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氏录之凰戏人间最新章节在线试读by巫马舞

  • 时间:
  • 小说莫氏录之凰戏人间作者:巫马舞
  • 来源:KX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最新章节在线试读by巫马舞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精彩简介:主角叫莫小婉烈殇的小说《莫氏录之凰戏人间》,小说作者是巫马舞,小说内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喜欢的读者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主要内容讲述了莫小婉坐在庭廊上悠闲的荡着腿。看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叹了口气。旁边身形一闪,烈殇出现在身旁。一贯的冰冷语气问:“醒了?”莫小婉点点头“恩,我这次睡了多久?”烈殇回答:“人间记593年。”小婉毫无情绪的回答“哦,知道了。”沉默了半晌,小婉扬头看烈殇,一袭黑衣万千年都没换过颜色。一头青丝只是简单束了一下中段,紫眸显得更加清冷,依旧面无表情。莫小婉缓缓开口“他呢?”烈殇垂眸“你沉睡后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小说连载在线阅读

第1章 苏醒

莫小婉坐在庭廊上悠闲的荡着腿。看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叹了口气。旁边身形一闪,烈殇出现在身旁。一贯的冰冷语气问:“醒了?”莫小婉点点头“恩,我这次睡了多久?”烈殇回答:“人间记593年。”小婉毫无情绪的回答“哦,知道了。”沉默了半晌,小婉扬头看烈殇,一袭黑衣万千年都没换过颜色。一头青丝只是简单束了一下中段,紫眸显得更加清冷,依旧面无表情。莫小婉缓缓开口“他们呢?”烈殇只看了小婉一眼便看向远方“三日内到齐。”莫小婉收回视线,同样看向远方“他呢?”烈殇垂眸“你沉睡后人间记52年”小婉轻叹一声,又问道“这次这个皮囊能用多久?”烈殇回答:“人间记六十九年。”莫小婉点点头,随后说道:“七日后开工吧……庭院先修整一下。”烈殇“嗯”了一声,消失于黑暗中。

雪耀国都-凤梁城中有一座大宅,似乎没有人查觉到它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就好像这个宅子一直在这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大宅的主人是个女子,见过她的有的说她是老妪,有的说是年轻貌美的姑娘,有的说是中年美妇人,还有人说她看上去只是八九岁的女童。唯一确定的说法是只要来人接受她的条件,必会答成心愿。

引子

大宅深处,一棵巨树苍壮挺拔,树干看上去至少要三十人左右才能围过来,枝繁叶茂。一银发女子,身着黑色上有粉色花朵的祭祀衣裙,在树下翩翩起舞,衣袖飘飘似在拨弄云雨,舞姿翩翩时而如游龙般伸展,时而低回似莲花破浪,带动一阵微风,轻抚秀发,虽有凌乱,却似雪花飞舞在空中。微风过后,银发垂落,美眸流转,望向天空。口中唱着:“繁花似锦开,汝主已归来,命途重新启,当是末世来”。随着银发女子的舞蹈,她黑衣上的花朵渐渐消失,再看刚才只是繁茂树叶的大树,一点一点的开满了粉色的花朵,当银发女子口中唱词结束时,一部分花瓣上出现了很多文字。当女子停下舞蹈时,不知从哪来了一阵清风,吹飞了那些有文字的花瓣,花瓣在风中打旋,飞舞,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第2章 十世心魂

