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巅峰(林西林繁)全文免费阅读by罗玛

  • 时间:
  • 小说武逆巅峰作者:罗玛
  • 来源:TW

武逆巅峰(林西林繁)全文免费阅读by罗玛

《武逆巅峰》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武逆巅峰精彩简介:《武逆巅峰》主角是林西林繁这是一部虐情小说,由作者罗玛倾情所创,故事主要讲述主人公林西林繁的凄美爱情故事:吃饱吃好,神仙干倒;诸天风云,因我呼啸!

武逆巅峰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武逆巅峰》第十章 落叶飞花步

第十章 落叶飞花步

“你要答应我,有一天你追上我的修为,要和我好好打一场。这是我做公证的酬劳!”

林西看着林北,心中有豪气,更有感动。

十几年以来,林北这个武痴,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当然也没有欺辱过他。

这是因为,林北醉心武道,虽然比林西还要小两岁,今年只有十三岁,但是不仅长得高大如成年壮汉,更是悍勇好斗,只要见到强大的对手,就会约战,不打都不行。

狂暴狠辣的林南,对林北都有些忌惮。

而林北,此时似乎看好林西,提前约战,林西体内热血涌动,战意飙升。

眼中有温情,心中有豪情。

“没问题,等我追上你,立马在此大战一场!”

林北不苟言笑,点点头,就要离去。

林西目送林北消失,逡巡一眼依旧在震撼之中不能醒来的林家众人,微笑着蹒跚而去。

轰!

在林西消失在演武场之外后,所有林家子弟都炸了。

“天啊!废柴逆袭,这可咋办?我当初可是吐过他口水的,他会不会也像砸林繁一样,砸死我?”

“你还好了,我……你知道我打过他几个耳光,将来真的找后帐的话,怕是咬我的肉,喝我的血呜呜……”

“诶妈呀,我现在心里哇凉哇凉的,当初手贱,跟着那些家伙起哄架秧子,打冷拳给过林西几拳头,不会也记得我吧?”

“诶诶诶,你尿裤子了,不是吧……不过也理解,前年你可是差点将林西的胳膊打断,你尿了很正常……”

……

此时,在林家老宅大门外,浑身血洞,血迹满身的林西蹒跚出来。

门口此时一个中年老早就等在门外,此时见到林西出来,眼中惊异的光芒闪烁,竟躬身对着林西低声叫了一声:

“少爷,您还好吧……”

林西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

这中年,乃是林家的大管家林不穷。

整个林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欺辱虐打过他。

就像是这个林不穷,虽然从未和他说过什么话,但是也绝没有给过他什么颜色。

至多是当他林西不存在而已。

而此时,林不穷不仅对他躬身施礼,甚至低声称呼他为少爷。

这个称呼,立即让林西感动,同时不爽。

起码,有一个林家的人还承认他的血脉,认同他的身份。

从心底来说,他对林霸天这个生父的恨意是滔天的。

但是,从血脉亲情的角度讲,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生父心中有着自己的位置。

这种情绪很复杂和矛盾,有些时候,就表现出强烈的逆反。

“管家说什么呢,我不是什么少爷,我爹是林大厨……”

林不穷再次躬身,一边跟着林西走,一边低声絮语:

“这个自然,林大厨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嗯,少爷您不需要清洗一下,换件衣裳,外敷内服些疗伤药?”

说着,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瓶,其中有着十颗黄级顶级的疗伤丹药“生机丹”。

这种丹药,在林家也是极其宝贵的,等闲不会给子弟服用。

林西此时正在控制着自己的肌肉,不让伤口合拢。

昨天雷击不死,今天完好无损也就算了。

毕竟当时没有人看到是怎么回事,现在受伤之后,立即血肉痊愈,那引发的震惊和后果有多大,就不用说了。

而此时,他最需要一个东西来打掩护,哪里还会拒绝?

接过林不穷手中的玉瓶,林西立即就打开木塞倒出一颗丹药,丢尽嘴里。

轰!

