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夜子颜雪的小说《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已完结)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 时间:
  • 小说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作者:夜子颜雪
  • 来源:WXB

作者夜子颜雪的小说《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已完结)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精彩简介:免费小说《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总裁豪门故事,是作者夜子颜雪创作的最新小说,这里提供朝湘颜陆战爵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完整版免费阅读,书友们要及时查看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最新章节目录哦。小说讲述了:“使手段和我发生关系了,想不负责任逃之夭夭?”湘颜被姐姐抢了三任男朋友,决定以牙还牙。陆战爵,亚洲首富,京城第一少。邪恶,霸道,犹如恶魔一样的男人。他勾着阴笑:“结婚,生孩子,赔偿一亿美元,选一个吧!”湘颜:“不,我什么都不选!”“我的第一次想这么算了?要么一万块一次,要么就等着坐牢!”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无弹窗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0章: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车厢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陆战爵面色怒寒,一脚踹到车杠上。

  人呢,怎么会不见?

  车子飞潇而过,很快,但驾驶室的女人,化成灰他都认识。

  他不可能看错。

  车头没有,后座没有,车尾也没有,插翅飞了不成!

  承德小声问:战少,您在找什么?

  他们难道不是来质问,被溅了一身泥水的事?

  毕竟,陆战爵在京城黑白通吃,横行霸道,没人不敢给他面子。

  刚来淮城,在他大火时就碰到这种事,定是怒火难消。

  陆战爵转头,幽深瞳孔盯着乔安安,眼神凌厉,气场很大。

  乔安安不服输道:看什么看?车尾箱什么都没有,你该赔偿我车油漆脱落,划伤,保险杆刮伤。

  陆战爵收敛目光,冷冷道:承德,让她开价。

  说完,迈开长腿。

  刚走几步,人群中一个高调的男声,冷嘲热讽。

  唉,果然是京城第一少,欺负一个女孩子,破坏人家新车,打发两句就走了,不该赔礼道歉吗?

  陆战爵停下脚步,扫了眼人群中说话的男人。

  欧阳辉,欧阳家的二公子,跑到淮市来赛车了。

  京城受的打击还不够么?

  陆战绝轻仰着下巴,讥讽道:跑得慢,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双手插裤袋,走到车门,看了承德一眼。

  承德小跑上前,打开车门,弯腰,恭敬做出请的动作。

  他优雅高傲的上车,凤目不屑的扫他们一眼,那眼神像在看不入流的东西。

  欧阳辉气的磨牙:看他那副德行!

  旁边萧一繁搭腔:算了,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就那样。

  全部人安静,目送陆战爵离开。

  他们脸上表现厌恶,嘴上说着不服,讨厌他说话看不起人傲慢的态度。

  内心,无不十分羡慕他。

  毕竟这男人,不管走到哪,总能轻而易举的夺走全场人的目光。

  他真正的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上限。

  在他面前,永远只有输的份,毫无悬念的输,这才是真正最打击人的。

  像今天的赛车,没有人听说陆战爵有飙车的嗜好。

  在中段时,他放慢车速,为的就是拦截他们,玩弄他们。

  最后冲刺,他却加速。

  甩开他们一分钟不止

  

  广场外的路口,陆战爵让承德把车子开到景观树后。

  承德给他递过一望远镜。

  战少,保镖在四个路口盯着那辆黄色跑车了,不管她从哪个方向出去,都能跟上。

  嗯。陆战爵拿望远镜看向那辆车。

  承德就不明白了,陆战爵为什么非得监视那辆车。

  战少,您要是喜欢那辆车,可以买下来。

  闭嘴,打电话让人看紧点。

  赛车场上,陆战爵一走,乔安安就成了中心焦点,所有人都围着她欢呼。

  她是淮市的派对女王,也是的富家圈子里最聚人气的千金小姐。

  热情大方,性感,狂野

  什么都玩,什么都玩得开,几乎没有什么她不会的。

  她的个性和第一名媛徐璐形成鲜明对比。

  不喜欢待在画室,不喜欢钢琴,不喜欢礼仪培训。

  夜晚,她不是在夜店,就是在派对狂欢,要么跟人飙车,又或者在拳击室,跟人打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垒。

  十一点半时,她喝了很多香槟,拒绝了好几个男人护送,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的车前,拿出钥匙,打开车门。

  承德见状,直摇头:醉成这样还开车,马路杀手啊。

  跟上她。陆战爵收回望远镜。

  是!

