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云溪蔺仪小说连载阅读-《一寸相思一寸灰》by青梧

  • 时间:
  • 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作者:青梧
  • 来源:ysg

柳云溪蔺仪小说连载阅读-《一寸相思一寸灰》by青梧

《一寸相思一寸灰》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精彩简介:《一寸相思一寸灰》是一本古代重生小说,是作者青梧的最新创作,小说主角是柳云溪蔺仪,主要叙述了柳云溪蔺仪之的精彩爱情故事,令人回味无穷。柳云溪一生爱过三个男人,皆是不得善终。青梅竹马,另娶他人。正牌相公,娶她只为气自己的庶妹,最后为了庶妹,亲手杀了她。答应为她报仇的男人,只为取她性命。无人疼无人爱,大抵就是她此生的宿命。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一章

“二拜高堂!”赞礼者高声喊道。

晏府府邸,到处挂着红绸囍字,若非亲眼所见,柳云溪怎么敢相信,曾对她海誓山盟的表哥会转头另娶他人,那个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妹—柳芸悦。

“夫妻交拜!”

穿着新郎服的男人侧过头,露出熟悉的俊逸侧脸。

柳云溪愣愣站在原地,如遭雷击。

三个月前,他还说过高中功名便用八抬大轿娶她过门,再不让她受半分委屈。

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

“你不能娶她!”柳云溪闯进喜堂,泪水盈满眼眶。

“云溪......”晏守道看见她,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柳芸悦揭开喜帕,示威般地挽上晏守道胳膊:“姐姐!今天是我和表哥的大喜日子,你莫要来搅局!”

“晏守道,你不是说,会娶我的吗?”柳云溪目光直直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

“......”

晏守道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

沉默着任由她被四方宾客议论嘲笑。

“逆女,你闯到这来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回去!”她父亲柳毅怒气冲冲地上前来拉她。

“放手!”柳云溪从来没对她爹这么硬气过,她拼尽全力甩开柳毅的手,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也感觉不到疼痛。

“你真的非要娶她?”声音是极力压抑的平静。

晏守道抬头,对上柳芸悦的眼眸:“我喜欢她。”

喜欢?

柳云溪几乎站立不住,笑声凄冷。

“那我呢?”

那些说过的誓言,许过的未来,都是一场镜花水月么?

“抱歉......”晏守道的声音轻得几不可闻。

柳芸悦隐住眼中嗤笑,委屈不已地开口:“姐姐,求求你离开,让婚礼继续吧!”

柳云溪何尝不想洒脱的转身就走,可她身子僵硬,根本迈不动脚步。

“别在这丢人现眼了!给我老实回家呆着!”柳毅扯着她的胳膊,就要把她往外拖。

柳云溪跄踉两步,脚下一崴,眼前就要摔倒在地。

“没事吧?”

一双有力的手扶住她的手肘,柳云溪仰头,望进一双寒潭般幽深的眼眸。

柳云溪见过这个男人。

他曾不止一次上门找过柳芸悦,言谈间颇有要提亲迎娶柳芸悦的意思。

只不过柳芸悦得知他并非豪门显贵之后,就疏于应付。

他此次上门是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你怎么来了?”这次慌张的人轮到了柳芸悦。

那男人听到柳芸悦的话顿了顿,却没有答话,而是缓慢地扶起了她。

“我并非为你而来。”男人抬眸看着柳芸悦,语气听上去很平和。

只有被他拉着手臂的柳云溪知道,并非如此,她被他握着的手腕,那力道大得让人发疼。

“此次前来......”那男人低下头,语气变得温柔缱绻:“是为向你求亲。”

他这句话,是对柳云溪说的。

满堂皆惊。

第二章

柳云溪转头看向宴守道。

他似乎欲言又止,却只是眼眶发红地望着柳云溪,没有开口。

柳云溪低下头,垂眸轻笑,似在嘲笑自己。

整理好情绪,她抬头对上男人乌黑深邃的眼眸,“好,我嫁给你。”

“嫁什么嫁!”柳毅气咻咻地站在一旁,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哪来的穷小子在这捣乱,给我把他丢出去。”

家丁听令上前,却被男子一声喝止。

“滚开!”男人双目一沉,不怒自威。

家丁摄于威严,一时竟不敢上前。

“穷小子?”男人报以冷笑,从腰间掏出一枚金色令牌。

纯金令牌雕刻着的“开平王”三字小篆,足见其身份高贵。

“你手中为何会有此物?”柳毅瞳孔微缩,满目惊诧。

男人不疾不徐收回令牌,沉声开口:“开平王世子元凌,求娶柳......”

他话语一顿,显然是根本没记住柳云溪名字。

她从惊讶中回神,无语地叹了口气。

“柳云溪。”声音很轻,不过足以让元凌听清。

元凌凤眸一眯,从善如流接上:“求娶柳家女儿柳云溪,这个身份可足够?”

开平王贵为皇亲贵眷,又有赫赫军功在身。世子之尊,向一个礼部侍郎的女儿求亲,谁都要说一句高嫁。

柳毅却没有立刻应承,反而看了眼柳芸悦。

她震惊过后,看着元凌的目光变得炽热:“阿凌,你不必为我如此草率......”

