌女特工浴血而来,虐渣女、报杀仇、泡王爷、打天下!家国烽火,战乱不休,我与君,谋社稷,共江山!

将门嫡妃御九州小说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一章

南陵国,平安王府。

北风呼啸,漫天的鹅毛大雪纷飞而下,王府之中到处一片银装素裹,静谧得可怕。

忽然,一声尖锐的女子声音划破了长空,“不好啦,快来人啊!正妃娘娘跳湖自尽了!”

正妃娘娘?跳湖自尽?

什么意思!

傅清雪只觉得头痛欲裂,冰冷的湖水浸透她的身体,寒彻心扉。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听到声音?为什么会感到浑身发冷?

当子弹无情的穿透她心脏的那一刻,傅清雪才知道,自己竟然被最信任的组织出卖,一代金牌女特工被杀人灭口、香消玉殒。

可她为什么没死?这个奇怪的地方又是哪里?

努力地睁开眼,傅清雪错愕的看到,自己正浸泡在冰冷的湖水中,岸边有两个穿着丫鬟服饰的女子正在惊慌失措的大喊救命,而不远处有一个妆容精致,一身浅蓝色华丽服饰的女子走来,身材婀娜多姿,整个人显得高贵出众。

“林妃娘娘。”那两个丫鬟立刻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行礼。

来人正是平安王的侧妃林凝兰,她挑眉看了看在湖中已然不再挣扎的傅清雪,唇角微不可见的扬起一抹冷笑,摆弄着手上的玉扳指,淡淡问道,“碧玉,你说,怎么回事?”

“启禀林妃娘娘,刚才奴婢和小桃去碧翠苑给正妃娘娘送糕点,喊了半天也没人应,轻轻一推大门就开了,里面静悄悄的,奴婢和小桃觉得很奇怪,怕娘娘出事,就去娘娘的房间,谁知道看见娘娘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奴婢惊得大叫了一声。”

“男人?”林凝兰眼底寒光闪过,“然后呢?”

“正妃娘娘和那个男人听见声音,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奴婢和小桃见此事事关重大,追了上去,可还是让那个男人给跑了,而正妃娘娘……忽然就跳进了华清湖。”碧玉一口气说道,口齿伶俐毫无停顿,竟像是事先背诵过一样。

“这么说,姐姐她是因为和人tongjian被发现,害怕王爷责罚而跳湖自尽?”林凝兰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抹高大英挺的身影正在往湖边方向走来,故意提高了几分声音问道。

“回娘娘,正是如此。”碧玉上前一步,恭敬道。

“姐姐真是太傻了。”眼见那一抹紫色的身影越来越近了,林凝兰叹息道,眉眼之间却难掩一抹得意之色。

尼玛,傅清雪算是听明白了,敢情她就是那个丫鬟口中和人tongjian的正妃娘娘啊!

傅清雪倒不是讶异于自己莫名其妙被人按上了tongjian的罪名,而是……为什么她会在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成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妃娘娘!

难道她这是……穿越了?

拧着眉心,傅清雪在瞬间就想明白了,这所谓的tongjian败露自杀,原主是被人陷害了。

单单说她都落水那么长时间了,岸上丫鬟侍卫围了一堆人,却没有人下湖救她,就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和林凝兰脱不了关系。

不行,她绝对不可以这样坐以待毙,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又怎么可以浪费呢?

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有什么大场面是应付不了的?就算这具身体的原主已经一败涂地,她都有办法反败为胜。

于是,用力吸了一口气,傅清雪奋力往岸边游去,本来以为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可偏偏原主这身体虚弱得很,腿上还受了伤,一动就浑身酸痛。

咬着牙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傅清雪挣扎着爬到岸上,刚想站起身来,忽然一双黑色鹿戎靴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傅清雪抬头顺着那双靴子往上看,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头戴银冠,身穿紫袍,皮肤白皙,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剑眉微蹙,薄唇紧抿,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扬,正用极度冷厉的眸光盯着她!

第二章

纵然是在现代看多了帅哥明星的傅清雪,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男人却是难得的美男子,帅得简直可以让人窒息。

在这一瞬间的惊艳之后,身体原主的记忆忽然像潮水决堤一般,在傅清雪的脑海中涌了出来。

面前这个俊美无匹的男人,正是当今皇上的第六个儿子,享有南陵国第一美男之称的平安王爷楚天靖。

而原主则是镇国大将军傅元涛的嫡女,好巧不巧,也叫作傅清雪。

自三年前傅清雪第一眼见到楚天靖,就对他情根深种,只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楚天靖喜欢的户部尚书嫡次女、淑妃的亲妹妹林凝兰。

傅清雪费尽心机想要嫁给楚天靖,可楚天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一年前,傅元涛在战争中为国捐躯,傅清雪趁机向皇上提出要嫁给楚天靖。

傅家为南陵国立下赫赫功勋,傅清雪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平安王妃,而与楚天靖两情相悦的林凝兰只能委屈做了个侧妃。

这场婚姻,楚天靖娶得不情不愿,除去给了傅清雪平安王正妃的名分,根本瞧不上她。

甚至于这一年来,除了大婚那天,楚天靖再也没有踏入过碧翠苑半步,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更别提碰她了。

而傅清雪从小娇生惯养,屡次被林凝兰暗中陷害却不察觉,在楚天靖心目中的形象更加一落千丈。

至于今天被人从身后推下湖,还扣上了畏罪自杀的脏屎盆子。

对视上楚天靖冷冰冰的眸光,傅清雪挣扎着站起身来,正想说什么,却见林凝兰款款走到楚天靖身旁,百般温柔的说道,“王爷,你回来就好了,姐姐她……做了糊涂事情,和人私通被发现,一时想不开跳湖寻了短见。”

毋容置疑,今天这场戏的幕后策划者就是林凝兰,当年她和楚天靖情投意合,本以为平安王妃是囊中之物,谁知道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傅清雪用镇国大将军为国捐躯一事,大闹皇宫,众目睽睽之下皇上只能将她赐婚给楚天靖。

原本属于自己的平安王正妃的位置被傅清雪硬生生的抢走,林凝兰怎么能甘心?

