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幽小说连载阅读-《医女宫闱》by柠檬呀

  • 时间:
  • 小说医女宫闱作者:柠檬呀
  • 来源:ysg

白幽小说连载阅读-《医女宫闱》by柠檬呀

《医女宫闱》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医女宫闱精彩简介:《医女宫闱》是一本穿越架空小说,是作者柠檬呀的最新创作,小说主角是白幽,主要叙述了白幽之的精彩爱情故事,令人回味无穷。一朝穿越,她从一代神医变成了十三岁孩童,一场瘟疫,她从厄运灾星变成了举世英雄!乱世沉浮,她被卷入无望的宫廷纷争,尔虞我诈,在爱情的漩涡中她能否站稳脚,矢志不渝!

医女宫闱小说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一章

佑乾王朝,佑鹰十三年。

男子坐在龙椅上,若有所思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略带紫色的闪电自天空划过,随之,黄豆般的大雨倾盆而下。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信步走了进来,虽然外面大雨倾盆,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沾上一滴雨滴。只见他手持一个罗盘,罗盘的指针轻轻晃动着。

“国师,你来了。”龙椅之上的男子冲国师微微一笑,“怎么样?”

“陛下请看。”国师举起了手中的罗盘,罗盘指针晃动的幅度逐渐减小,最终定在了“东”这一方向。

男子眼睛微微眯起,转头看向了东面的窗子,雨滴连珠成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佑乾王朝,东方边地之处。

白幽睁开了沉重的眼睛,虽然大雨倾盆,但是她还是看清了自己现在身处一处河滩。她晃了晃脑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没有死?”白幽顾不得大雨,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看着缩小了一倍的小手,一时间有些茫然。

她还记得,自己是神冥组织排名第一的医生,在为执行任务归来的同伴诊治的过程中,发现了安装在同伴体内的炸弹,而就在发现的那一刻,炸弹爆炸了。

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就在这时,一段陌生的记忆冲进了白幽的脑海。

白幽,十三岁,佑乾王朝白府千金,其父白敬宇乃是佑乾朝左相,两年前外祖一家获罪被贬,白家非但没有帮忙,在此之后更是落井下石的废了母亲林氏,使得白幽母女在白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在此之后,白家忽然常常莫名丢东西,鸡鸭鱼等也莫名死亡,这时白家雇佣的算命大师在白家一阵施法之后,指着白幽说道:“此女乃灾星落世,不宜留在府中。”

因为算命大师的一句话,白幽及其母亲还有弟弟被祖母派到了东方边地的封地之中,自生自灭。

待看完记忆之后,白幽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自己这是穿越了,只是名字却没有变。

“被算计了?白府么?我们慢慢玩……”白幽握紧了拳头,那双皎洁的眸子眯了眯。

“谢谢。”白幽话音刚落,便传来了一句悠悠的道谢声,声音略显稚嫩,随着话音落地,白幽只觉得自己的脑海轻快了一些。

看来这身体的原主怨念很深啊,但是,有那样的亲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由于占据了这具身体的缘故,白幽对白家也带了一些厌恶之感,况且自己既然占据了这个身体,那么帮她报仇,对白幽来说也是分内的事情。

白幽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躲到了一棵树下,她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当她打算认一下路的时候,一阵声音传来。

“都怪你,本来想卖个好价钱的,这下好了,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能想到她年纪小小的,竟然不怕死的跳河啊,不过这一带的河流比较缓,估计就在这一片了。”

“你可要好好找找,醉烟楼可是出五十两银子来买她呢,只要这事成了……”

声音断断续续传来,随着二人的声音,白幽的记忆中,又多出了一些东西。

自己的母亲被蛇咬伤,在知道药材之后,白幽独自来到山上为母亲采药,但是在路上却被人打晕,在晕过去之前,她看到了对方的面容,正是村里的李勇。

声音越来越近,白幽往深处缩了缩,她现在可不是之前神冥组织的神医,而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且神冥的理念便是不可以轻敌,老虎博兔子仍需尽全力,何况人呢。