元凌目光锐利直视着柳芸悦,将柳云溪揽入怀中:“心悦已久,何来草率?我与她的亲事不劳柳姑娘操心,继续你的婚礼吧。”

元凌语毕,不由分说拉着柳云溪大步离开了晏府。

一出晏府,他便松开了柳云溪,语气淡漠:“我会尽快准备聘礼,回去等吧。”

“喂——!”柳云溪甚至来不及叫住他,人便走远消失在街角。

传说中开平王世子不是自幼体弱,不利于行吗?

可众目睽睽之下,冒充亲王世子是杀头的罪名,不可能有人拿这种事开玩笑。

恍惚回到柳府的柳云溪满腹心事,根本不知天是何时黑的。

“二小姐,您不能进去!”白芍焦急的声音唤醒她的思绪。

她抬头看向门口,一身大红嫁衣的柳芸悦气势汹汹闯了进来,一巴掌甩在柳云溪脸上。

力气之大,柳云溪的脸几乎是立刻就红肿起来。

“你疯了!”柳云溪攥住柳芸悦还要再行凶的手,语气愠怒。

“我是疯了!我倒不知你去哪处秦楼楚馆学的狐媚手段,打搅我婚礼不够,还gouyin世子为你撑腰。”柳芸悦眼中冒着怒火。

看来元凌还真是开平王世子,柳芸悦竟然气成这样。

“彼此彼此。”柳云溪甩开她的手,眸光冷厉。

“你当初拒亲,非要与宴守道成婚,难道不是自作自受?”

提到那个名字,柳云溪心口还是会疼。

“好啊,原来是嫉恨晏哥哥娶了我,才从中作梗。”

柳芸悦冷笑,不屑道:“那你可知世子想娶的人也是我。他今天故意那样说,不过是为了气我,你以为他真会娶你?”

柳云溪正欲开口驳斥,白芍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小姐,门房说有人来向您下聘礼了!”

第三章

柳芸悦双目圆睁的愣了一瞬,忽然提起裙角往正厅跑去。

柳云溪也是满心惊诧,她想了想,也顾不得礼法规矩,跟着去了正厅。

柳毅正在和元凌说话,偌大的正厅堆了满地的聘礼。

“阿凌.......”柳芸悦掩住眼底嫉恨,楚楚可怜地看向元凌。

元凌目光扫过柳云溪,目光落在一身嫁衣的柳芸悦身上。

“阿凌,你该知我当初拒亲是有苦衷的,若你当时再坚持些时日,我定会......”柳芸悦急急地解释。

元凌看着她,依旧不发一语。

柳芸悦仍是装无辜:“阿凌,我不想看你为了我,拿终身大事开玩笑。”

“七日后,我来接你。”元凌冷脸微眯着鹰隼般的眸子,不再看柳芸悦。

柳云溪看着元凌离开的背影,她白天说出那样的话,是一时冲动,根本没想过真要嫁给元凌。

可如今,却是骑虎难下。

七日后,开平王世子迎娶柳家嫡女柳云溪为正妻,十里红妆。

人人都道柳云溪飞上枝头变凤凰,却不知大婚当夜,新郎深夜未归。

“小姐......”白芍苦着脸看她:“您这样不合适吧?”

天色微明,已经换上常服卸下妆面的柳云溪理了理长发,抬头道:“元凌喜欢的不是我,他不会来的,你也早些安歇吧,明早还要敬茶。”

白芍看她神情没有半分失落,期期艾艾道:“小姐,您是不是还挂念晏家.......”

“别提他!”

柳云溪心中苦涩泛滥,闭了闭眼:“我现在已经是世子妃,不会再与其他男子扯上半分关系。”

突然吱呀一声,门扉被推开,穿着新郎服的元凌站在门口。

“世子!”白芍慌忙问安。

柳云溪侧头道:“白芍,你先下去吧。”

元凌走到柳云溪身边,身上有淡淡酒气,还有不加掩盖的脂粉味。

“你很不希望看到我?”元凌凑近她,目光带着审视。

柳云溪不闪不避,“既已成婚,何来希望不希望之说。”

“我倒不知你如此伶牙俐齿。”元凌目中尽是嘲讽之色。

“并非伶牙俐齿,我知世子心有所属,但求亲嫁娶并非我逼迫你。”柳云溪没有太多情绪:“还望世子勿要为难,表面夫妻也做做样子。”

说完,她从床角抽出一把小匕首。

“你做什么!”元凌眼神一凝,厉声问道。

柳云溪伸出左手,在掌心一侧浅浅划了一道,鲜血立即奔涌而出。

“大婚之夜,须有落红。难不成世子自己来划?”

两人虽不对盘,但话都说开了,慢慢也算相安无事。

相处多了,柳云溪渐渐发现,元凌虽然性子冷了些,倒也还算讲理。

两人经历开平王被派遣西北驻军一事,虽两人还是分榻而眠,举手投足却逐渐有了些别的情愫。

身处深宅,她又厌恶柳家,不愿回门,是以甚少听闻晏守道与柳芸悦的消息。

一年过去,这日她正在房中提笔抄写开平王夫人吩咐的佛经。

“小姐,我方才出门为您去点墨斋买纸张笔墨,听说个了不得的消息。”白芍抱着宣纸一进门,便气喘吁吁地说道。

柳云溪弃了张写废的纸,抬头问:“何事?”

“我听说,柳云月和晏守道和离了!”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一寸相思一寸灰》即可,不要忘记我们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