  车子跟上,跟的不近,中间隔了好几辆车。

  郊区开到市区,始终隔着四五辆车的样子。

  驾驶室的湘颜,看她开的烂醉如泥,生气道:你不知道要开车回去吗?还喝这么多?我不会帮你开回家的。

  湘颜,我高兴啊,他们都说我破纪录,十二分四十五秒,从明天开始,他们叫我十二妹,不叫十三妹了,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她声音就哑了。

  她脸色通红的靠湘颜的肩膀:湘颜啊,这么久,我都是用你辉煌成绩而活,我是不是很无耻啊,夺走你的光辉。

  湘颜毫不在意道:我又不要,你尽管拿去好了。

  你没有生气过?

  我生气什么?我们是好朋友不是么?我最苦,最穷,最艰难时,都是你帮我。

  可是,我帮你,也是为了利用你啊。

  算了吧,还有价值给你利用,我知足了。

  安安趴在湘颜身上大哭。

  呜呜湘颜你太好了,我哥哥当年怎么这么蠢,放弃你,你要是能嫁到我家,和我成为一家人就好了。

  湘颜嫌弃的推开她。

  好了,别哭了,鼻涕擦在我身上,脏死了。

  安安抬起头,眼睛挂着泪珠,问:湘颜,要是我哥哥求你原谅,你会不会原谅他。

  原谅乔亦函?

  记忆力已经模糊了的男子。

  湘颜锁眉,想了想: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是不会原谅了,对了,为什么陆战爵会追到这里来,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没关系。

  他追你到这还说没关系,湘颜,你从来不骗我的。

  前面红绿灯,湘颜停下车。

  大概是我惹到他了吧,你也看见他那脾气了,简直让人想揍一顿。

  陆战爵确实欠打。

  踹了好几脚她的爱车,却用钱打法。

  在场的人,谁家里缺钱了!

  她附和道:对,那男人确实欠揍。

  湘颜注意到,后面几辆车跟着,还跟了几条街,其中一辆是黑色超跑,布加迪威龙,非常显眼。

  她问安安:陆战爵开的什么车。

  炫黑色布加迪.威龙,全球限量版,超炫啊有钱都买不到。

  湘颜咒骂一声,绿灯时,踩了油门开出去。

  四条车道,一共五辆车跟着,加上陆战爵,六辆。

  还阴魂不散了!

  闹市区,她不敢开的太快,一辆辆的超车,甩开他们。

  兜兜转转,跑了四条主干道,经过几个红路灯,一处绿灯最后黄灯时。

  左面是一超长十几米的货车,已开过来。

  机会难得,湘颜双手捏紧方向盘,心里数:

  一

  二

  三

  屏气凝神,一踩油门,加速飞过去!

  ————

PS:大家加入书架收藏,免得下次看,书呢?怎么不见了!现在发有两万字,不管这本书成绩如何,希望没有抄袭,借鉴,融梗,违者必究!

第11章:勾引姐姐的未婚夫丢人现眼

 黄色跑车消失在货车缝隙中,陆战爵一拳敲在车门上。

  该死的!

  承德总算明白,他们是来逮湘颜的。

  战少,徐小姐不一定在车上,您不用这么生气。

  你当我瞎眼吗?

  那样的车技,是醉酒走路都走不稳,是乔安安开的?

  看见陆战爵脸色,承德不敢在说下去了。

  等待红灯,等十几米长的大货车开出,乔安安黄色跑车,早不见踪影。

  

  湘颜把车子开到乔安安家后街,停下。

  你让司机帮你开吧。很晚了,附近没公交车,我还要走很远。

  乔安安解开安全带,问她:湘颜,要不今天你在我家住下?