强大的药力散开,林西放开了对自己肌肉的控制。

肉眼可见的,脸上身上的伤口在蠕动合拢。

仅仅是十几个呼吸之间,林不穷就看到林西身上伤口全部合拢,除了血迹之外,竟然痊愈。

林不穷内心震撼,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林西走到街口通衢上一个喷泉边,直接站在了飞珠溅玉的喷泉之下,冲洗着满身血污。

林不穷看到林西原来的伤口处,连一丝一毫的伤痕都没有留下,犹如煮熟之后剥壳的鸡蛋,白嫩如处子,心中惊涛骇浪。

林家老宅附近,此时不会有行人,更不会允许有人在此摆摊设点,沿街叫卖,所以此时此地,很是安静。

林西将自己清洗干净,从喷泉下伸出一只手来。

“管家大人,借件衣裳穿穿?”

林不穷立即从储物袋里掏出一身崭新的青色长衫以及鞋袜来。

林西也不怕羞,扔掉自己的破衣烂衫,走出喷泉,麻利穿上。

对着林不穷展示一下,呲牙一笑:

“管家大人,是不是人摸狗样的了?”

林不穷笑了,心中却有一丝的痛苦和怀念。

“长得越来越像他娘了……”

林西正准备朝着福运酒楼而去,林不穷却叫住了他。

“少爷……”

林西皱眉:

“管家大人,我不是少爷,我爹是个厨子,我就是一个废柴,您这样称呼我,让我觉得不真实啊……”

林不穷低头想了一下,笑了。

“好吧林西,这里是林家的黄级武技,老爷给你的……”

说着,直接从林西腰间扯过林南那只储物袋,将一些东西塞了进去。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有些怕人看到。

林西震惊,接过储物袋,打开口子看进去。

昨晚遭遇雷击,脑海之中有了半座门户,同时眼睛能够夜视了。

储物袋之中黑暗,但是林西就看到了几本薄薄的册子。

看到册子上的名称,林西觉得天上掉下来了馅饼。

惊讶地望着林不穷:

“全部的?”

林不穷微笑:

“全部的!”

林西知道,自己的力量增长,可以依靠狂吃猛喝,凝聚青露来完成。

但是他需要各种战技武技轻身术,让自己将力量完美地发挥出来。

否则的话,即便是自己的力量达到了九蟒之力,也绝对打不过后期巅峰的武者。

林家的黄级功法,包括“青虬拳”、“落叶指”、“飞花刀”、“落叶飞花步”。

虽然这套功法在青沌域来说,是最低层次的功法,但是在落花镇来说,就是最强大的,被其他三大家族觊觎羡慕。

林家子弟,哪怕是最天才的林东,也不可能同时得到全部的功法武技。

林家子弟修武,处于什么境界,就给你相应的功法。

比如林繁,初期巅峰武者,他就不会有中期武者才可能修炼的落叶指。

就算是少族长林东,修炼到了武者后期,到那时他也仅仅修炼过落叶指和“落叶飞花步”两种。

不到将这两种武技轻身术修到极致圆满,其他如“青虬拳”和“飞花刀”是不准修炼的。

林东就是选择了落叶指和落叶飞花步。

其中落叶飞花步,是林家子弟必修的轻身术,不受限制。

但是即便不受限制,你在武者初期的时候,也休想获得中期后期的修炼法门。除非你突破之后,家族才会给你下一层的修炼口诀。

而此时,林西却是得到了全部完整的四套拳技指法刀术轻身术。

紧紧地盯着林不穷,林西有些恍惚,低声呢喃:

“为什么……”

林不穷心中黯然,脸上不动声色。

“是老爷让我交给你的……”

想起那个悲惨死去的婢女,她美丽的身影再次浮现,林不穷的心有些抽搐。

“老爷……”

此时的林西呆住了,思想一片空白。

曾几何时,谁能记得或者承认,他就是族长林霸天的种呢?

哪怕是林霸天自己,除了给了他一个叫做林西的名字之外,什么时候正眼瞧过他一眼?