随着脚步声,只见两个人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是别人,正是李勇跟她的媳妇。

“哎?怎么可能会没人?”李勇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该不会被冲到下游去了吧?”李勇的媳妇王氏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可能,在这附近找一下吧,我估计她可能是醒过来之后藏起来了。”李勇说完,开始带着王氏转向了四周。

白幽捡起了一块小石子放到手中颠了一下之后,微微一笑,冲着王氏的后脑勺打了过去。

“哎呀,谁打我。”王氏惊叫道。

“有人吗?难道是那个小丫头?”李勇急忙的看向四周。

白幽微微一笑,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水声传到了白幽的耳朵里,她听力一向灵敏,在听到水声之后,她又转头看向了李勇夫妇。

仔细的听着水声,她捡起两粒小石子,瞄准了李勇夫妇的脚踝。

水声越来越大,就在李勇夫妇也注意到不对劲的时候,白幽运用巧劲,将石子打了出去。

“哎哟。”随着惊呼,李勇夫妇双双掉入了河中,正当他们缓过神来,站稳跟脚的时候,洪流到了。

随着“轰隆隆”的声响,二人瞬间便被洪流吞没,转瞬间便失了人影。

待两人从自己眼前消失之后,白幽拍了拍手,至于两人的生死,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白幽的信条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还之。

白幽站起身来,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一座山走了过去,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那里应该是有一处山洞的。

走近之后,果然发现了那个山洞,待白幽走进山洞之后,忽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这不由得使她皱起了眉头。

“出去。”冷冽的声音自山洞深处传来,白幽瞬间警觉了起来,她虽然是神冥组织的医生,但是该有的功夫并没有落下,而如今竟然有人在自己身边,却没让自己发觉,如果对方有恶意的话……

白幽不由得额头渗出了冷汗,她谨慎的看向山洞深处,待眼睛渐渐适应眼前的黑暗之后,她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个男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他额头的火红色火焰印记,虽然眼前入目一片昏暗,但是白幽还是看到了他那张绝美的面容。

哪怕是在现代见惯了小鲜肉的白幽,一时间不禁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二章

男子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看着白幽,“出去。”

白幽目光下移,只见男子的一只腿上沾满了鲜血,瞬间她便放下心来,感情这就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主啊。

不顾男子的反对,白幽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毫不掩饰的直白的看着他的面容。

男子一脸厌烦的看着白幽,“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赶紧出去。”

“没看够。”白幽勾起一抹笑,“就算看够了又怎样?看够了我也不想出去,且不说外面下着大雨,这山洞是你家的挖的?我偏不走,你能拿我怎样?”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白幽皱着眉头,走到了山洞门口看了一眼,只见河水已经漫过河堤,马上就要奔着这边来了。

白幽回到山洞之中,看着男子说道,“河水决堤了,走不走?”

男子别过头去,并不看白幽。

白幽看了看山洞外面,雨还在下着,并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而白幽现在身上湿哒哒的,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再出去淋雨了。

回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白幽发现了石洞的一边堆满了枯草,白幽扒拉了几下枯草,发现后面竟然有一条山道。

男子自然也将这一切看到了眼里,但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没有出声。

“走不走?”白幽看着男子,又问了一遍。

男子这次并没有回话,而是将头转向了一边,不去看白幽。

“不是我说,就你这腿,如果沾水发炎,可就不好治了,严重点可能要截肢。”或许是感觉到男子并没有恶意,白幽身为一个大夫的责任心又升了上来。

男子皱了皱眉,虽然他没听懂白幽的意思,但是也知道沾水之后对自己的伤口并不好,只是他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见男子不回话,白幽径直走到男子面前,伸手探向了他的腿。

“你干嘛?”男子反手一推,白幽便摔倒了地上。

猝不及防的白幽被摔了个结结实实。

“帮你看一下伤,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白幽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喂,你这腿要是还想要的话,咱们还是躲一下这水比较好,你确定不跟我过来?”