  不了,你妈妈不喜欢我。

  以前我妈妈挺喜欢你的啊。

  那是以前,她母亲健在时。

  现在她落魄了,乔家人除了乔安安,没人待见她。

  湘颜向她伸出手:把你皮夹里二十块钱给我。

  乔安安问:我就剩下二十块钱你也要啊,你身上真的没一分钱了?

  还有三十,加上你的二十,刚够找个便宜的旅店。

  乔安安把皮夹的二十块钱给她。

  赛车奖金下来后,我第一时间打给你,对了,你别担心,回家后我想办法弄点钱,转给你。

  嗯,谢谢,我走了。

  湘颜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巷子口走。

  乔安安看着她消瘦孤单的背影,默默叹气。

  车前,有纤长阴影投下,抬头,看见哥哥站在楼上平台,望湘颜远行的方向,眉眼幽深,神色颇为复杂。

  

  湘颜走了半个小时,十二点找到一家便宜的小旅馆。

  旅馆设施陈旧,墙角都发霉了,老板态度也不耐烦。

  没办法,今夜有地方歇息都已经不错了。

  进房间洗了一把脸后,房间没空调,装的吊扇,吊扇老化厉害,转动时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手机来了一条信息。

  湘颜打开手机,是安安发来的微信转账,给她转了两千块钱。

  你先拿着,熬过几天再说,等奖金下来就好了。

  湘颜悬着的心落地了,回复她:谢谢你安安。

  不用谢,小意思了,我有点困先休息了。

  嗯!

  

  第二天,湘颜寻了很久,一处偏僻的旧楼找到间房子,一室一厅,不大,很旧,带家具。

  这栋楼快拆了,房东买了新房,旧房出租。

  拆迁在明年,还能住上一年,月租价格也便宜,适合湘颜。

  花了点钱,买了些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钱没剩下多少了,得尽快找工作才行。

  三天后,湘颜在淮市最豪华的商场,找到营业员的工作。

  容貌气质出众,被安排在奢侈品区域。

  第一天上班,或许是因为新人,同事并不好相处,几乎不跟她说话,有的东西不懂,问也不回答。

  主管并未给她好脸色,让她拖地擦柜台。

  湘颜想着,新人初来乍到,辛苦点没事,只要融入进去就行,况且这里的薪水是外面的两倍。

  上午,中午吃完午餐回来接班时,主管告诉她:里面的客人很重要,是超级VIP客户,好好招待。

  湘颜:是。

  其他人出去吃饭,尽快回来上班。

  三位店员,外加主管出去就餐,只剩下她和另外一位店员。

  那店员见主管走了,瞅了湘颜一眼:你看着点,别丢东西了,我去隔壁店子看看。

  湘颜:哦。

  傻不拉几的,人事主管怎么什么人都往我们店塞。

  女店员踩着高跟鞋走到隔壁店串门去了。

  湘颜进入女装区,看见店里唯一的客人,愣了楞。

  没想到是她们。

  不是陈芳容,不是徐璐,而是乔安安的母亲和表姐黛丝。

  黛丝,湘颜有所耳闻,不是亲表姐,是她姑妈收养的。

  有哈佛经济学硕士学位的高学历,谈吐优雅,仪表大方,很受安安母亲待见。

  安安曾说过,她母亲有意撮合黛丝和乔亦函,认为他们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一对。

  曾几何时,宋茹夫人在妈妈面前,也说过同样的话:湘颜出落这么漂亮,乖巧伶俐,长大了嫁给我们家亦函,我们一定把她当成公主宠爱。

  十年过去,物是人非。

  亲密如同一家人,随着妈妈故去,连陌生人都不如。

  黛丝披肩长发,脸上画精致的淡妆,容貌确实出众。

  安安对于黛丝的评价:眼里对金钱的欲~望,不像脸上这么单纯,毕竟姑妈家靠乔家发达的。

  她们在挑选LC夏季最新款,是给黛丝买衣服,一件件的选过去,比划着。

  不喜欢便置在一旁,现在已经堆了十来件了。

  服务员,帮我把那件拿过来一下。

  宋茹夫人对站在门口的店员喊,见没人应声,转头,却发现是湘颜。

  怎么是你?