至于母亲,林西一点印象都没有。

在他出生落地之时,母亲就死去,不要说母亲长什么样,就是叫什么名字,多数时候,他都记不住。

不是他天生无情,实在是没有什么记忆留给他。

母亲,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别人才有的,自己不会有。

而父亲,他从小就知道,他是林霸天的种,许多事情,林大厨不告诉他,在无数次的遭遇虐打欺辱之时,他也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没有母亲,生父就住在深宅大院里,等闲见不着面。

他无数次地曾在老宅门口晃悠,就是想看看林霸天,感受一下父亲的眼神。

于是他看到了父亲的冷漠,甚至无视。

也只有在林大厨那里,他才享受到了关怀和溺爱,他珍惜这份感情,但是不由自主地,在享受的同时,就会想到林霸天。

孺慕之情和冷漠以对,让他对林霸天的情绪很是复杂。

想被承认,但是又抗拒被承认。

于是怨恨积累得越来越深厚。

但是此时,林不穷说,林霸天竟然让他带给自己全套的林家黄级功法,这种突变,让他难以想象。

林东,也没有这个待遇啊!

一滴泪,在眼中凝聚,酸涩和温暖的感觉让他半晌无语。

林西醒过神来,不由得就伸进手去,翻开最上面的那本册子。

落叶飞花步!

手指轻动,翻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的轻身术总纲。

起如飞花落如叶,闪避残影如幻觉。

一花一叶一层天,九花九叶入玄天。

轰!

林西脑海之中,那半座本户忽然紫光大盛。

林西惊讶,意识关注,震撼莫名。

凝聚青露的那道飞檐紫光仍在,一滴未圆满的青露安静地在其中不动。

最上面的那道飞檐,暗淡沧桑死寂,一点光芒都没有。

此时闪烁氤氲紫光的,乃是下方右手边的那道飞檐。

在他默读落叶飞花步总纲的刹那,这道飞檐紫光绽放,光芒浓郁,变幻莫测,似乎其中有什么东西要凝聚出来。

“会是一滴青露吗?”

《武逆巅峰》第十一章 吾名武衍

第十一章 吾名武衍

“会是一滴青露吗?”

下方右手边的飞檐,在林西触动了“落叶飞花步”这个轻身术的小册子之时,瞬间紫光大放,而且紫光翻滚,渐渐浓郁,似乎要凝聚什么东西出来。

这个时候,林西充满了期待。

左手边的飞檐,能够凝聚出强化肉身、增强力量的青露来。

这右手边的飞檐将会凝聚出什么来呢?

刚才他直接将林不穷给他的生机丹吞食,以为左手边飞檐上那滴还未圆满的青露,肯定会刹那圆满滴落。

那样的话,他几乎是秒破武者中期门槛,催生出四蟒之力来。

但是随即,他触到了“落叶飞花步”的小册子,就感觉到生机丹所化的滚滚能量,全部被刚刚触发的右手边飞檐汲取。

原本以为,初次服食生机丹,甚至都会破开中期武者境界,超越四蟒之力,那么再次面对林繁这类初期巅峰武者,他直接就可以秒杀。

他虽然因为一些执念,迫不及待地在雷击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公然逆袭,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愚蠢和危险。

他甚至都能预测到,接下来,他将会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针对和阴谋,甚至是赤果果的杀戮。

但是想要看看林霸天态度的执念,让他几乎是失去理智一般地展示自己的不同。

所以他有着强烈的飞速强大起来的欲望,超越所有对手想象的修炼速度,才能让他在即将汹涌而来的危机之中,破茧而出,觅得生机。

所以,他此时遗憾并期待着。

遗憾生机丹的能量,没有被凝聚青露的飞檐汲取。

期待着,被触发的右手边飞檐,会凝聚出什么更神奇的东西来。

然而,他所有的意识都关注着新触发的这道飞檐时,被渐渐凝聚出来的东西,震撼到几乎失去思想。

那道飞檐之上,翻滚的紫光,渐渐凝聚出来的,不是什么青露,也不是紫露或者其他什么露。

这道飞檐紫光居然在不断地收缩凝聚,出现了一个扭曲的人形。

这个紫色的人形渐渐凝聚稳固,但是显得有些虚幻。而且,五官并不清晰。

而且,这个紫色的人形,此时只有一根牙签大小,类似于异世界游戏中的火柴人一般。

这个火柴人彻底稳固下来之后,飞檐上的紫光消失。

火柴人伫立飞檐之上,摆出一个渊渟岳峙、威武霸气的姿势,似乎还振了振没有肌肉的双臂。

然后,紫色的火柴人安静下来,一动不动。

林西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火柴人是干什么的,凝聚出一个这么搞笑的小东西来,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喂!,你谁呀?”