她暗中发誓,一定要除去傅清雪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把正妃的位置夺回来!

今天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林凝兰故意挑了这样一个天寒地冻的大雪天,华清湖旁人迹罕至,让碧玉和小桃在傅清雪落水后拖延了整整半个时辰才开始呼救,不给她留任何生路。

一旦傅清雪淹死了,那么她就是tongjian被人发现畏罪自杀,楚天靖本来就讨厌她,肯定不会再去追查什么。

谁知道傅清雪竟然如此命大,这样都淹不死她,还留着一口气爬上了岸。

不过没关系,就算傅清雪没淹死也活不了多久了,只要她把傅清雪和人tongjian的罪名坐实,不怕楚天靖不震怒而下令重罚傅清雪,到时候她再做点手脚,不怕除不掉傅清雪这个眼中钉!

想到这里,林凝兰很好的藏起了心头的嫉恨,小鸟依人般偎依在怒色腾腾的楚天靖的怀中,“王爷,妾身相信姐姐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虽然此事关王府名声,但姐姐毕竟是还镇国大将军的女儿,还请王爷手下留情。”

傅清雪在心中一声冷笑,好一朵楚楚可怜的白莲花,明面里是在为她求情,可字字句句都在暗示她和人私通犯下死罪,更是提及当年她利用镇国大将军的女儿的身份胡搅蛮缠逼得楚天靖娶她。

像楚天靖这样高傲的男人,当年被逼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已经是极大的耻辱了,现在又怎么能够忍受傅清雪给他戴绿帽?

果然,在听了林凝兰这番话之后,楚天靖的双眉蹙得更紧了,脸色阴沉的比这三九寒天还冷上几分。

眸光一转,傅清雪挑眉看了林凝兰一眼,嘴角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淡淡的问道,“妹妹,谁说我和人私通?谁说我是跳湖寻短见的?”

第三章

就这一眼,林凝兰的心忽然抖索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面前的傅清雪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可一时半会却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一样。

朱唇微启,林凝兰柔声细语道,“姐姐,这种事情……”

顿了顿,似乎是羞于启齿,又被逼无奈,“碧玉和小桃都看见了,而刚才在姐姐的房间也找到了男人的衣物,铁证如山,妹妹就算想要替姐姐隐瞒也是不可能的了。”

林凝兰每说一句话,楚天靖的脸色就冷上几分,傅清雪差点都要给她鼓掌了,这演技要放在现代,妥妥的奥斯卡金奖。

也难怪胸大无脑的原主不是林凝兰这个女人的对手,到死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害死了她。

林凝兰话音刚落,忽然一道娇俏的身影向着傅清雪跑了过来,口中喊道:“娘娘,娘娘,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傅清雪眯了眯眼睛,看着一脸关心她的女子,想起来了,这是原主的贴身丫鬟菲儿。

菲儿扶着傅清雪,哭着道,“娘娘,你没事就好了,方才奴婢听说你畏罪跳湖寻了短见,可吓死奴婢了。娘娘,你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傻事呢!”

听了菲儿的这些话,傅清雪可以确定,这个菲儿和林凝兰是一丘之貉,估计早就被买通了,表面上字字句句掏心掏肺关心自己的主人,实际上在把她往火坑里推呢!

只见菲儿忽然跪倒在楚天靖的面前,哭着恳求道,“王爷,奴婢知道娘娘这次做了对不起王爷的事情,王爷生气是应该的,但娘娘也是因为被王爷冷落了才一时想不开做了糊涂事,还请王爷看在大将军的面上饶过娘娘这一次啊!娘娘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王爷的事情了!”

菲儿哭得稀里哗啦的,好一副忠心为主的模样。

“住嘴!”傅清雪走上前去喝斥道,扬起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菲儿的脸上。

“娘娘,你……”菲儿捂住了火辣辣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向傅清雪。

就连林凝兰都被傅清雪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呆了,“姐姐,菲儿对你忠心耿耿,如此为你求情,你怎么能打她呢?”

“忠心耿耿?”傅清雪秀眉紧蹙,眸底寒光闪过,冷笑着道,“好一个忠心护住的丫鬟,只可惜,字字句句都在污蔑主子,这样信口雌黄的丫鬟,难道本王妃不应该教训么?”

“够了!”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楚天靖终于开口,俊美的脸上毫不掩饰对傅清雪的厌恶,“傅清雪,你背着本王和人tongjian,你以为今天本王会放过你吗?”

对视上楚天靖那如瀚海般深不可测的眸光,傅清雪神色如常,“怎么,王爷也认为我和人tongjian,畏罪自杀么?”

“不然呢?”楚天靖勾唇反问,冰冷的眸光落在傅清雪的身上,隐隐透着嗜血的杀意。

傅清雪嗤笑一声,直直的看向楚天靖,“传闻,平安王爷铁面无私、公正廉明,今天就光凭一面之词就定了我的罪,把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头上,传出去就不怕贻笑大方吗?”

“姐姐,你怎么能够污蔑王爷?”林凝兰抓准了机会为楚天靖说话,“姐姐做的丑事,碧玉和小桃亲眼所见,此为人证,而在姐姐房间搜出的男子衣物则为物证,人证物证俱全,姐姐怎么能说王爷冤枉你呢?”

《将门嫡妃御九州》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将门嫡妃御九州》即可,不要忘记我们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