烈日当空,赵婧婧已在大宅门口徘徊许久,她这次外出是化了妆的,扮成了家中仆妇的样子,不想引人注意。一路上恨不得马上就到才好,可真到了地方,却又犹豫了,因为她听说大宅女主人提的条件都是极为苛刻,虽然可答成心愿,但不知道会失去什么。可现在这个情况娘亲已经……想到这里她咬咬牙,准备扣响门环,手刚伸上去还没碰到门环,沉重的大门发出吱~呀~声后,竟然自己打开了。她正在惊讶怎么回事的时候,看到门里站着一个小厮,见到她,微笑着作揖行礼后说:“四小姐,我家主人已经恭候多时。请~”小厮略躬身做出了“请”的手势。赵婧婧迟疑了一下,问:“你家主人认识我?”小厮微微一笑,说道:“城东赵家四小姐。”天气虽热,但赵婧婧瞬间觉得浑身冰凉。心道“我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平日里本就显少外出走动,就算出门也是金纱遮面,更何况今日是仆妇装扮,他怎会知我是谁?难道我的行踪已经被她们知道?这该不会是她们的陷阱?”小厮看她出神,冷笑一声,说:“您的行踪未有他人查觉,如果您还想答成心愿,请速与我来,莫要让我家小姐等久了。”说完,依旧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赵婧婧更加吃惊的看了小厮一眼,心道“他知我心里所想?”但转念一想:“这里本是奇处,他知我心思,知我是谁也就不足为奇,罢了,还是娘亲的事更为重要。进吧。”想到这里她朝小厮还了一礼,说“劳烦带路”便随小厮进了宅子,刚离开门口,大门又自己吱~呀~一声合上了……赵婧婧没有注意到,在她进门之时,一朵粉色的花瓣落在了她的后颈上,瞬间没了进去……

绕过前庭,来到中庭,穿过花园,终于到了中堂,赵婧婧感觉走了很久,虽然从外面看这个宅子很大,但里面怎么感觉比外面看到的还要大?

这时小厮回身做了停步的手势,随后又朝赵婧婧行礼说:“烦请四小姐稍做停步,我去回禀一声。”赵婧婧点头行礼。小厮进入中堂内,稍过片刻,一侍女出来,请赵婧婧进去。

赵婧婧进入堂内,看正座有一女子,约摸也就十七,八岁。发髻轻挽看上去很随意,虽是素颜,但她柳眉杏眼,高翘的小鼻子,那红润的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让她这个女子看了都移不开眼。

女子见赵婧婧只是盯着她看,半天没有反应,忽的轻笑,皓齿如星,却声音清冷,道:“四小姐寻我莫不是来看风景的?要不怎的这半天也没个动静?”赵婧婧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站在女子侧面刚才领她进来的小厮,本是想让他引见,却又愣住了,刚才一路由于紧张根本没有注意小厮的容貌,现在才发现这个小厮竟是绝色美男。直到小厮轻咳,正坐的女子轻蔑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才又回过神来。小厮偷笑,随后正色道:“赵家四小姐,这是我家主人,有什么心愿可与她诉说。”赵婧婧当下有点尴尬,想到自己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却像花痴一般,盯着人家主仆失神,太过不堪,瞬间脸红。当下借行礼躲羞,竟没敢起身。

这时那个清冷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你且先起身。”赵婧婧听罢站起身来。那女子直视她接着说:“城东赵家富甲一方,你爹有一妻七妾总共八房,娶这么多娘子只为求一子,可偏偏生了六个丫头。你娘虽是正妻,但你却是四女----赵家四小姐,赵艿怡,字婧婧。你今日来找我是为了你娘肚中的孩儿,对是不对?”

赵婧婧听完汗毛都竖起来了,确实为此而来,并且娘亲怀孕的事儿除她母女俩没有第三个人知,这个女子是如何知道?

女子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如何知道不重要,你现在该着急的不是男女,而是你娘亲的身体,她中了慢性毒,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根本活不到诞下孩儿之时。”

赵婧婧听完一脸惊骇,颤抖的说道:“您说娘的身体是中毒?可有什么依凭?又是何人下毒?”

那女子说道:“依凭?我的话就是依凭,你娘刚开始的时候轻微的晕眩,后来晕眩越来越重,日渐消瘦,现在已经浑身无力,坐起都费劲,是不是?”