林西发出意识,问询那火柴人。

火柴人,似乎死了一般,没有任何气息和动作。

“我说……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火柴人依旧没有声息。

“喂喂!你能掉下来吗?”

火柴人没有动静。

林西头大,觉得触发了第二道飞檐,似乎并没有什么神奇降临。

再三发出意念,想要沟通火柴人,但是火柴人根本不理他。

林西懊丧,意识开始关注“落叶飞花步”第一层的步伐。

在看到第一层步伐的口诀之时,几乎是下意识的,林西就抬起了一只脚,摆出一个诡异的角度。

轰!

就在此时,他被脑海之中的火柴人惊动了。

他在摆出“落叶飞花步”第一层的起步式之时,就看到,火柴人在飞檐上腾挪矫矢,犹如一朵飞花在风中飞旋并绽放。

这个动作和之前林繁施展的三层“落叶飞花步”一模一样,只是因为是第一层的功法,只有一朵飞花出现。所以,火柴人在飞旋到一个极致的时候,化作一片落叶,曼妙落地,伫立不动。

此时的林西,屛住了呼吸,震撼到了无法思考。

林繁的三花三叶修为,炫目拉风,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但是,和这火柴人施展的一花一叶一层轻身术一比较,林繁的轻身术,那就是一个垃圾。

一样的姿势,一样的动作,林繁似乎做到了一个完美的程度。

在没有见到火柴人施展落叶飞花步之前,林西说不羡慕这套轻身术,不佩服林繁,那真的很假。

但是此时看到火柴人的一花一叶轻身术,林西只觉得,林繁的轻身术,不仅落于下乘,更是练得没有任何神韵。

仅仅是一花一叶,最基础层次的轻身术,在火柴人施展出来时,似乎不是自己努力地窜起到空中作飞旋状。

而是有一道微风徐来,托起火柴人到了半空之中,依着微风吹拂的力量和轨迹,自然圆润地盛开和旋转。

甚至于,林西竟有一种感觉,就是只要那道看不见的微风不息,这朵飞花,就会永不落地。

这是一个力沌境的武者,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不说力沌境的武者,就算是玄级武师,达到了真气外放,可以短暂地御气飞行的境界,都不可能做到永不落地。

毕竟,御气飞行,依靠的乃是自身的真气,真气枯竭,怎么飞的起来?

但是,林西就是有一种感觉,这落叶飞花步在火柴人手里施展出来,就是能够做到只要有风在,就可以无限飞行。

这样的感觉,让林西浑身哆嗦,激动到了不知所措。

这样的轻身术,还是黄级功法衍生出来的?

隐隐的,他以为这个世界最低层次的黄级功法,当然,只针对火柴人施展出来的轻身术,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林西毕竟只是一个武道小盲,这个感觉对不对,都是次要的。甚至下一秒,他就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只是想要火柴人再次将一花一叶施展一遍,让他看的更清楚,理解得更本质,更深刻。

于是,在林西有了这个念头之后,火柴人依旧没有动。

林西催促半晌,火柴人还是理都不理。

无奈之下,林西将手从储物袋里缩回,想着火柴人施展一花一叶时的动作和意蕴,竟不由自主地摆出起脚式,就是一开始那个角度诡异刁钻的姿势。

轰!