  湘颜微笑,落落大方:宋阿姨,好久不见,你要哪一件吗?我马上帮你取过来。

  宋茹审视的看湘颜,没答话。

  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语气变了:你不是怀孕了?

  湘颜取下衣服,双手递给宋茹。

  她没接,皱眉嫌弃道:不要了,毫无廉耻的女人卖的东西,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湘颜微笑僵在脸上,双手顿住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拿衣服的手,有些抖。

  黛丝接过衣服,笑道:姨妈,这件裙子很漂亮啊,我试试,说不定亦函哥哥会喜欢呢!

  黛丝,你穿什么都好看,不像有些年纪轻轻的,勾引姐姐的未婚父,丢人现眼。好了,喜欢就拿去试试。

  好,谢谢姨妈。

  宋茹指桑骂槐。

  湘颜立在原处,放在身侧的手握紧了些。

  黛丝进入试衣间。

  气氛僵滞,场面一度尴尬。

  半分钟后,试衣间里黛丝娇羞的喊:不好意思,徐小姐,我后面的扣子系不上,你能帮我吗?

  湘颜:好,请稍等。

  试衣间很宽敞,四面都是镜子。

  湘颜进去,看见黛丝双手系背后纽扣,每一次想扣上,都差一点点。

  她回头温柔莞尔一笑:麻烦您了。

  不客气。

  湘颜走到她身边,伸手触碰背后纽扣,正准备扣上时

  嘶啦

  黛丝反手将身后的裙子撕开,撕开很大一条缝!

  

第12章:我们分手吧

原本脸上温柔的笑,瞬间变得阴险。

  抱歉了,徐小姐,你和亦函哥哥当年真的很让人嫉妒。

  她突如其来的变脸,湘颜愣住。

  背后的吊牌,显示十五万八千RMB。

  黛丝,将湘颜脸色清楚的看见,莞尔一笑。

  却声音尖锐惊慌失措的大喊:啊姨妈,她,她扯开了我的裙子!

  几秒后,嘭,试衣间门打开。

  宋茹站在门口,看见黛丝身后裙子破了一条缝。

  她大骂:你看不惯黛丝,撕掉黛丝身上裙子什么意思?

  黛丝双手紧紧的搂住身后。

  更衣室里没男人,生怕被人把她美背看光。

  她委屈说:姨妈说的是有点过分了,徐小姐,您也不能牵扯到我身上,把裙子撕烂。

  什么?刚才说她几句,欺负你?哼,我就知道,这女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告诉你徐湘颜,这件裙子我们不要,也不会买单,你赔偿,还有,找你们经理来,我要投诉

  我超级VIP,光顾这个店子还几年,居然受到这待遇,说你几句怎么了?难道那些事情不是你做的,你没爬上你姐姐未婚夫的床,勾引他?

  宋茹指着湘颜:我告诉你,这件事不会算了。

  外出用餐的主管和店员回来,听见更衣室里的争吵,全部围过来。

  看见湘颜站在黛丝身后,黛丝面含委屈,大主顾宋茹夫人大发雷霆。

  全部围进去,主管一个劲的给宋茹赔礼道歉。

  两位店员帮忙,把黛丝身上裙子脱下来。

  而湘颜,被老店员推出试衣间。

  怎么回事啊?看你一个新来的手脚还挺勤快,知道那件裙子多少钱?十五万八千,LC春夏最新款,被你扯坏了,你还想不想干了?

  我告诉你,就算赔也赔不了,不止是价格,而是整个大中华地区只有一件。就算修复,还要送去巴黎公司,你等着赔偿吧。

  湘颜站在原地,脑子嗡嗡的响,事情演变成这样,快的让她几乎无法招架。

  她辩解:不是我扯坏的。

  更衣室沙发上的宋茹听见,站起来,凶巴巴的。

  你是说我冤枉你了,一打开门就看见你扯黛丝背后衣服,我告诉你,黛丝温婉,不屑跟你计较,还敢说不是你扯坏的?