赵婧婧听完连连称是,并说:“可郎中说,我娘可能是孕期反应比较重,没有提过中毒之事......”女子接着说:“你们寻的那个郎中妇科是个圣手,可毒理却不怎么灵光。不过......你这样问我,可是不信我说的话吗?”赵婧婧忙摇头,说:“不是,不是,只是太过震惊,一时难以接受。”

女子冷笑一声说道:“你父赵天玄,对你母亲早已厌倦,碍于你母族的家势,一直没有让你娘亲让位,虽然你娘是正妻,你是嫡女,但在家中你们所得的宠爱都敌不过一个妾氏。近年你娘母族势力渐减,你娘自也不傻,设计你爹与她同房,怀上了这个孩子。本想等孩子月份大点确定了性别再告诉你父亲,谁想她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所以你们就更不敢提这事了,怕是让人知道早了中间再有变故。就这样拖着到了今天也有四个多月了吧?那郎中已经诊出是女孩,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来找我的。”

赵婧婧听完这个跌坐在地下,只是重重的点点头,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女子突然温柔一笑,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你且别慌,我也没有吓你的意思,你今日找到我,这些事都还有办法。”

赵婧婧一听她说还有办法,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求您救救我母亲。”

女子说:“救人?我不做。我只做生意。眼下你的难处有两件:一、你娘亲性命。二、你娘肚子里孩子的性别。是吧?”

赵婧婧抿着嘴唇点头。女子接着说:“既然是两件事,那自然有两个条件。关于你娘的性命~我若让你娘康复如初,你便要从她们的记忆中消失,从此这世间就没有了赵婧婧,你可愿意?”

赵婧婧一脸疑惑的看着女子说:“您的意思是我要用我的命来换我娘的健康吗?”

女子挑了一下眉说:“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不过你的命还在,只是不会再有人认识你。不会再有人记得你是谁,也不再和你有任何关联。你不再是赵家四小姐。”

赵婧婧说:“我还是不太懂。那我是谁?”

女子说:“你可能是任何人。你再不懂也没办法。条件就是这个,你愿意吗?”

赵婧婧没有回答,低下头,脑子飞速的转着:‘在那个家确实像这女子说的那样,现在还有母亲在自己就还有一片小天地,若是母亲不在了,想必自己在这个家中也没有了立足之地。从小到大就母亲一人真心疼我,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让母亲健康如初。虽然不懂从记忆中消失是什么意思。就算真的不再认识我了,只要母亲活着,我便有家。’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她又想不出来,于是提出了一个她认为最有保障的条件:“如果用我的性命换取,那可以保证我的母弟一生平安直至死去吗?”女子先是冷冷的看着她,随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淡淡的回了一句:“可以”。赵婧婧得到了答案坚定的说:“我愿意。”

女子说:“好,第二个,你知你父为何娶了那么多房都没有儿子?”

赵婧婧摇摇头表示不知。女子接着说:“只因你父不光为富不仁,还依仗族中的势力欺行霸市,夺人性命,恶事做尽,耗光子孙福报,所以你家注定无后。你想要男孩嘛......这个条件就是~”说到这,赵婧婧眼前突然出现三个托盘。这三个托盘里分别装着一大块金子、一袋花瓣,一个印章。女子接着说:“你不需要给我什么,只要从我这三样东西里选一样交与你娘亲即可。这个选择是和你母亲肚子里的孩子有关的。你答应吗?”

这个听上去简单,赵婧婧没多想,直接点头。

女子说:“你都答应了?那我们签订契约了?”

赵婧婧说:“稍等一下,我还有一个要求。您说我母为人毒害。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做的?是不是我......?”最后那两字她终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怎么也不愿相信。如果是,她娘知道了会是有多伤心。

女子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说:“不是你想的人。虽不是你父亲,但他不是不知。具体是谁就不能说了。你多少也能猜个大概吧?”

赵婧婧听了她说的,心像针扎一样痛。她对于父亲没有太多感情,因为父亲从未与她亲近。可是母亲对他还是有情,他当真心狠。如果父亲对于此事是默许,那下毒之人定是跑不了那几个姨娘中的某一个。既然这样~

赵婧婧咬咬嘴唇对那女子说:“仙子~“。

女子打断她的话说:“不是仙子,你要寻个称呼的话,我叫莫小婉。”

赵婧婧点点头说:“小婉,我还有一个要求,我想要给我娘亲下毒之人有所报应。”

莫小婉说:“那你这可是第三个要求了。”

赵婧婧说:“条件您提。”

莫小婉说:“你想让她有何等报应?”