男子还是没有回话,白幽此时抬起头看了一下山洞外面,只见水已经漫上了山坡。虽然这个山洞的地势还算高,但是照这样下去,被水淹也是早晚的事。

“既然你不走,我自己走了啊。”白幽说着,转身走向了山道。

“等等。”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

白幽回过头看向男子,她可不是这么有耐心的人,之前对男子的好奇心也不过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罢了。

“扶我一把。”男子看着白幽说道,深沉的目光简直能让人陷进去,看得白幽一下子便心软了。

白幽走到男子身边,看了一眼他的腿,索性男子只是伤到了一条腿。

白幽费力将男子扶了起来,男子的重量一下子压到了她的身上。

“好重!”这是白幽的第一想法,随即便嗅到了一股独属男子的味道。

白幽忍下心头的想法,驾着男子走向了山道,这条山道很明显是人为开辟出来的,而且是一路向上的。

走了一会儿,白幽便将男子扔到了地上,“好重,就到这里吧,水估计漫不到这里。”

白幽这一放,其实也有些报复的心理,毕竟自己刚刚可是被男子甩了一下,她控制好角度,这一摔,肯定会碰到男子的伤口。

男子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白幽,连声冷哼都没有发出。

这不由得让白幽对他又高看了一眼,刚刚虽然被推开,但是白幽也看了一个大概,他的伤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说是血肉模糊都不为过,有些地方还混着衣服的碎片,而这样男子却都能忍下来,可见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主。

白幽在男子的前方坐了下来,就在这时,男子缓缓开口了,“都说最毒妇人心,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你确定要这个语气跟我说话?”白幽语气怪异的看着男子说道,“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身为弱势的一方,你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刀俎?鱼肉?这个说法倒是有意思,男子顿时对白幽升起了一丝兴趣,就在这时,山洞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找你的?”白幽冲男子努努嘴。

“你怎么不说是找你的呢?”男子看着白幽,显然认为她是本地人了。

“怎么可能。”白幽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我娘被蛇咬伤,如今还躺在床上,而我的弟弟,现在才六岁,你觉得可能会是来找我的么?”

“再说。”白幽忽然撅起小嘴,看上去倒有些可爱,“他们看样子便是奔着山洞来的,若是不知道你的落脚处,怎么可能?而我不过是路过的闲人罢了。”

男子看着白幽,眼睛里涌上了弄弄的兴趣,这是他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山洞中的人像是发现了这条山道,走了进来。

白幽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带着一个背着药箱的老人走了过来。

那侍卫见到男子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这个便是属下找到的大夫,先让他为您诊治一下吧。”

“嗯。”男子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那名大夫见状,也不敢怠慢,立马便弯下了身子,仔细的打量起了男子的腿。

过了一会儿,那名大夫才站起身来,一脸为难的看着男子,“你这腿已经骨折了,而且这些烂肉和衣服混在一起,也应该刮去,但是我并没有带止痛散,那痛,恐怕一般的人没法忍受。”

“没事,你尽管按你的来就好。”男子不痛不痒的说道,仿佛那腿不是他的一样。

“可是……”大夫皱着眉头,一脸的纠结。

白幽见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将双手背在背后,然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绝对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她前世的别墅。

第三章

虽说是别墅,是她的家,但由于医者的习惯,已经被她改造成了一个私人诊所,而且中西医结合,药房、手术设备一应俱全,有时组织里的人也会来她这里进行医治。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桌子上的止痛药膏,这是组织里开发出来的药品,事实上,白幽家里存着很多组织研究出来的药品,没办法,谁让她是首席医生呢。

就在她把注意力集中到止痛药膏上面的时候,那药膏忽然出现在了白幽的手中,这下子让她更加惊讶了,虽然白幽背着手,但是她可以确信忽然出现在自己手上的便是那桌子上的止痛药膏。

意识回归,白幽看到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

白幽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侍卫模样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小小的走了一下神,就变成了眼前的样子。

“你是谁?接近我家主子有什么目的?”只见那侍卫模样的人冷冷的问道。

“算了于健,一个孩子而已。”白幽还没来得及回答,男子便开口了。

“可是……”于健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男子打断了,“这么疑神疑鬼的可不好,你看她那小身板,能做到什么吧。”