这个姿势刚刚摆出,火柴人立马就在飞檐上动作起来。

而且,这一次不像第一次那般快捷,仿佛他明白林西想要看清楚每一个姿势的细节,这一次飞起来,缓慢而清晰,哪怕是身形的一个微侧,肌肉的一个鼓动,施展的角度力度,都让林西看的清清楚楚。

甚至于,林西能够从他细化分解的慢动作之中,感受到了血液流动的轨迹,以及呼吸吐纳的频率。

林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火柴人此时的慢动作,带给他的好处将会是无穷的。

因为在每一个动作之中,都包含着落叶飞花功法的本质和精要。

他只要按照火柴人的姿势,标准到位地模仿,就能省略落叶飞花功的修炼。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谁都知道,修武的第一步,就是修炼筋脉、搬运气血、掌控力量。

没有好的功法,哪怕是你力量再大,天生神力,都难以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就像此前林西和林繁赌斗,要不是林西发狠吸食了林繁的血液,突破到了三蟒之力,而林繁力量减弱到了二蟒之力,面对林繁,林西根本就毫无胜算。

而此时,林西就那么抬起一只脚来,触发了火柴人,使得他缓慢而反复地演练着“落叶飞花步”的第一层,一花一叶。

在管家林不穷的眼里,此时的林西,摆着怪异的起脚姿势,他哪里看不出,这乃是落叶飞花步的起脚式?

但是,此时的林西,两眼失焦,似乎傻了一般,僵立在他面前。

“林西?”

林不穷诧异,觉得在林西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他难以猜想和理解这一切。

他想要让林西先把他给的功法收拾起来,叮嘱一些事情。

但是此时林西对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不由得伸手,轻轻地推了一下。

“林西你怎么了?”

轰隆!

林西抬起的脚落地,一个趔趄之后,他的身躯竟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在林不穷震惊的目光注视之下,自然施展出来了一花一叶层次的落叶飞花步。

而且,在林不穷看来,这一步妙到毫巅,自然圆润,几乎没有斧凿痕迹,就真的像是一朵风中花朵,被风的手摘取,任由微风裹挟,在风中飘荡。

“怎么可能?”

林西从未接触过林家的任何功法武技,仅仅是在看到了林繁施展了三花三叶的三层轻身术,就将落叶飞花步领悟到了这种地步?

林不穷自己也是一个武者后期的武者,修炼落叶飞花步,到了七花七叶的境界。

但是即便如此,他初次修炼落叶飞花步一层,一花一叶式之时,达到现在的水平,也至少经过了五年时间。

而且,他现在施展出一花一叶式来,也绝对没有林西此时施展的那种莫名神韵。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或者他竟天才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

然而,只有林西自己知道,他和什么天才一点关系都没有。

昨天遭遇雷击,半座牌楼门户出现在脑海之中,青露滴落,肉身强化,力量暴增。

而现在自然而然地顺着林不穷的一推,施展出一花一叶落叶飞花步来,不是他有多么天才,而是因为他脑海之中有了一个随着他心意,不断演练解析一花一叶式的火柴人。

而这个火柴人,此时虚幻下去,似乎能量耗尽,再也维持不住形体,就要溃散消失。

而就在火柴人消失的刹那,一个低沉冷淡的声音响起:

“吾名武衍!”

《武逆巅峰》第十二章 一花一叶一层天

第十二章 一花一叶一层天

“吾名武衍!”

紫色的火柴人,在林西几乎完美的完成了“落叶飞花步”第一层一花一叶之后,同时能量耗尽,最终消散。

但是,几乎没有面目的火柴人,竟在消散的同时,留给林西一个名字,让林西惊骇莫名。

“不是吧?这……竟然会说话,有名字?”

这个声音,冷漠得几乎没有情绪,发出的声音低沉而有节奏。

林西相信,他从未听过这样奇怪的声音,一种古老神秘的气息,从火柴人的说这四个字之中溢出。

莫名的,林西就明白,火柴人说的武衍这个名字,就是武衍,而不是吴燕、吴岩、武言等等同音的字眼。

他甚至觉得,这个名字有着特殊的含义,但是他还搞不清楚,这个含义究竟是什么。

他觉得有些兴奋,更有些遗憾。

整整一颗生机丹,所蕴含的能量固然难以生死人肉白骨,但是也不是落叶镇上其他家族能够拥有的。

生机丹在林家来说,属于战略性物资,等闲子弟受伤,根本不会获得生机丹这种丹药治疗。

因为,生机丹在林家来说,也是数量有限,并且,整个落花镇上的炼丹师,都没有一个能够炼制出这种丹药来。

因为这种丹药,来自落花城丘家。

林霸天正妻林丘氏娘家的丘家。

丘家有自己的黄级巅峰炼丹师,家族号称落花州府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在丘家面前,就如蝼蚁和大象,不在一个档次。