赵婧婧恨恨的说:“我想让她死。”

莫小婉早已想到,不过装着不知说道:“那我得先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要的。”说罢,莫小婉假装定睛观瞧,片刻之后,她说:“条件就是如果拿你的心魂来换,十世的。那么给你娘下毒之人就会在七日后,中毒身亡。你可愿意?”

赵婧婧问:“什么是心魂?”

女子说:“就是未来十世,你都是无心之人。”

赵婧婧说:“什么是无心之人?”

女子说:“不用着急问,到时就知道了。”

赵婧婧咬了一下嘴唇说:“可是傻子?”女子摇摇头。

赵婧婧心里略安,又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算?”

莫小婉说:“下一世算起。”

赵婧婧说:“这个听上去也没什么不好,一言为定。只是若我从娘亲的记忆里消失,可不可以等到孩子降生之后?”

莫小婉说:“可以。那么条件你全答应了?要没别的,我们就要签定契约了?契约一立,无可后悔。”

赵婧婧点头说:“好,我绝不后悔。”她刚说完,莫小婉瞬间来到她身前,手心按在赵婧婧的眉心处,说道:“入门开启,吾契将立,此人誓约,永不毁改。”赵婧婧感觉眉心很烫。只听莫小婉接着说:“契约为三,愿望达成之时,代价讨回之日。吾契已立,入门关闭。”随后,莫小婉对赵婧婧说:“现在从三个托盘里选一个给你母亲带回去吧。”

赵婧婧看着面前的三个托盘,看了半天也不知是何用意,她觉得三样里唯有金子看着有点用,就把金子拿了起来。

莫小婉问:“选好了?”

赵婧婧说:“恩。选好了。”

“那去吧。”说完莫小婉一挥衣袖,赵婧婧瞬间感到头晕目眩,随后看到一银发女在一棵苍天古树下跳舞,随着她的舞蹈口中轻唱“十七载,美娇娘,救母换弟好奔忙,母弟命悬一线间,十世心魂做补偿,换得至亲两条命,不知终是空一场。”再一回神,竟在自己的梳装台前。可是刚才那跳舞女子的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第3章 十世心魂2

丫鬟小翠拿了一套仆妇的衣服进来,说:“小姐,我从西院拿的,快换上吧,这会儿大家都在忙,从后门走,别人都不会注意的。”

赵婧婧愣住了,心想这不是早上我出门前小翠和我说的话吗?怎么她又和我说一回?

小翠见她家小姐没反应,着急的说:“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再耽搁就不好出去了。”

赵婧婧疑惑的问:“去哪?”

小翠一听也愣了一下说:“小姐你怎么了,你不是要去城中那大宅吗?”

赵婧婧也是一脸茫然的说:“我已经去过了啊?”

小翠一脸诧异,忍不住摸了一下赵婧婧的额头,说:“这也不烧啊,小姐,你莫不是病了吧?你什么时候去的那里?”

赵婧婧看小翠的表情,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病了,难道自己之前的经历是白日梦?其实根本就没去大宅呢?她随口问了一句,“现在什么时辰?”小翠一听这个更着急了,心想小姐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催自己快点呢,找个衣服的功夫就忘了什么时候了?但还是回答到:“卯时末呀,我的小姐。”赵婧婧一听,松了一口气,自己嘀咕着:“看来可能我真做白日梦了,这个时辰儿我不可能去过大宅。”随后接过小翠的衣服,准备换上。这时小翠拿起桌上的一个东西和她说:“小姐,哪来的那么大块金子啊?”赵婧婧听了回头一看,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感觉自己好像腿都软了。颤抖着说:“你拿过来,我瞧瞧。”小翠一脸疑问的递给她。她拿到手里,仔细看了一下,倒抽了一口气,这不就是大宅那块金子嘛。这时她仿佛听到那个清冷的声音说:“别忘了把它拿去给你娘亲。”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口中喃喃:“那……都是真的。我真的去过那里……”任凭小翠在边上怎么叫,也没了反应。