  经理呢?叫你们品牌经理,我要投诉,这个女人对黛丝造成恶意毁谤,要贵品牌给一个合理的交代。

  主管狠狠瞪了湘颜一眼,一位店员连忙给两位倒上咖啡,剩下店员围着哄 宋茹。

  主管赔礼道歉:是,您说的是,我马上把经理叫来。

  哼,跟她那死去的妈一样。未婚先孕,不守妇道,还带坏我们家乔乔,乔乔被她蛊惑的,我说什么都不听,一天到晚只想往外跑,在外面疯。

  刚才所有一切诋毁,湘颜忍下来。听见宋茹诋毁妈妈,湘颜握拳的双手,在颤抖。

  你闭嘴,我妈妈怎么了?当年是谁跟在我妈妈背后,狗腿的嘘寒问暖?没有我妈妈提拔,有你们乔家今天?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宋茹打翻咖啡杯,咖啡泼了一桌子,拉菲味弥漫整个店面。

  她心中有根刺,淮城市真正的世家,只有徐家真正才算。

  徐湘颜母亲是红三代,外公外婆红二代,太姥姥太爷爷,是红一代,功勋为开国将军。

  那个年代,真正授勋将军的,全国屈指可数。

  乔家,从第一代开始,是依附徐家而存在的,乔家为徐家副官,当年授勋时,是大将,官阶比徐家低了一级不止。

  从二代开始,徐家关照下才慢慢开始涉足商场,三代发扬光大,成为淮市古城和徐家并驾齐驱的世家。

  淮市老一辈人都说,没有徐家就没有的乔家的今天。

  她最忌讳别人提到这点。

  她站起来,冲到湘颜面前,甩手就给她一巴掌。

  湘颜后退一步。

  她没甩到,反而自己被气的站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你贱胚子,我告诉你,别想在淮市立足,我永远不想在淮市看见你。

  湘颜不搭腔,将她无视彻底。

  黛丝上前,将宋茹扶起来:姨妈,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多不值得,咱们不买了,走,以后不来了。

  不行,我不会便宜这女人。

  主管走到湘颜面前,生气道:马上,给客人道歉。

  湘颜态度冷漠。

  我让你马上给客人道歉,没听见吗?

  湘颜依旧站立没动。

  她没错,为什么道歉,就算说了过分的话,也是被逼的。

  湘颜不肯低头。

  气氛安静压抑时,背后一道干净透彻的男音,温柔的问:怎么了,这是?

  湘颜脊背一下僵直!

  这声音,好久没听见了,大概三年还是四年了。

  还是那样的语调,不缓不慢,犹如钢琴缓缓流淌,听声音就能想象对方定是个极其温柔俊逸的男人。

  乔亦函,四年了,声音还是那样。

  不,比以前更成熟稳重。

  黛丝扶着宋茹,眼露抱歉道:不好意思,亦函哥哥,给你带来麻烦了。

  宋茹揉着太阳穴,气不顺:亦函啊,你来的正好,妈妈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乔亦函款款入内,扶着宋茹,抬眼看店员的正脸时,目光一滞。

  徐湘颜

  怎么会是她!

  她一点头没变,不,更消瘦也更明艳动人。即便看出她脸色很不好,丝毫无损她的光芒与美貌。

乔亦函看她一眼后,眼色有一丝丝的厌恶,掩藏的很深,但被湘颜看见了。

  湘颜表情冷漠,回他一眼。

  四年前,他们还是情侣,出双入对,高中三年,乔亦函每天开车送她上下课。

  全校都知他们是天色地造的一对,不论外貌,成绩,家世,在匹配不过。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考进同一所大学。

  可没想到,乔亦函在高三临考前,突然对她异常冷淡,见不到人,电话不接,一连三个月。

  湘颜慌了,导致发挥失常,错失京大,只考上本市的大学。

  高考结束后,他不留只字片语,出国留学。

  再过三个月,她收到他的电子邮件,上面只有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即可查看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