特别是丘家为了让林丘氏在林家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定期会为林家提供数量不等,但是绝对不会太多的黄级丹药。

这种生机丹,一般伤势,一个日夜就能基本痊愈,可见其所蕴含的能量有多么强悍。

但是,这也仅仅是触发了林西脑海之中,那半座门户,三道飞檐之中,下方右手边的功用。

凝聚出来了神奇的火柴人,火柴人能够在林西看到第一层落叶飞花步修炼口诀之时,自主为林西不断演练,慢动作解析展示,让林西几乎在十息之内,就掌握了这个轻身术第一层的要诀,并能瞬间展示出来。

但是也仅仅如此,生机丹的药能在火柴人演练了十次之后,终于耗尽能量,难以维持火柴人的形体。

林西感叹这座门户的神奇,更是遗憾,这火柴人没有展示出第二层甚至第三层的二花二叶、三花三叶来。

他此时身居三蟒之力还要多一点的力量,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能够学会并施展第三层的落叶飞花步。

但是,生机丹的能量消耗完了,哪怕他心中默念第二层第三层的口诀,火柴人都没有一点出来的意思。

这也让他明白,想要让火柴人出现,不断演练他得到的落叶飞花步和其他拳技、指法、刀术,就需要提供更加强大的能量。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又开始饥饿。

左手边凝聚到快要圆满的那滴青露,迟迟不能滴落,也许只需要一点点能量,就可以彻底圆满,让他进阶四蟒之力吧!

于是在林不穷震撼得腿软的目光之中,林西迫不及待地将手从储物袋里缩回来,手中却抓着一大把辟谷丹,直接全部填到了嘴巴里。

轰!

从林南和林繁那里赢过来的五十三颗辟谷丹,全部被他丢进嘴里,意念控制,默念化为青露。

他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需要更迅速地进阶。

至于说落叶飞花步和其他的技能,这不是要去酒楼了吗?

吃肉!

吃妖兽肉!

吃一级、二级,甚至是三级妖兽肉。

火柴人会不出来吗?

凝聚青露的那道飞檐,紫光暴动,青露滴溜溜飞旋并圆润圆满起来。

终于滴落,浸润颅骨,弥漫全身。

吼!

没有疼痛,没有脱胎换骨般的折磨,只有无尽的能量冲击,让林西几乎快活得要怒吼起来。

林不穷的眼睛都要瞪裂了,看到林西浑身都在不自主地颤抖,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滋长,心中呐喊。

“天啊!林西究竟得到了什么奇遇?竟在一个早上的时间之内,晋级再晋级?”

林不穷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有着足够的能量,林西就会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飞速强大起来。

一个妖孽的诞生,将会给林家,甚至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

清晨的巷口,看到街上有隐隐绰绰的人开始来往了。

林西在短暂的颤抖之后,终于收敛了身上的气势,仿佛如之前一般瘦弱,只不过看上去,皮肤白皙了好多。

“林西……”

林不穷咽着唾沫,觉得口干舌燥。

林西知道管家在想什么,但是他不想解释,也没法解释。

半座牌楼门户,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就算是亲爹亲娘,他都不打算说出来。

至于说可儿……

暂时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管家大人,现在我们去酒楼?”

林不穷深深地看了林西一眼,迈动脚步,仿佛踩在云彩里一般,很不真实。

“林西……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你太着急了,这样会很危险……”

感受到林不穷的担心,林西点点头:

“这个我知道……我有自己的打算……”

你的打算……

林不穷有些无语。

即便要逆袭吧,至少也等你无惧整个林家好吧?

现在你突然如此狂猛地展示自己,惊着了林家那些仇家,他们会让你顺顺当当成长起来?