半晌,她才缓过神来,看了看手里的金子,叹了口气,小翠见小姐回了神儿,忙问怎么了,赵婧婧只说自己没事儿。小翠问:“还去不去大宅?”赵婧婧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回答道:“不用去了,我去看娘亲。”随后留下了完全懵掉的小翠,朝她娘的院子去了。

见到娘,一脸病容,在小憩。她坐在娘的床前,陷入了思绪中:那个大宅真是神奇,明明已经去过,可竟然回到了早上去之前。去大宅之前,她都以为娘是身体虚弱的,郎中也只是说因为有孕在身母体不适,身体虚弱,一直在进补。只是那女子只给了金子,若是中毒,没给解药娘亲的毒要怎么解呢?那个金子......她想到这突然觉得手里一烫,下意识的张开手,那金子一下滑落下去,眼见着要掉在地上,却突然化做一道金光钻到了娘亲的小腹里。这一切快得让赵婧婧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娘亲睁开了眼,随后几口黑血吐了出来,又闭眼睡去。她吓坏了,赶紧喊人。娘亲房里的丫鬟去请了郎中,郎中把脉,先是不解的表情,随后露出了笑容。赵婧婧不明所以,赶紧询问郎中娘亲病情。郎中说:“夫人现在脉象平稳,想必是没有大碍了,只是略有疲乏,休息几天即可。真是奇怪,昨日脉象还沉而无力,今天怎得一夜之间就平稳正常了呢。想是那几口黑血把瘀滞带出?而且现在胎元也很安稳,再观察几天,如果保持这个状态,就可以和老爷说了。“

赵婧婧似乎想到了什么和郎中说:“劳烦大夫能不能再帮我看看是男是女?”郎中听了小声问道:“你去了?”。赵婧婧点头道“劳烦您再帮忙看看。”郎中再次把脉,片刻后起身道喜:“恭喜夫人,恭喜小姐,腹中胎儿应是小公子。”

赵婧姐暗道神奇,做梦一样的经历。心道:“那大宅女子诚不欺我。”却也一瞬间又有些失落,这些已经应验,那娘亲以后真的会不记得我了?

看着还在休息的娘亲,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

另一边,大宅之内,中堂之中。莫小婉坐在主位上,看着自己的属下都已聚齐,虽多年未见,但对她而言却似昨天,因为她一直睡着嘛。大家都和她聊着分享着这些年她不知道的事儿。

之前赵婧婧看到的那个小厮,坐在侧椅上,和莫小婉说:“主上,你能不能专业一点。送赵婧婧回去,怎么还送早了呢?”

莫小婉听了一脸黑线:“刚醒,没掌握好力道......”那小厮一点没客气,马上接话说:“您这可不只没掌握好力道,您这连人死因都弄错了。毒她娘的那个姨娘七日后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死的,你怎么就告诉人家是毒死的了呢?这到时不是那么死,您丢人可丢大了。”莫小婉感觉自己的火气正在直线上升,而感受到她的怒气当然不止是她自己,本来大家都在为了重聚感到愉快,瞬间气氛就降了下来,因为他们主子的怒气是会形成场压的,压力越大,感官就会越难受。而这个压力会随着莫小婉的怒气值增长而增长。莫小婉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觉得很满意,心情愉悦了不少。她收了威压,顿了一下,笑嘻嘻的看着那小厮说:“我怎么不专业了?我都说了刚醒,劲使大了。那姨娘不是毒死的?”那小厮嘀咕道:“我哪敢骗您呢。”她出神观了一下,然后说“哦,是摔死的。那个......额.......这样,玉千华”她指着小厮说:“你,去找即行官,改下主死簿。改成毒死的。”玉千华一听快哭了,他说:“主子,我找即行官?上回你欠仁圣王的金玉奎元还没给呢,都欠了人间记1300多年了。他都放话和下面人说了,咱家谁再找他手下任何人都没戏,除非你把金玉奎元给他了。害我这些年好多事儿都没办了。主子,你是怎么欠的人家这个啊。”