待男子说完,于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白幽,随即便将剑放下了。

白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被小瞧了的感觉,不过对于男子的维护,她倒是放在了心上。

看着一脸为难的大夫,白幽忽然开口了,“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帮我?怎么帮?”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幽。

白幽将手中的止痛药膏拿了出来,组织出产的东西无一例外的全是精品,这个药膏的作用是阻止传出神经将痛这一信号传到作用器的,因此只需抹到受伤部位的周围便可以了。

似乎是看出了男子眼中的疑惑,白幽开口解释道,“这是我从西域那边得到的止痛药膏,而且就只有这么一支了。”

于健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男子打断了,“让她试试。”

得到了男子的许可之后,白幽跪坐到了男子的腿前,待仔细看清男子的伤口之后,白幽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伤势比白幽之前预估的还要严重,看到这里,白幽不由赞叹的看了男子一眼,这伤势如果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怕是再壮的大汉也要痛的要死要活,而男子却如同无事之人一般。

感受到白幽的目光,男子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白幽并没有理会男子,而是转头看向两人,“有酒吗?”

就男子的伤口,不消炎是不行的,待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白幽先扯掉了男子腿部周围的衣服,而男子看着白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由得嘴又抽搐了几下。

一个女子,扯男子衣服扯的这么理所当然,白幽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待扯下衣服之后,白幽在男子受伤部位的周围抹了一层药膏。

男子只觉得涂上药膏之后,受伤的地方变得凉凉的,痛处仿佛一下子消失了一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多看了白幽两眼。

白幽此时可没有空管他,只见她接过大夫递过来的酒,毫不犹豫的倒在了男子的伤口处,男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痛,但是被这么粗鲁的对待还是第一次。

“好了,消炎完毕。”白幽站起身拍了拍手,然后对着大夫说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看到白幽的药确实起了效果之后,大夫也不再推辞,转身便为男子诊治起来。

而白幽则背对着众人坐着,实际上却是在看自己的手腕。

在那里多出了一个胎记,那是一朵花的形状,而白幽将手放到胎记上面的时候,自己的别墅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令白幽惊讶的是,原来桌子上已经被拿出来的止痛药膏,现在又出现在了桌子上,白幽看看自己手中的药膏,心道难道这个空间的东西用完之后会自己再生成新的?

得到这个发现之后白幽并没有立即进行实验,毕竟现在不是试验的时候,转身看了一下大夫和男子,男子的伤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而男子的视线,则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止痛药膏。

被这么盯着,饶是白幽的厚脸皮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何况是这么漂亮的美男呢,但是这么白给又有些不甘心。

“想要?”白幽摇了摇手中的止痛药膏。

男子并没有说话,但是白幽却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白幽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对帅哥没有抵抗力呢,况且看样子,他的心肠并不坏。

但是就这样白白的送给他,白幽心里又有些不甘心,“卖给你,你开个价。”

“我这里就只有十两白银,你看……”男子有些为难的说道,他自然知道这药的价格肯定不止这些。

“十两白银?足够了。”白幽说完,将药膏递给了男子,接过了男子递过来的碎银。

“既然这样,那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我们互不相欠!”白幽说完,顺着山道继续走了下去,而男子也并没有阻拦。

待白幽自视线中消失之后,男子才将目光转了回来,而此时,男子的脸上竟挂着一抹笑容。

于健看到自己主子这样,不由得有些惊讶,但是他谨记着自己的职责,并没有多嘴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暗暗的记住了这个小姑娘。

而此时白幽顺着山道,竟走到了一个新的山洞,看着外面的大雨,白幽从别墅中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生了一堆火,然后围着火堆坐了下来。

当然,在等雨停的这个时候她并没有闲着,她重新将目光放到了手腕上的胎记之上,这个胎记她前世就有,不过前世的胎记是青黑色的,而这一世的,则是火红色的。

这不由得让白幽有些意外,但是她也没有纠结于此,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存在于胎记里面的别墅上。

《医女宫闱》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医女宫闱》即可,不要忘记我们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