林西看着不安地走动,几乎变形了脚步的林不穷,心中微有感动。

不由得,他就跟上去,低声道:

“我没事的,您不要担心……”

您……

听到这个敬语,林不穷心中升起一股暖流。

“至少,在这孩子成长起来之前,我能做的一些事情,一定会竭尽全力……”

林不穷的心中,再次浮现林西他娘那娇弱美丽的身影。

林不穷的眼角开始湿润。

……

此时,整个林家弥漫着一股诡异不安的气氛。

在一座宅院里,厢房之中的卧榻上,躺着骨断筋折,浑身是血的林繁。

林荣、林昌、林盛这几个林南的狗腿子,站在床边,低头面对一个暴怒的中年。

“ 我就是睡了个懒觉,就发生这种事情?你们一个个的就看着那垃圾废柴将我儿打成这样?你们还是兄弟吗?”

这个中年,乃是林繁的老爹林玉田。

林繁的母亲林胡氏趴在床沿上,哭得死去活来。

“他爹啊,繁儿被打成这样,不能放过那个狗东西,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不然我恨你一辈子呜呜呜……”

林玉田对林荣三人很是恼恨,但是也知道他们这几个叔伯兄弟,都是跟着林南混的。

现在自己的儿子混成这样,对林南的恨意,很是强烈。

但是林南乃是族长的儿子,和林繁虽然是叔伯兄弟,但是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不敢对林南出言不逊,但是对林荣三人,却不假辞色。

“你们三个给我听着,从现在起,关注林西那狗崽子的动向。一旦他有离开落花镇的迹象,立即通知我,听见没有?”

林荣三人冷汗下来,这个叔伯的杀意毫不掩饰,就差说出要在林西落单的时候,直接干掉他了。

他们不敢杀林西,但是盯梢这种事情,还是会做的。

林荣三人赶忙答应,被林玉田不耐烦地直接一声滚,给撵了出去。

林玉田吐出一口闷气,狰狞切齿:

“狗崽子,别落在我手里……”

……

在另一座奢华的大院里,正房之中,林南对着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决然。

“娘,您一定要将那个东西给我。不干掉林西那废柴,我一天都睡不着,会生心魔,会发疯!”

林南的娘,乃是林霸天的二房林黄氏。

这个半老徐娘,悠悠叹了口气:

“你急什么呢?什么事情都赶着出头,一点都不长心眼子,你以为最想灭掉林西的是你吗?”

林南呲牙凝眉:

“我不亲手干掉他,心里不舒坦,娘你就把那件东西给我吧!”

林黄氏看着林南摇摇头,有些失望。

“三天之内,估计会有动静,假如三天之后林西还完好无损,娘给你那件东西。但是……”

林黄氏盯着林南:

“你做好了承受你父亲怒火的准备了吗?”

林南错愕,随即表示不屑和不信。

“就那废柴,我爹会为他出头?大娘的家法可不是吃素的哼哼!”

林黄氏苦笑一声:

“问题是,林西现在,还是废柴吗?”

……

同一时间,林霸天和林丘氏在斗鸡眼。

“夫君,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你可是跟我爹和我哥保证过,绝对不会让我受委屈的。你说这许多年,你让我受过委屈吗?”

林霸天心中苦涩,无言以对。

林丘氏点指林霸天的额头。

“当初就不该留下这个祸害。现在不知有了什么奇遇,竟在一夜之间逆袭了,夫君啊,我好害怕啊,你说……如果有一天,他跑来给他娘报仇,你是护着我呢?还是护着他呢?”

林霸天喉结蠕动:

“这种事情,怎么会……”

林丘氏忽然暴怒如母狮:

“怎么不会?你怎么就确定他不会?我就问你一句,这个林家,是留我,还是留他?”

林霸天惨笑,低头无语。

林丘氏忽然咯咯娇笑起来:

“夫君啊,我哥捎信来,说过些日子,要来看我,我想顺便让我哥瞧瞧,那孽畜究竟是不是魔鬼附身了,你……不会反对吧?”

《武逆巅峰》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啦,喜欢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武逆巅峰》就可立即阅读,不要忘记关注我们哦!