莫小婉听了以后,好似不经意的轻咳了一声。“没给他吗?我那时不是死了,那个,睡了吗?”话音刚落,有个看似文弱书生状脸色惨白的男子突然答话道:“醒了之后,您也没给啊。”

莫小婉闻声抬头看,乐了。“哎,即行官,你来了?”即行官听了以后撇撇嘴说:“是啊,我们王知道您醒了,也算到您有事儿求他了,他让我来收赌债和利息。”

莫小婉听了以后,妩媚的一笑,那笑容看得即行官腿都软了。“即行官呀,什么赌债不赌债的,太难听了,就是一个小娱乐。那么多年了,你们王还没忘呀?”即行官还没来得及回话,莫小婉突然脸色一变犹如厉鬼现世说道:“利息怎么回事?”即行官前一秒还被迷得无所适从,下一秒就吓得快魂飞破散了。反正腿是怎么都软了,干脆一屁股做地上,哭天沫泪儿的“莫神人,您能不能不变鬼脸啊,您这鬼脸做为鬼的我都怕啊。”即行官抽噎着继续说:“我们王说了:‘知道您赌品不好,还吝啬,您要是变鬼脸了,那就不要利息了,本金得给。要不就把打赌的事儿说出去,您自己看着办。’”莫小婉一听,瞬间恢复了原样。笑嘻嘻的和即行官说:“哎呀,你们王就好诙谐,谁赌品不好了?金玉奎元嘛,多大点事儿呢,是不是?那个谁啊,艾儿,艾儿,艾儿呢?。”“在,主上,属下在这儿呢。”这时从人群里又站出一人,这个女子一头红发,身材高挑,肤色古铜,媚眼明眸,好不亮丽。

莫小婉看到她后说:“去把金玉奎元给即行官,让他带回去,给我那老哥哥乐乐。”

艾儿面露难色说道:“主子,金玉奎元已化人形,无法交予他人了。”说罢在艾儿身边看到一个小女孩,圆嘟嘟的小脸儿,粉嫩粉嫩的。莫小婉装做不知道的问道:“这才多少年?怎么这么快就成人形了呢?”小女孩红着小脸儿,羞羞的说:“主上,我在人间记300年前就成人形了呢。主上我是不是很优秀。”莫小婉微笑着朝小姑娘眨了一下眼,随后假装为难的说:“这可怎么办才好?”看着小姑娘又问道:“可还有金玉奎元现存?”小女孩一脸天真的回道:“回主上,没有呢。这几百年只出了金玉或奎元呢。没有金玉奎元呢。”莫小婉接着问:“下次再形成金玉奎元需要多久?”小女孩说:“待我长大成人后初育定是金玉奎元呢,主上。”莫小婉听了心下甚是安慰,继续问道:“你还多久成人?”小女孩说:“人间记4500年呢,主上。”莫小婉觉得自己多余问了这一句,马上说道:“好了,退下。”小女孩听了这个似乎觉得自己惹她的主上不高兴了,有点想哭。“等下”莫小婉转念一想,突然指着小女孩说道:“你叫露琳,我今日赐名于你。退下吧。”露琳一听又高兴起来,主上赐名那便是接受自己了~~这下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归处了。小姑娘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走了。

莫小婉这回可真是郁闷了,小露琳她是确实没想给,但想着下一株金玉奎元交给仁圣王,可没想到下一株需要人间记4500年,那合地府就是45000年。仁圣王一定气得七窍生烟了。这可怎么是好。

思来想去,也只有自己去见一下他了,毕竟几天后人要不是毒死的,自己就丢人了。

随后她和即行官说:“情况你也看到了,金玉奎元暂时是没了,我跟你回去一趟,省得你不好交差。”

即行官知道金玉奎元是没戏了,有了莫小婉跟着去,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惩罚,毕竟他们的王每回见到莫神人之后就根本没空理他们这些臣子了.......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完整版精彩呈现,对本作品感兴趣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莫氏录之凰戏人间》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